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努科维奇访谈录(上):我怀念远离欧洲时的乌克兰

朱东法   2017-04-14 21:35  

“今日俄罗斯”刊发了对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一篇访谈,这位在乌克兰第二次颜色革命中被剥夺了权力的失意者在访谈中敞开心扉道出了很多有关乌克兰颜色革命的真相以及对当前局势和一些热点的看法。该访谈风格亲近视角独特,是我们理解历史和现实的一份宝贵材料。由于篇幅较长,译者将原稿分上下两次译发,本文是第一部分

“三年前,在乌克兰亲欧盟示威期间,反对派为夺权不惜任何代价。 然而,政变的组织者们并不赞同通过和平方式移交权力,他们曾一度操纵乌克兰公民的意识。在接受一些乌克兰和俄罗斯媒体采访时,前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曾多次提到这个问题。他表示,涉及到这件事的人们害怕说出2014年2月在基辅发生的事情的真相。亚努科维奇还回答了记者关于欧盟可能取消乌克兰民众签证的问题,并表达了对顿涅茨克冲突的看法,他认为顿涅茨克应是乌克兰的一部分。”(“今日俄罗斯”按语)

亚努科维奇访谈录(上)

(朱东法/译)

images

亚努科维奇

问:您对三年前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看法呢?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答:当然,在这三年里我常常思考这个问题。事实上这个悲剧发生的主要原因,就是有些人想要不惜任何代价来夺取权力。那些想要夺权的人为此发动了“颜色革命”。

当然这只是个别人的计划。他们操纵舆论,欺骗大众,却对外声称是为了乌克兰民众,为了西方国家和世界人民。一个最大的谎言就是我们不打算和欧盟签署协议。我们确实暂停了协议签署进程,是因为同欧盟的自由贸易区协议将对乌的经济、社会、工业、农业领域带来很大损失。这违背了乌克兰的国家利益。因此,从政治的角度来说,签署协议就是为讨好欧盟而违背自己国家的利益。

我很真诚地建议我们欧洲的伙伴,邀请他们一起做到谈判桌前讨论一下贸易协议,因为这个协议不利于乌克兰的产品生产市场发展。欧洲并不需要乌克兰制造的产品,特别是机械产品——这是个多重标准,对我们并不公平。

当时,我们同欧盟的贸易总额约430亿美元,而同俄罗斯是640亿美元。俄罗斯为了保护本土市场,从2013年开始就不再从乌克兰进口商品。为此我们损失了近150亿美元的收入。我们的建议其实很简单——乌克兰,俄罗斯,欧盟一起来讨论一下贸易协议,找个折中点。

但可惜的是,欧洲伙伴们并不采纳我们的建议。我们真的很想达成协议,但乌克兰民众却被那些假新闻所误导。西方和一些乌克兰媒体受到了来自“某些领导人”的压力,并散播他们所希望的有利于欧洲的消息,这就引起了基辅 的示威活动。

我想说,我们已经尽一切努力,通过和平手段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很多人指责我,批评我没有使用激进的方式。没错,我希望通过不流血的方式解决问题。为此,你需要对自己的国家和人民有很高的责任感和尊重。我们不区分朋友和敌人,也不会有西方和东方的区别。我们正在寻找和平解决这场冲突的办法,如今我相信,为了乌克兰和乌克兰人民,没有人会停止寻找和平结束战争的方法。越快找到解决同胞相残的冲突的办法越好。过去的三年里,许多人都看到了悲剧的发生。

我最近看了很多社会研究:其中只有5%的乌克兰民众认为生活有所改善,80%的民众认为自己的生活变得更糟了。造成这个的主要原因,就是某些人想要掌权,因此就发生了违背乌克兰宪法的政变。现在的政府并没有试图同反对政变的人们进行谈话。毕竟,这是人民的抗议,为了找到和平解决抗议的办法,一定要尽一切努力。但是很快,当局就决定在乌克兰东部举行反恐行动。这就是战争的开始。当然,所有参与到其中的人都应该为此负责,因为这是对自己人民犯下的罪行,今天仍有许多无辜的人们,妇女,儿童正在为此遭受痛苦。

问:您说,您不想签署贸易协议,是因为这个有悖乌克兰的利益。如今乌克兰已经做到了协议里提到的条件,但是国家经济并没有得到改善。这是由于疏忽造成的还是属于一种掠夺呢?

答:这当然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这背后是短时间内的腐败行为和不断膨胀的欲望。那些当权者认为他们并没有错。他们不再惧怕人民,因此在这三年间采取了极其残酷的手段。杀害记者,毁灭各种新闻证据,消除掉异己人士。他们把国家分成了赢者和输者。如今国家处在破产的边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知道该把钱给谁。现在乌克兰领导人的腐败程度已经超过很多国家,和尼加拉瓜、尼泊尔、喀麦隆差不多了。但是这不会持续下去,因为人们的耐心是有限的。

问: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说,提供给乌克兰的免签证制度将到夏天结束。您认为,如今的基辅当局是否达到了他们的目的?毕竟“亲欧盟”的目的之一是与欧洲更加亲近。

答:我会继续保持同乌克兰人民的亲密关系。如今许多人都说,他们根本不去欧洲,也不需要去欧洲,因此免签政策对人民的生活也就失去了意义。如果能够回忆起来的话,我们会想起2013年乌克兰人民的生活是什么样的,特别是2012年与欧洲关系疏远时。那时候我们把乌克兰推到了世界人民的面前。我们有来自各个国家的游客,人民收入不断提高,乌克兰是一个和平安稳的欧洲国家。但是2014年政权改变后,幸福感不再了。如今的乌克兰不再是欧洲的一员。美国也在改变。我一直说,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独立自主地建立一个伟大成功的国家,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为了铭记我们的祖祖辈辈。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亚努科维奇 乌克兰颜色革命 俄罗斯 欧盟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