攘外必先安内:美国的叙利亚思路

朱东法   2017-03-25 08:59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至今,其诸多对外政策尚处于模糊状态,这其中就包括美国的叙利亚政策。不管是现在美国在叙利亚首鼠两端的调兵遣将动作,还是在日内瓦会谈中的作用减弱,放任俄罗斯另起炉灶打造阿斯塔纳会谈,都显示出美国新叙利亚政策的迷茫。

然而,我们也有理由说,美国对叙利亚的政策方向,即为着自身利益而义无反顾地介入、干涉甚至颠覆,是不会有太大改变的。美国的这种一以贯之的政策从最近中情局(CIA)解密的一份历史文件中即可窥得。

CIA最近解密了一份写于1986年(是年,美国配合英国指责叙利亚参与对以色列的恐袭,且与叙断交)的备忘录,这份名为《叙利亚:政治剧变的方案》的备忘录显示,当时,美国中情局拟定了两份推翻时任叙利亚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的方案。

第一个方案是挑动叙利亚军队中占比60%的逊尼派军官与阿拉维派(阿萨德家族所属教派)势力的内部冲突,进而把内战扩大化,以此来推翻阿萨德政府。

第二个方案是援助叙利亚逊尼派组织穆斯林兄弟会。备忘录称,穆斯林兄弟会可以联合其他的逊尼派组织,形成一个较大规模的反阿萨德运动。

除了这两份磨刀霍霍的颠覆方案,备忘录中还有两处比较引人注目。

一是备忘录对颠覆叙利亚战略的价值描述:“在叙利亚建立一个由注重商业的逊尼派温和人士控制的政权最符合美国的利益,因为这样,叙利亚会需要西方的投资来发展私营经济,增强与西方政府的联系。”

二是备忘录对颠覆叙政府副作用的估计:“如果对抗发生,叙利亚可能会成为恐怖组织的温床。”

虽然该计划随后并未实施(翌年,美国又与叙复交),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这种起心动念一直没有消停过(维基解密在2011年公布了一份美国外交电报,该电报显示,2006年,美国也曾计划推翻阿萨德政权),直到目前这场尚无和平希望的叙利亚内战的爆发,美国终于把隐藏二十多年的计划大规模付诸实践了。

所以,对照上述备忘录以及维基解密的爆料,审视当下叙利亚战争中的美国因素,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美国通过强行干预别国内政以配合本国利益的外交路线的一贯性。这份备忘录至少传递出两方面具体信息,我们可以这样来解读:

一、只要有利于本国资本的对外输出,可以不惜在叙利亚挑动内战来强行改弦更张,外科手术般地换上重商的温和逊尼派势力执政。而根本无须理会这样做将给叙利亚造成的内部分裂和互相屠杀。

二、只要有利于自身利益最大化,恐怖主义问题的衍生可以弃之不顾。(维基解密也曾曝光过一份2012年8月的美国外交电报,该电报显示,美国已经得到“叙利亚局势动荡,极端组织会联合叙利亚、伊拉克的恐怖组织建立国家,造成巨大危险”这一情报分析结果,但是后来美国依然基于本位主义片面干预叙利亚局势,导致了极端组织趁乱坐大。这也就是如今让世界头疼的伊斯兰国组织的产生和壮大。)

可以说,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的上述政策以及这种本位主义政策(这种赤裸裸的现实主义政策却往往被美国政府赋予一种冠冕堂皇的外宣说辞)所导致的恶果俯拾即是。

当年的奥巴马政府,一开始对趟叙利亚这滩又浑又深的水表现得非常审慎,但在其幕僚和智囊团的推动下,奥巴马终于放开缰绳,让美帝国的铁蹄踏进了马嘶人吼的叙利亚乱局之中。2012年9月26日,美国著名外交学者迈克尔·多伦和政府智囊(曾做过总统顾问)马克斯·布特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5 Reasons to Intervene in Syria Now》(《当下介入叙利亚的五大理由》),鼓励奥巴马政府大力干预叙利亚局势,两人列举的五大理由中有一条为“美国的行动可能会终止叙利亚境内可怕的人权灾难,终止大批难民逃亡给邻国造成的巨大负担。”而历史所证明的真实情况是什么呢?很显然,今天我们可以说,当年奥巴马政府大力干预叙利亚局势恰恰加剧了难民危机。

然而,当下的咄咄怪事是,在难民问题上,现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仅不去思考如何承担责任,反而将叙利亚等国家列入旅行禁令,想以此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网一个的极端手段来保证美国摆脱难民问题的纠缠。而且,特朗普还指责默克尔“神经错乱”了,称其容许超过一百万名移民入境是一个“非常灾难性的错误”。也无怪乎最近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加布里尔在接受德国《图片报》的采访时对美国做了如下回应:“美国错误的干涉政策和难民危机之间是有关联的······德国在难民避难所上做出的巨大财政牺牲都是拜美国干涉政策所赐。”不得不说,还是美国的西方盟友最了解美国的老底。

另外,各方势力在叙利亚的争夺中,关于设立禁飞区的问题一直是博弈的焦点之一。美国当时的国务卿克里曾多次呼吁建立禁飞区,且声称这是在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和卡塔尔总理的多次批评和督促下作出的决定,为的是在叙境内设立安全地带以保护平民。然而,美国主张设立禁飞区真的是因盟友压力所迫以及为了保护平民安全吗?上文提到的早前由美国智囊撰写的游说文章中亦正好有一段话道出了美国的真实用意:

【“为了防止阿萨德发动毁灭性的反击,由美国支持的联盟必须设立一个覆盖全境的禁飞区,这样做首先需要摧毁叙利亚的空中防御系统。阿萨德已经在用喷气式飞机和直升机攻击反对派;设立禁飞区将会迅速钳制住他的空中力量。之后,可以将这片区域扩大,用来提供像北约(NATO)战机提供给科索沃和利比亚的反对派武装力量那样的紧密空中支援。”】

(原文:To prevent Mr. Assad from staging a devastating response, the American-backed alliance would have to create a countrywide no-fly zone, which would first require taking apart Syrian air defenses. Mr. Assad has been using jets and helicopters to fight the rebels; a no-fly zone would quickly ground his entire air force. The zone could then be extended to provide the kind of close air support that NATO warplanes provided to rebel fighters in Kosovo and Libya.)

如今的叙利亚局势一直胶着难破、调和无望,主要是博弈双方的头等议题存在根本矛盾。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政府方,把打击伊斯兰国等恐怖主义作为第一要务,而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则以阿萨德下台、重置政府为首要主张。这里面我们也会发现,美国所延续的依然是1986年备忘录中推翻阿萨德政权的固有思路。同样,美国及其所支持的叙反对派一直不顾叙利亚山河破碎风飘絮的最基本国情,对打击伊斯兰国三心二意,固守着“攘外必先安内”的荒唐主张,其一脉相承的也同样是“崽卖爷田心不疼”式的美国对外政策秉性。

叙利亚作为世界最古老文明的发源地之一,自古便是帝国铁蹄频踏之地,其先后经历过亚述帝国、巴比伦帝国、波斯帝国、马其顿帝国、塞琉古帝国、罗马帝国、奥斯曼帝国、法兰西殖民帝国的统治或染指。1946年独立后的叙利亚,本已发展成为一个稳定繁盛的域内强国,而今其发展之路却再度被截断。我们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言说这段正在发生的历史:叙利亚的现代国殇卷上,必将铭刻下一个名字——美帝国。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美国 叙利亚 帝国主义 中情局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