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莫斯科朝鲜餐馆的离奇见闻

朱东法   2017-02-26 21:47  

文章拖了几天都未写,心里一直在做着权衡。说实话,长期以来,自己对朝鲜这个国家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种同情的,所以,我会考虑要不要把自己看到的想到的真实地写出来,因为这的确会对朝鲜国家形象产生一定的影响。虽然状态不佳,思考得也不成熟,但还是决定写一些吧。

2月23日是俄罗斯的重要节日祖国保卫者日,也是笔者的生日。舍友决定去外面餐馆为我庆祝,有一位同学推荐了一家朝鲜餐馆。餐馆离公寓不远,都在罗蒙诺索夫大街和中国驻俄大使馆所在的友谊路交叉处的甘地广场附近。我们步行前往,一会儿即至。

431761069025558478

餐馆门面上标的是 “корейский ресторан”,而俄语里称呼朝鲜一般是“Северная Корея”(北韩,或北朝鲜)——餐馆的招牌里去掉了“北”字。舍友们便讨论起了这个餐馆的命名来。“去掉北字是为了隐藏真实身份吧,毕竟用韩国餐馆的名头能招徕更多顾客”“这也反映出朝鲜的半岛统一思想吧,刻意不分南北”。是的,在很多俄罗斯人看来,朝鲜的确是一个极其奇葩的国家,如果说在中国,朝鲜冷面朝鲜烤肉等朝鲜餐馆的存在司空见惯,但在俄罗斯,单独的朝鲜餐馆还是比较少的。在俄语中,Корея一词,发音很像“高丽”,所以其原意本应是指统一的朝鲜民族,至于北韩南韩只是人为的地理国别区分。就像历史上的东德西德,两个国家都是德意志民族。东德在莫斯科开家餐馆命名为“德国餐馆”,说得过去。那么朝鲜在莫斯科开家餐馆命名为“高丽/韩餐馆”,同样说得过去。同样,毋庸置疑,朝鲜的确有着无处不在的领土统一意识。我国新华社发布的新闻稿禁用词汇中就有“北朝鲜”一词,也是出于对朝鲜民族统一的尊重吧。

进门时有一位身着黑色职业裙装的朝鲜女服务员热情相迎,用俄语问好。餐厅有三层,地下一层,地上两层。我们选择了尚没有顾客的地下一层就餐。

餐厅的环境有些幽暗,但是一种现代主义的幽暗,气氛搞得蛮梦幻。只是一楼有一个大屏幕电视一直不断播放的比较老的朝鲜民族歌曲会提醒大家这是朝鲜餐馆。我们去的时候,电视里正在播送着一首旋律有点像《北国之春》的歌曲,歌者有着标准的朝鲜雄壮腔。服务员全是年轻姑娘,约有五个左右,统一黑色职业裙装,脚踩黑色高跟鞋,很标致的圆方阔脸,略施粉黛,显得青春干练。前台就设在我们所在的地下一层,有一名矮个消瘦黧黑的男子经常去前台处与女服务员攀谈。该男子神色机警,经常东张西望,时时透露着一股机敏精明的劲儿。最引人注目的是其左胸前别着一枚长方形徽章,上面有金日成和金正日的头像——整个用餐期间,还有几个男子出现,他们都别有领袖徽章,而全部的朝鲜女服务员皆不佩徽章,可能也是为了淡化餐馆的政治元素,考虑顾客的接受度吧,要不然餐馆各处早就挂上领袖画像了。

我们点了石锅拌饭、烤肉、泡菜、寿司、炸豆腐等,菜价偏贵,价高量少。本想点一瓶大可乐,但是这儿只有小瓶可乐,一瓶报价100卢布(按当前汇率约等于11.8元),所以还是喝茶水吧。点餐之后等待时间较长,服务节奏比较拖沓。我对服务员原本的印象也有了比较大的修正,她们整体上暴露出一种散漫的态度——或许莫斯科一些俄罗斯餐馆的工作人员更不能令人满意,但可能是对朝鲜人有一种天然的高组织性纪律性的那种期待,所以才这般的吹毛求疵吧。等了比较长的时间,上的第一个菜是泡菜。于是大家一边啜茶一边嘬泡菜。

“前几次我来,有一个朝鲜服务员小妹妹老可爱了,真的是超级可爱那种”

“你别乱撩人家,金正男都被刺了,你要小心”

“连餐巾纸也不给,服务太不用心了”

“可能是因为最近中国宣布停止进口朝鲜煤炭,他们报复我们吧”

大家没得胡吃海喝,只能胡聊海侃。

除了一楼的电视在放朝鲜音乐,我们所在的负一层有个隔间也一直在比较大声地放着音乐(我们所在的桌位就在隔间边上)。起初我们没在意,但是隔间的门不断被打开(门的内侧沾有布满密密麻麻三棱锥泡沫的隔音板),上面提到的那位尖瘦尖瘦经理派头的朝鲜男子不时从门里探出脑袋来。每次开门,隔间的音乐就会声音更大地传过来。很显然,隔壁不是在放音乐,而是有人在唱歌。“隔壁是KTV吧”“别是什么别有洞天的风月场所”——起初只是不走心地乱聊,但我们慢慢发现了不对劲之处。从隔间中也间或走出其他朝鲜男子(也一样别着领袖徽章),俱是满面红光,有酒气。想必在里面唱歌的就是他们这些人,唱腔与一楼电视机中的严肃经典唱腔截然相反,跑调、放纵、轻浮。开始时,我们发现,有几个女服务员会轮流进入隔间中,过一会儿再出来。出来时会顺手端出一些客人用过的碗盘,盘中剩饭比较多,偶见龙虾。进去时,会拎一瓶浓稠的枣红色酒(我也不知道什么牌子)。起初不以为意,以为是正常的用餐服务。后来我们便发现,事情哪有那么简单。首先,给我们上菜的一个服务员这期间进了隔间,好久不出来,我们的菜也上得更慢了。然后,有一名身着黄褐色毛衣的徽章男子从隔间出来过两次(记得我们在进这家餐馆时他当时在门口抽烟)。第一次,他喊一名女服务员进隔间,女服务员迎过去,男子跨前一步,用手在女服务员背部半抚半推地将其送进隔间,随即关上了门。第二次,男子喊另一名女服务员(就是我们进餐馆时迎宾的那位,说实话,这位姐姐算是女服务员队伍的颜值担当吧),其他女服务员把她叫来,示意她去隔间。看得出迎宾姐姐并不情愿,脸上也带有很难为情的笑(其他几个女服务员同样带有一种羞怯的笑),唤她的男子也看出来了她的扭捏,干脆又是踏步向前,这次索性抓起了女服务员的手——右手抓住,左手抚摸——将之引入隔间,随即关门。不得不承认,我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真的是感觉三观尽毁。这是真的吗?幽暗的气氛下的错觉吗?天哪,能不能别这样当着人的面毁朝鲜形象啊,起码等进了隔间再不规矩啊。(当时真的好想跟金正恩举报一下!)

这下大体可以脑补了,隔间里是个有着KTV设施的娱乐场所,里面的男顾客大概都是朝鲜官员,姑娘们进去除了上菜下菜,还要陪歌陪酒甚或陪舞(也实在不想往深了想,但是有个细节也实在有必要交待一下,之前提到的那位矮瘦男子,刚开始他的衬衫是扎在裤子里的,也就是常见的腰带在外的装束,后来有次出来的时候衬衫却成了下摆散在裤外的样子,我提这一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说观察到了。他也有可能是因为酒酣耳热,把衬衫揪出来凉快一下)。我们的菜做得、上得比较慢,姑娘的服务态度也比较散漫,大概都是与此有关。这可能是来了一批朝鲜官员,餐馆负责接待吧。隔间大概也是为朝鲜官员娱乐准备的。推荐我来这家餐馆的同学跟我说,之前他在二楼碰到过朝鲜官员进餐,铺张浪费的程度挺吓人的。不知道这些朝鲜官员为什么如此的忘形,而且到了不避人耳目,不卸下徽章的地步。这影响实在恶劣,我对朝鲜再有情结也难以抵御这种现场教育啊。

舍友曾多次与之谈笑风生过的念念不忘的那位非常可爱的朝鲜服务员小妹妹之所以全程没有露面,想必也是被留在隔间陪客人了吧。此前舍友与之攀谈时得知,服务员们的大部分收入都是要上缴国家的。如今看来,她们上缴的不只是工资,还有(不想说了)。

98301165676496060

连日来参加了两场俄罗斯传统节日谢肉节(送冬节)的活动,很疲倦,也受了些风寒,写作状态实在不好,顾不及文采,谈不上深度,只是平铺直叙地交待一下前几天那难以释怀的所见所闻。就像谢肉节上烧掉一个代表冬天的稻草人并不会立马驱走严寒,俄罗斯的冬季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一样,在朝鲜餐馆碰到几个堕落忘形的朝鲜官员也不代表就可以整个地否定朝鲜官僚队伍的风气,朝鲜这个国家还是有其正气所在的。陋文一篇,权当自遣,如若被扣以黑朝鲜的帽子,便悖我初衷了。

(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莫斯科 朝鲜餐馆 朝鲜官员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