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龙应台式”困扰是实现中国文化自信的必经之路

心生活工作室   谭剑   2016-12-20 10:48  

龙应台和我父亲是同龄,对她尊重是我应该做的,在这里我不想以任何戏谑的口气书写文字。

不能不说龙应台这个名字是很美的,在我没有看过她任何作品,了解她的成长经历前,仅凭她的名字也能陡增几分好感。

她的文章追随者很多,她在哪里演讲人们也大都会跟着她的思路走。而两个月前在港大的小插曲为何让龙女士有些尴尬和慌乱呢?我只能猜在她内心的曲谱里也许真的没有《我的祖国》这类大气磅礴、凝聚人心的歌曲。

一场演讲并没有大的动静,而现场不足5分钟的尴尬却霸屏了几天,如果不纠缠于龙应台个人的立场和观点,换一个角度看,我们不难发现龙应台这么多年惯性的文化情怀已经表露出“OUT”的迹象了。

仔细看过龙女士书的人,听过她演讲的人,是很容易摸清她的思维逻辑的,在她的套路里几乎千篇一律地都是把大而公的担当化解为小而私的感慨。从她的成长经历也不难发现,台湾70-80年代科技的快速发展,带来了社会的浮躁和对未来的迷茫与不安,龙应台式的文风瞬间走红是理所当然的,人们在面对层出不穷的问题时需要反观内心,渴望个体远离群体的片刻宁静。

而当龙应台的文风刮到大陆的时候,又刚好赶上改革开放迅猛发展的30年,大陆与台湾一样,既享受到了发展的快感,也在承受着种种发展带来的副作用,龙应台的文字能够走进很多人的内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但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龙应台试图把一个个的个体拉入“沟沟渠渠”是做不到的。“一条大河”总有流向,它要汇入江海,流向远方。人的第一属性应该是社会性,这既是人类繁衍的规律决定的,也是人类感情的需要渴望的。为何我们的家乡总有“大河”?因为大河是纽带,把人们紧紧凝聚在一起。为何很多中国人的启蒙歌曲是《我的祖国》?因为没有国家的强盛,中国人连站起来的资格都被剥夺了上百年。

很多人被“龙应台式”的文化困扰,归根结底是对中国发展的不自信,是对中国文化的不自信,总幻想着有一条路可以一个人走,总幻想着天地的变幻都在自己的心头指尖。不破除“龙应台式”的困扰我们是找不回中国文化自信的,没有中国文化的自信,中国的发展自信又从何谈起?

龙应台是在美国长大的,她的老公也不是华人,在她的生命里虽然吸收了一些中国的文化,但显然选择的是利己而精致的小资文化,她成长在孤悬海外的台湾,始终抱着对大陆的偏见是可以理解的,她的成长环境只能造就她“偏安一隅”的小道场,无法实现胸怀中华民族的大格局也是注定的。

中国的大陆,或者说整个中华文明为何能绵延几千年生生不息?我一直认为有个最深刻的原因在于我们的生存环境始终是危机四伏的。这种危机意识深深融化在中国的文化当中,“达则兼济天下”是中国人的抱负,“穷”则修身齐家是中国人的务实。中国古代有位名人叫季札,他有个本事是听不同国家的音乐,就能判断这个国家的国运。音乐如果哀哀戚戚、靡靡不振,这个国家怎会不亡呢?从这个故事看,中国的文化可以成为中国国运的天气预报。

今天我们谈文化自信,就是要有所扬弃,我们要继承中华民族基因里“居安思危”的警醒,我们依然需要手挽手、抱成团去面对世界和未来的各种挑战,“龙应台式”的文化鸡汤绝对不能成为主流,更不能泛滥成灾。大国崛起的文化自信需要的永远是“大河、大路”,大家一起走!

可喜可贺的是在港大居然有这么多学生在现场会唱《我的祖国》,还有的学生依然不忘《义勇军进行曲》,这说明中国文化里的危机意识已然传承到新的一代,正是这些学生血液里流淌的主流的自信的文化使得龙应台尴尬了。我们可以看到在《我的祖国》面前,龙应台的文字是苍白的;在《义勇军进行曲》面前,龙应台的文字是软弱的。

“龙应台式”的困扰也再次警醒我们,在中国的文化里不仅有璀璨的珍珠,励志的忍耐,团结的奋进,也有迷人心智的旖旎,顾影自怜的哀怨,更有自私自利的任性。建立中国的文化自信,必须破除错误的理解认识和扬弃的优柔寡断。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