雨季的莫斯科:反腐大游行的再次寂灭

朱东法   2017-06-13 22:25  

6月12日是俄罗斯日,即俄罗斯独立日,该节日是俄罗斯法定节假日,当天,在俄罗斯每个城市,都举行了盛大的纪念活动。而在这一背景下更为外媒所关注的,是今年三月份曾席卷全俄的针对梅德韦杰夫的反腐败大游行借着俄罗斯独立日的喧闹氛围又冷灰复燃了。

微信图片_20170613034306

举着“贪腐盗窃未来”牌子的游行者

像几个月前的那次集会一样,头一天,社交软件上已经有转来转去的消息提醒大家,要注意规避第二天反腐游行的安全风险。鉴于此,本来想去市中心看一下各种为俄罗斯日筹办的文艺表演的我,选择了宅在宿舍看新闻。上次游行的时候,莫斯科大学新闻系的我的一个朋友本着“新闻精神”跑到集会现场去准备采集第一手资料,没想到刚到,就莫名其妙被毫无来由冲上来的几个人打了一顿,导致头部有几处流血和青肿。由此可见,该集会游行队伍被扣上乌合之众的帽子亦不是没有来由的。当时游行组织者纳瓦利内被拘留之后受到的指控中,就有一条是“雇佣青少年参与非法集会活动”。如果该项指控如实,那么整个游行队伍中出现无法无天浑水摸鱼见人就打不怕事大之徒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图片2

被拘的纳瓦利内

莫斯科6月12日的反腐游行(这次跟上次相比,淡化了对梅德韦杰夫个人的批评,更单纯地打起反腐的旗号)跟上次一样,最终在上百人(包括纳瓦利内)被拘之后逐渐收场。警方拘留示威者的理由亦没变——示威游行是未经批准的。警方的理由不能被说成是欲加之罪,因为拿这次游行来说,本来,游行的申请地是萨哈罗夫院士大街(萨哈罗夫是苏联的“氢弹之父”,后来成为著名的苏联异见人士和人权斗士),但是后来纳瓦利内号召大家改变场地,向特维尔大街进发(特维尔大街就是上次他们的游行之地,在普希金雕像下手举耐克鞋振臂高呼也成了纳瓦利内广被调侃的经典形象),而当天,在特维尔大街已经安排了俄罗斯日的庆祝活动,据估有40多万人参加。在这种情况下,单纯从安全的角度考虑,警方也绝不会放任纳瓦利内领导的那群达四千人之多的愤愤之众挤进特维尔大街。因此,游行队伍和警方难免会爆发冲突。后来内务部发言人把游行者说成是“破坏节日庆祝活动的人”,这个帽子也让人进一步思考纳瓦利内声东击西突然改变原申请地执意到最繁华热闹的特维尔大街拉练的动机,不惜安全代价把事儿闹大?越出事儿越有利于宣传?越出现流血事件越可以顺手把锅推给“独裁暴政”政府?

其实纳瓦利内心里应该一直非常懊恼,三月份那场暴风骤雨般的大游行不得不说是异常成功的,无论是先期用视频揭露梅德韦杰夫腐败点爆Youtube从而为游行做好了充分的宣传铺垫,还是起事之日全俄各地风起云涌遥相呼应的精彩配合,都给予了纳瓦利内把运动进行到底的巨大信心。但是!紧接着,圣彼得堡地铁发生了恐袭爆炸,转眼间舆论焦点斗转星移,尽管有些西方媒体依然以各种狡黠的方式提醒大家不要忽略纳瓦利内的反对派活动,但那场反梅德韦杰夫大游行的关注度不可避免地冷了下去。俄罗斯政府也因着圣彼得堡的恐袭,从千夫所指的受质疑者摇身一变成为被同情的受害者,在国际舆论中从被动走向了主动。众矢之的梅德韦杰夫竟也奇迹般的在并没有发表几句回应的情况下就那样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图片1

讽刺梅德韦杰夫的漫画(“不要,我有钱”)

圣彼得堡地铁恐袭之后,纳瓦利内曾号召示威者们在周日举行第二次集会,想以此将运动的热度维持下去。但是天公不作美,那天恰恰下了一场大雨,将“二次革命”的烈火浇灭了。错过亲历第一场游行的我在那天还特意跑到特维尔大街的普希金雕像处,在潮冷中站了半天也没看到多少响应号召前来集会的人。

被几声爆炸夺去风头功败垂成的纳瓦利内估计已经郁闷得憋出了内伤,于是,借着6月12日这次全民节日,他企图重拾梦想,再创辉煌。萨哈罗夫大街只是虚晃一枪,他要重返普希金雕像,再次发表演讲。没成想,集会的冷淡收场让其愿望再次泡汤。

喧嚷热闹的俄罗斯独立日过去了,从当日傍晚开始,莫斯科又下起了冷雨,此刻身在警局的纳瓦利内在想什么呢?我们不得而知。但每个人都清楚,从现在到明年三月份的总统大选,俄罗斯的政治舞台将不会宁静。

(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专栏作者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