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东亚:廉价的包围圈,可靠的提款机

观察者网   陈力简   2016-12-08 13:39  

【今年9月,留美学人陈力简在观察者网发文《特朗普总统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提出警告,认为特朗普上台中国经济将会面临巨大挑战。这几天特朗普在中国问题上做出不合规举动,继续发表激进言论,已经在印证作者此前的判断。

离特朗普正式任职还有40多天时,作者赐稿观察者网,再谈特朗普总统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作者认为,特朗普东亚战略的实质应当就是,利用现有的资源,形成一个免费的遏制中国包围圈。一句话,特朗普看上了东亚各国的钱包。应对新的中美关系,中国不应忘记这句话:“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特朗普还没有就职,就已经做了三件让人惊奇的事情。第一件:和长期的政敌保罗·瑞恩议长,米特·罗姆尼州长,以及民主党的戈尔前副总统进行了会晤,会后各方都表示将会同心同德建设美国。

这在短短一个月以前都是难以想象的。瑞恩多次批评特朗普的竞选纲领并公开预测特朗普不能当选,罗姆尼甚至称呼特朗普为骗子和惯坏的富二代。

戈尔则大骂特朗普在气候变化上的政策和立场。这一切都随着一张张到特朗普大厦的请柬和温馨的烛光晚餐而成为历史。

在普通民众眼中,特朗普的确成为一个整合美国力量的领导人,和常年和国会“摆龙门阵”的奥巴马相比,表现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记住,特朗普还有超过四十天才会正式就职。

第二件事是特朗普打电话给美国百年老字号开利(Carrier)空调公司,用仅仅一千四百万美元的减税承诺,和未来的国防部大单为条件,让空调公司放弃已经在墨西哥建设近乎完成的工厂。这样让美国避免了1100个工作职位的损失。

这一举动让很多民主党左翼媒体也为之动容。因为他们在奥巴马过去的八年中苦苦等待能够为美国工人说话的总统。终于让他们常年反对的共和党候任总统实现了。

在印第安纳、俄亥俄、威斯康星和宾夕法尼亚这样的传统制造业经济带中,特朗普的行动无疑是赢得了广泛支持。

第三件事就是特朗普毫不犹豫地接了从台湾打来的一个电话。这通电话掀起了轩然大波。不仅中国网民愤怒了,美国主流媒体也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坚定的一个中国支持者,纷纷抨击特朗普毫无外交经验、轻易打破外交惯例、激怒中国将造成一连串后果等。

特朗普真的是鲁莽行动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并思考如何应对,我们不能用过去中国政府对待小布什和奥巴马政策的眼光。

因为特朗普不同于这两个政客出身的总统。特朗普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一个意志极为坚定的战士,一个狡猾透顶的对手。我们需要变换一个视角来研究特朗普。

现在我们目前有的材料就是,特朗普在2015年6月16日参选以来的一系列言论和他过去经商的经历。当我完整地回顾了超过500份视频采访和群众大会的发言以后,我得出的结论是令中国人沮丧的:

简单地说,中国在特朗普治下的四年,很有可能是八年中,面临来自经济方面的挑战,国际关系上的艰难,以及各种难以预料和准备的突发事件。我仅仅希望我的分析能帮助中国在应对特朗普咄咄逼人攻势的时候,保持清醒的头脑。

特朗普前几年任期将会被美国国内事务纠缠

特朗普政府面临的是,一个小布什和奥巴马留下的族群分裂、经济长期停滞不前、制造业工作外流、种族矛盾加剧的烂摊子。

从就职开始就不会有好日子过。有几座大山压在他身上:医疗改革,教育改革,基础设施建设,墨西哥边境隔离墙,老兵部门改革,重开北美贸易谈判,移民改革,税务改革,修改宪法条目,最高法院提名,弥合种族矛盾等等。

每件事情都要遭遇到极大的政治阻力,这些问题都是他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这些问题需要整合全国范围的力量,来支持他和共和党政府才能实现。整合力量的杠杆就是靠经济的快速复苏,甚至强劲增长,来弥合掩盖族群等等矛盾。

而能为他经济增长买单的,一方面是激发美国人民的创业热情,减少政府干预;另一方面就是他盯上可怜的东亚各国的钱包了。

因为现在只有东亚各国有特朗普需要的资金和市场。

特朗普瞧不起中国、日本、韩国等东亚文明

我知道这个小标题让中国人难以接受。每每我们分析中美关系的时候,都是说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由于近年来经济实力的显著提升,中国定位为大国也是有道理的,毕竟我国的GDP已经非常接近美国。

中国很有可能在不到十年的时间中,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我们有理由对我们的成就感到骄傲。

但是在特朗普眼中,中国、日本、韩国,完全就是在美国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中自由搭车的国家。这些国家通过操纵利率和不公平贸易谈判,对美国实体产业进行破坏和削弱。

从1980年代特朗普的电视访谈中,就不断谈到和东亚各国贸易的不平衡对美国的伤害。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并不认为中国在军事上能够挑战美国的权威。

在去年九月一次和CNN的访谈中,记者询问他关于中国不断增长的军力的看法。他明确地说,中国的军事实力其实不足为惧。他继续说,如果从历史上看,在和日本的冲突中,中国是败多胜少,日本就能起到平衡中国军力的作用。

明显特朗普对于中国历史上从唐朝到明朝对日本的战绩不甚了解。可是他对中国军力的不屑,和想通过代理人战争来遏制中国的想法,却非常明显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当谈到中国和美国的博弈时,他讲出了心里话。“我们美国对于中国有无数的牌可以打,而中国人对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而我们愚蠢的政客却对美国强大的优势毫无所知,这就导致了在过去几十年,中国人居然对我们能保持每年高达五千亿美元的贸易顺差。这是不可接受的,也是不能维持下去的”。

当被记者问到是否要和中国打贸易战的时候,他斩钉截铁地说,“现状必须改变,在我们对中国贸易常年大量逆差的时候,我不介意打一场贸易战,因为现在的贸易对美国是非常不公平的”。

特朗普的东亚:廉价的包围圈,可靠的提款机

经济方面,特朗普政府对东亚国家是没有区别的。在抨击中国的同时,对日本的汽车工业,韩国的电子工业也是批评不断。

当谈到汇率问题的时候,日本永远是和中国大陆一起陪绑遭到特朗普的谴责。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不同于中国大陆的作用是,他们立即就能成为特朗普政府的提款机。

特朗普昨日发推:日本软银承诺给美国投资500亿美元,创造50000个工作机会

比如最近的日本软银要想美国注资500亿美元,这些钱被用于在美国创造5万个就业机会。同时,日本和韩国的驻军经费也要重新谈判。

当这些事情处理完以后,你就会发现,特朗普不仅从东亚各国收获了大量免费的投资,大量的驻军费用,还形成了一个近乎免费的遏制中国的包围圈。

特朗普东亚战略的实质应当就是,利用现有的资源,形成一个免费的遏制中国包围圈,美国起主导作用,费用各家分摊,美国基本置身事外。

一句话,特朗普看上了东亚各国的钱包。

特朗普对中对俄,态度有别

特朗普的两任太太都来自东欧,他对俄国和东欧口音有特别的钟爱。

在大选中,他不止一次地表达了对普京的尊敬,多次宣称美国和俄国应当在地缘政治上齐心协力,全力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特朗普所有电视访谈和群众大会上,从未,一次也没有,提到联合中国军事力量来打击穆斯林恐怖分子。

从这个细节上,我可以断定特朗普并不相信中国的军事力量将会在全球范围内对美国形成挑战,或者帮助美国实现战略计划。

在当选之后,特朗普和普京总统电话谈了超过三个小时,而和经济总量远远超过俄国的中国元首的谈话,是在此后被新闻媒体问及的时候,才在过渡网站上承认和中国元首电话会议过,而且措辞冷淡,仅仅提到了互相尊重而没有更加深入就国际问题的探讨。

这说明特朗普从内心中,并没有把中国当成一个大国看待,而且很可能对中国保持一个敌对的态度。

特朗普从不相信什么合作共赢

我认为从现在来看,特朗普政府将不会把中国当成一个大国来看待。中国的地位是应当是和日本相当:做一个提款机。

特朗普政府副总统彭斯已经暗示,在特朗普就职第一天就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并且重启和中国的贸易谈判,在人民币币值、贸易平衡方面逼迫中国做出让步。

也就是说,不要期望未来几年美国公司会选择中国作为生产基地,中国商品出口到美国将会非常困难,将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刁难和壁垒。美国制造业和农业的产品会源源不断地输入中国市场,如果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全部消失的话,中国经济的处境将会可想而知的。

这种话奥巴马也曾经说过,但是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不是奥巴马,特朗普在未就职的三十天里已经做成了很多奥巴马八年也没有做过的事情。

从这次和台湾地区领导人谈话来看,他对中国的打压将会是认真的。此外,特朗普对中国和日本持有的大量美国国债表示愤怒。

在初选快结束的时候,曾经扬言要和国际投资者商量这些国债的处理问题。他的想法是要用各种手段来逼迫投资人贱卖手中的美国国债。

但是由于这种做法听起来太疯狂,他后来刻意淡化,在大选后期就从未听到类似的话题。

特朗普害怕的是伊斯兰极端势力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特朗普真正担心的是日益壮大的极端穆斯林势力。

特朗普出身于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家庭,虽然他年轻时候放荡不羁,但是内心是对基督教信仰是接受并实践的,对于穆斯林极端主义是强烈反对的。

出于意识形态方面的担忧,特朗普对极端穆斯林势力拥有便携核弹总是夜不能寐。他曾经不止一次指出美国要严查入境的穆斯林,并对已经在美国的穆斯林社区进行广泛的监听。

在他的访谈和著作中,从90年代中期就开始强调穆斯林极端势力会对美国造成巨大伤害。这样的预言出现在他的著作《The America We Deserve》中。

在书中,他提前一年半准确地预言了本拉登领导的恐怖组织对美国的恐怖袭击。而且在布什政府对伊拉克宣战的时候,他表示了强烈的担忧。

他准确预言了布什政府破坏中东地区平衡会导致很多后遗症。不出所料,极端的“伊斯兰国”就是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废墟上崛起的。

他新任命的国防部长马蒂斯以彪悍著称,并有一个“疯狗”的绰号,他或许会在和俄罗斯联合打击伊斯兰国时大显身手。

中国应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在我看来,已经在毛主席的著作中交代了:“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当时主席面对国民党顽固派猛攻的时候,告诫全党,妥协退让只能丢失更多的利益。这句话放在当下也绝不过时,只有斗争才能保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胜利果实。

斗争不是比勇斗狠,而是要用一个实事求是的态度来解决问题。实事求是也是中国革命致胜的法宝之一。这个法宝不仅不能丢,而且要发扬光大。

如果中国决策者仍旧认为特朗普不过是另一个美国总统的话,最坏的情况就是,中国国家利益将会受到重大损失。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特朗普 东亚 中美关系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