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努科维奇访谈录(下):我反对顿涅茨克从乌克兰独立

朱东法   2017-04-14 21:50  

本文是“今日俄罗斯”刊发的亚努科维奇访谈录的下半部分,在该部分中,亚努科维奇重点讲述了乌克兰内斗的一些细节,并且表达了自己对顿涅茨克地区分离主义以及政敌发起的对自己的审判等问题的看法。

亚努科维奇访谈录(下)

(朱东法/译)

p5872671a985686437-ss

亚努科维奇

问:您同意在德国和波兰的保证下进行提前选举。为何反对派不争取通过和平方式进行权力交接呢?

答:如果你读过当时签署的协议,你就知道那个协议为和平解决冲突提供了条件。对于反对派提出的要求我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但是只有一点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流血和内战。国际基金为这个特别的事情资助并支付了很多,难道我们就真的没有耐心进行选举吗?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为了进行选举,我们就会接受宪法,乌克兰人民也会展示出他们的智慧和耐心。但是可惜的是,西方国家和美国的木偶——那些激进份子并不同意。我们都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们也看到了西方对于我们的双重标准。他们操纵民意,激进派被蒙蔽了双眼,占领国家机构,夺取了大量武器,准备着武装夺权。

当普通民众开始拿起了重型武器,大批武装分子涌入顿涅茨克,他们公开羞辱当地居民,实施抢劫等犯罪行为,当地居民苦不堪言时,我们就一定要防止乌克兰东部地区发生战争。事实上,在这场战争中,他们想表明的是乌克兰不允许异己人士。此外,这就是在利用那些对当局构成威胁的亲欧盟派的激进份子们。毕竟,他们被武装起来,他们拥有武器,就是因为我们答应领导们的事情令他们并不满意。波罗申科赢得了选举,是因为他答应结束战争,但他并没有做到。

问:请问您对别尔库特(译者注:指乌克兰金雕特种部队,曾隶属于乌克兰内务部)的指挥长德米特里·萨多夫尼科(Дмитрий Садовник)有何评价呢?根据报道,他曾被软禁释放后,离开了乌克兰。他是知道一些什么秘密吗?

答:不仅仅是萨多夫尼科,还有其他很多人也参与其中,但他们都不想出来作证,因为他们知道,三年来关于这个事情的最重要的证据已经被销毁了。如果有人愿意作证,那也是受到了国际监管部门的监督。这不仅是涉及到亲欧盟派,也包括那些因战争而受伤的无辜的人民,但是并不包括那些公职人员。如果很多人想要为此作证,如果国际社会想知道真相并帮助我们,那么那些人很快会遭受到惩罚。我呼吁世界领导人建立一个独立的国际特派团来调查亲欧盟派别,以及当局政府。

问:如今顿涅茨克已被政府的武装部队封锁。您认为,如果政府没有处理好这个问题,再次发动政变,那时权力会被转交给那些纳粹份子吗?

答:我听了波罗申科针对“亲欧盟派”的周年讲话,他说,子弹是反对派从建筑物里射出的。起初我以为他错了,但是,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之前根本没人这样说过,到底是什么意思?首先,那些支持亲欧盟派的政府官员改变了意见,因为他们把国家变得越来越糟。他们意识到,他们肩负着的是那些想要创造新的乌克兰的人们的梦想。一谈论到如今乌克兰的激进份子,问题就出现了——现在政府允许他们存在是为了用来恐吓持不同的政见者,因为这些武装人员游走在法律边缘,政府害怕打压他们,因为他们拥有武器。

问:有人说,一些俄罗斯代表反对您并指控您叛国罪。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答:我不知道这些人是谁,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很明显,有人雇他们这么说。问题显然不是这样。如果没有调查,那么,也许,将有一个审判,我将提供所有的法律论据。很显然,现在他们的目标是找到我的罪行。他们试图指控我有海外帐户,但他们没有找到,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如今他们最后一次,尝试通过一些微不足道的官员们,那些小丑们来找到我的罪责,但他们不会成功。

问:很明显,波罗申科不打算实施明斯克协议。可能会再次爆发战争,最后在阿夫杰耶夫卡局势将会进一步恶化——这难道是在探路吗?

答:我相信他们没有足够的精力。现在可以选择和平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国际社会将寻找一种方法,来强迫政府实现明斯克协议。关于这点我很确信。这是政府的最后一次机会。只有和平解决冲突才能得到人民的支持,因为没有人想要这场战争。而政府将被迫安置一部分激进派份子,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战争可以称之为他们的母亲。如果政府不这么做,那么激进份子会推翻政权。

问:乌克兰政府启动诉讼法律的更新程序,您的案子将会在今年春天审判。您对此如何评价,您是否将继续参与到审判程序中呢?

答:任何法律为了反对某个人而改变,这是违反宪法的,侵犯人权的。此外,这些法律未来很可能被取消。我呼吁检察官,调查员们:不要被政府摆布,不要违背乌克兰的法律和宪法。除此之外,任何一条法律都应可适用于修订它的人。人民代表们应该让自己处在一个能够制衡法律起草者的位置。

问:现在他们发起了指控,矛头指向了您、下达射击命令者以及金雕部队,但却没有针对那些真正应该为此负责的人。您打算做什么来扭转这种局面,摆脱这种有偏见的行为,迫使乌克兰当局听从意见呢?

答:我呼吁乌克兰人民,乌克兰政界人士,国际社会的领导人,国际组织,开始调查乌克兰当局在这段时间——从2013年以来犯下的罪行。我会提供相关资料和证人。用国际条例来解决这些问题。在乌克兰有很多人,包括记者,都有关于亲欧盟示威期间的罪行和乌克兰东部战争的证据。我相信政府和人民有智慧解决国内的冲突。我完全反对顿涅茨克从乌克兰领土中分离出去。

问:您为什么要等待在国际法庭宣布您提及的表明无辜的证据呢?为什么不在乌克兰法院宣布呢?

答:这些证据在个别人的手里。我没有理由去说服他们信任现政府。他们非常清楚,政府已竭尽全力摧毁那些反对当权者的证据。如今,国家元首就是犯了这些罪行的人,其中还包括巴鲁宾(Парубий),图尔奇诺夫( Турчинов), 鲁琴科(Луценко),阿瓦考夫( Аваков), 巴申斯基(Пашинский)这几个人。不仅那些遭受打压的反对者们不信任政府,乌克兰的大多数人民也不信任政府。因此,现在提供证据的话,政府就会销毁它们,他们手里最新的证据也同样会被销毁。他们不想让证据存在下去,他们怕夜长梦多纸包不住火。

问:您在俄罗斯生活的怎么样?您和前同事还保持联系吗?您现在做什么呢?

答:当然,生活中有很多不方便。我不排除甚至在这儿也存在某种形式的挑衅。我一直在收集证据,因此一定要同在乌克兰的同事们保持联系。我现在住在罗斯托夫,有一个小房子,常同亲人们联系,当然,也包括之前的同事,他们现在虽然很困难但是还希望做一些有利于人民的事情。我想回乌克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我之前来过很多次俄罗斯,我母亲的很多亲戚住在这里。当然,我的母亲多年前就去世了,但是还有很多朋友。我在顿涅茨克呆了快50年,那里人民的心态非常像俄罗斯人,特别是像南部地区罗斯托夫,克拉斯诺达尔,沃罗涅日。因此,我认为恢复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是非常容易的。这是合理的,不管在经济还是人际关系方面。

问:您是否曾在2014年向俄罗斯总统致函,要求在乌克兰领土争端上使用武力?

答:首先,这不是一封信,它是一个声明。 第二,有法律,总统有权力。这是法律问题。如果现在我回答,麻烦会接踵而来,别人就会寻找一切机会来抹黑我。我没有改变我的人民 —— 我试图用我的权力和法律来保护人民。我会在法庭上谈论它。当然,我会保护自己,虽然现在很难再保卫乌克兰了。但我相信,每个人的未来都是有希望的。而那些要做出决定的调查员,检察官,法官,应该不只一次会想:明天会发生什么?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亚努科维奇 乌克兰内战 顿涅茨克 欧盟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