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台仅百日,留给他的时间却不多了

朱东法   2017-05-02 06:45  

image

目下美国压倒一切的热门话题是特朗普的上任百日,除了很多美国媒体一如既往地百般罗列特朗普执政缺陷外,一直存在的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不可开交的斗争也借着这个由头白热化了,以至于特朗普政府强行取缔了很多反对派的集会——因为此前的挺普与反普派确实发生过流血冲突。

值得一提的是,政治学界被历史打脸却从未过气的明星学者弗朗西斯·福山也就特朗普的上任百日给《华盛顿邮报》撰文一篇,称特朗普已经在建立自己的政治遗产了,但这遗产是极其消极的,它对美国的行政结构具有一系列破坏性。文章总的基调跟美国的自由派无异,说白了就是痛陈特朗普的执政失误,只不过福山的文章更加上纲上线而已——上升到特朗普对美国行政机器的历史性破坏上了。

可以说,特朗普这位美国总统造就的这番气象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戏谑、质疑、批评、看笑话,似乎从没有哪个美国总统被自己国内的集体舆论黑得这么惨过。特朗普上任百日之所以又引发对他的集体狂喷,很显然原因有二,一是舆论制造的对特朗普的既定印象已经很难消除,这种先入之见的惯性很强大,这是个筐,可以不由分说扣在特朗普身上。二是特朗普的百日执政确实问题百出。而特朗普执政问题丛生的原因也跟前述“原因一”有很大关系,一开始,特朗普的执政就存在很多掣肘因素,在少助寡和的情况下,他在推行自己的政策上有心无力。政策出而不行,行而不彻,这无疑会严重损害其施政的效率和效果。

除此之外,特朗普施政问题如麻还有一个比较戏剧性的原因。特朗普缺乏执政经验,对政府运行机理不熟悉这一点我们是要承认的,但是比这个更加具有直接性负作用的是特朗普执政班子组建上的失败。我们提到“戏剧性”,是因为特朗普的当选无论对美国大众、美国两党还是特朗普自己来说都是一只黑天鹅,他空降于舞台中央,四座皆惊灯光齐聚,但随后,无论是特朗普还是美国,都将面临一个现实融入和操作问题。无疑,梦想实现在了尚未准备好应对梦想的实现的特朗普身上,以至于其过渡期显得过于捉襟见肘有失体统。美国尚未有过这样一位总统,在其上任后于幕僚安排上搞得这么荒唐。特朗普也是幸运的,我们可以试想,如果这期间美国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公共性事件,如大规模恐袭、大型自然灾害,只一件就足以使得各层级各岗位主事人员严重不到位的特朗普团队遭遇致命的考验。

在外交策略上,特朗普下车伊始便表现出了一种凌波微步式的难以捉摸的风格,以至于之前有很多美国时政评论员乐此不疲地这样做解读:特朗普看似毫无章法甚至互相矛盾的外交策略正是其精心选定的外交模式,这一模式意在起到战略迷惑声东击西的外交作用。其实现在来看,之前的这种解读未免有些主观臆测强加建构之嫌了。特朗普在外交上暴露出的凌乱和“不靠谱”风格,恰恰是其外交经验不足以及还远没有在坚持主见和屈服于国内外压力之间找到平衡点的表现。

当选之初广邀反对党人士同室共商国是,至今却一反往届传统,在内阁中概不延揽哪怕一个反对党官员。竞选中频频声称要挑战华尔街,而其雇佣的幕僚队伍中高盛高管数量却前无古人。在对外用度上一度施行铁公鸡政策,却一朝冷不丁在叙利亚和阿富汗抛撒投掷造价昂贵的战斧和“炸弹之母”······

特朗普空降于美国政治舞台的中央已然百日之多,其演出可谓是“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话题蜂起,问题猬集。面对千眉冷对百家横指,特朗普最需要做不是对媒体的穿林打叶声过于敏感,也不是沉迷于在推特上指点江山,而是真正地加速团队的建设和弥合政治格局的分裂。时不我待,世多意外,特朗普团队遭逢的大考验或许将不速而来。 

(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美国政治 特朗普 百日新政 福山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