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与波兰互揭伤疤,让普京暗自心喜

朱东法   2017-02-02 15:55  

译者按:无论是波兰最近积极配合北约东扩,允许北约在其国内部署更多武力,还是乌克兰一直不遗余力地谋求成为北约—欧盟阵营的一员,都反映出两国国策驱动力的一致性——摆脱俄罗斯势力影响。无论是去年波兰官方宣布把耶稣加冕为波兰国王,还是乌克兰自苏联解体以来一直致力于把斯捷潘·班德拉祭上神坛,都反映出两国在脱俄反俄目标下手段的一致性——打造独立的民族认同。然而恰恰是乌克兰在使用该手段时用力过猛,反而伤害了波兰的民族历史认同,导致了乌克兰与波兰这一对天然盟友并未形成反俄的合力,给了俄罗斯以可乘之机。最近一期的《外交政策》便撰文细谈了乌波之间在各自的极端民族主义背景下存在着的这一微妙的一致性基础上的矛盾性,俄罗斯最大外宣媒体“今日俄罗斯”重点推介了这篇文章,现将俄文版译出,以飨读者。

图片1

《外交政策》:乌克兰与波兰互揭伤疤,让普京暗自心喜

朱东法 郭凤梨/译

 

《外交政策》刊文称,由于对二战历史的存在不同认知,乌克兰和波兰之间的矛盾导致两国民族主义运动高涨,这是两国尚在流血的伤口。

而与此同时,莫斯科紧抓一切机会利用乌波两国在自身利益上的嫌隙,这严重威胁了欧洲和美国的政治对话,以至于基辅险些陆续失掉所有同盟,陷入孤立。

基辅竭力为自己寻找振兴本民族的英雄,尤其在乌克兰于2014年发生对抗武装和资金力量都很强大的俄罗斯及其傀儡的战争时。

但是以斯捷潘·班德拉为代表的民族振兴的发起者之一对如今非常重要但却越来越不稳定的乌克兰外交关系构成了威胁,而且基辅对此无法漠视。文中强调。

作者认为,乌波两国之间的这些历史战争,可被视为对普京的馈赠,后者(普京)为达到自己目的,不放过任何利用他国嫌隙的机会。

在乌克兰,班德拉主要被当做民族解放运动组织的创立者,这些组织为反对从二战一直到50年代中叶都踞于乌克兰西部的苏联军队,那时班德拉正被流放而后又在德国被克勃格间谍杀害。

在亚努科维奇下台后班德拉的受欢迎度上升到一个新高度——当俄罗斯宣传者试图给橙色革命扣上极右翼主义的帽子时,乌克兰人将他的名字作为嘲讽克林姆林宫的象征。在新年时,全国成千上万的乌克兰人举行游行以庆祝班德拉的生日。

仅基辅的游行队伍就有两千人。游行群众手拿火把,抑扬顿挫地喊着口号“班德拉,我们的先知”,在乌克兰首都中心行进。

但问题在于,目前乌克兰和波兰的伙伴关系因这位“乌克兰英雄”而面临问题。文中提到在波兰班德拉收到的敌视与痛恨不比希特勒及其亲信少。持不同政治观点的波兰人将其视为倒向法西斯的叛徒,这些叛徒的追随者残酷地摧残热爱和平的波兰人民。

由于华沙高度重视这些在二战期间彻底反波兰人的罪行,近年来这种敌视的观点愈加强化。

作者警告说,与波兰之间的这个历史矛盾的激化发生在对于基辅来说及不合适的时间,因为眼下大多数欧洲国家忙于自己的内部问题,而以特朗普为领导人的美国会停止支持乌克兰转而亲近莫斯科。

特朗普在自己大选期间对普京赞不绝口,声称会考虑承认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而后又表示只要俄罗斯同意缩减核武器,美国愿意停止对俄罗斯的制裁。《外交政策》写道。

特朗普任命蒂勒森为美国国务卿,这一举动引起乌克兰的巨大担忧,他们已经注意到,普京曾于2013年授予了蒂勒森俄罗斯友谊勋章。

由于诸如此类的政治变化,乌克兰面临陷入孤立的风险,而波兰将是它在欧盟和北约唯一可靠的捍卫者。

在橙色革命之后,乌波关系大大加强,而两国政府搁置先前分歧共建反俄阵线,因为波方担心俄罗斯在东欧的影响会威胁到本国的安全与稳定,作者解释道。

乌克兰在东方战线开始行动时,波兰是其稳定军事援助的第三大供应方并给予基辅必需的人道和资金支持。除此之外,华沙竭力尝试将后苏联国家从俄罗斯的势力中分离出去。

虽然乌波两国在反莫斯科行动上是一致的,但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在两国越来越具有破坏性作用。当2015年“法律与公正党”执掌波兰政权时,该政府正式宣布天主教为国教并开始推行阴谋论,根据该理论2010年波兰坠机事故是俄罗斯在暗中使坏,以至于伤亡96人,其中包括波兰前总统莱赫·卡钦斯基。

与此同时,文中提到,在乌克兰,波罗申科卖力地与民族主义分子打情骂俏以期挽救自己日渐式微的支持率。

波罗申科采取一系列措施消除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影响,包括签署相关法律,其中规定,否定或不尊重民族主义组织(或团体)及其在二战期间争取乌克兰独立斗争中所发挥的作用被视为犯罪。

《外交政策》提到,波兰总统布罗尼斯拉夫·科莫罗夫斯基在乌克兰议会演讲并和乌克兰立法人员寒暄使波兰代表团大为反感,也正是同一天以上法律被乌克兰议会确立。

2016年7月,当波兰两院发表宣言,首次把班德拉组织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在沃伦针对波兰人不计其数的大规模屠杀定义为种族大屠杀,波兰议会遭到来自乌克兰的回击。众多评论员认为,议会的这个决定反映了波兰人对基辅近年来对班德拉民族主义者献殷勤的不满。就在前不久基辅城市委员会为消除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将位于首都中心的莫斯科大街易名为斯捷潘·班德拉大街。

《外交政策》写道,乌克兰一向蔑视波兰在类似举措中的病态反应,乌克兰的这种观点引起了政治家和专家的不安,他们担心乌克兰意识不到此类历史遗留问题对乌波关系会造成多大损害。

他们警告,考虑到欧美对乌克兰并不专一的态度,基辅不应引起波兰的反对,尤其当这种三心二意的态度近年来在欧美愈加强化时。

然而,当波兰人投票决定宣布沃伦的大规模屠杀为种族大屠杀时,乌克兰立法者火上浇油,继续将由历史问题衍生的矛盾加剧——在2016年7月底,拉达(乌克兰议会)代表组审查法律草案,该草案把1919~1951年间波兰人反对乌克兰人的行为也视为种族屠杀。

文章指出,法律草案的起草者之一阿列克·穆西还给乌克兰外交部写信,要求开除那位在波兰议会会议上批评班德拉和乌克兰在历史问题中的政策的波兰领事。

在这个法律草案交付拉达表决之前,该波兰领事扔坚持原有立场,但是局势愈加紧张。新上映的波兰电影《沃伦》,由于包含乌克兰屠杀和平的波兰人的内容而引起轩然大波。

基辅的波兰文化中心邀请乌克兰高官对该影片进行审查,但因乌克兰外交部致函波兰大使馆请求延迟展映,审查行动并没有进行。

文章指出,这些事件更激起了波兰的反乌克兰情绪。不久在华沙及波兰东部极右翼分子进行了一系列游行,在这些游行期间烧了乌克兰国旗甚至号召进行反乌暴力行动。

乌克兰和波兰外交部长的回应是,支持对华沙大屠杀进行“联合调查”的观点,如此一来,结果应该就像波德和解一样,就该事件达成共识。

和解过程中应集中关注在二战历史中最严重的问题,比如大屠杀以及和纳粹分子的合作,而在此基础上将这些历史写进两国教科书,成为整个地区的范本。

但是波兰外长维托尔德·瓦什奇科夫斯基声称,乌官方庆祝即将到来的乌克兰起义军75周年纪念日(该纪念日由班德拉追随者设立)会破坏和解。

同时,一些乌克兰人认为不值得像对待“民族神圣偶像”那样关注班德拉并把他变为宣传工具。但是这样的观点目前只是少数,而乌克兰和波兰的外交官也试图竭力避免在历史真相上互相龃龉。

其中,去年10月2日,乌克兰总统对华沙进行了仓促的闪电式访问并试图使其总统、首相及其他高层领导人相信乌克兰一如既往地致力于对抗俄罗斯在东欧影响的共同工作,致力于调和历史遗留矛盾,而目前尚不能断言波罗申科将是否有能力实现这些承诺。

同时,缺乏坚固的军事同盟(基辅本可以作为理想对象),曾给予了俄罗斯夺取克里米亚且继续在东乌克兰的战争的可乘之机。《外交政策》总结道。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乌克兰 俄罗斯 波兰 民族认同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