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快人心!又一名“港独”议员刘小丽或被撤资格

观察者网   2016-12-01 12:33  

【观察者网综合】11月30日,香港上诉庭宣布“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就“被取消议员资格案”上诉失败,维持取消两人议员资格的决定,并且两人须支付全部上诉费用。而后,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又对另一名“港独”议员刘小丽的宣誓问题提出司法复核。但对于特区政府出手维护法治,刘小丽居然感到愤怒异常,还妄称自己遭到“政治迫害”。

刘小丽

据大公网11月30日报道,香港律政司29日已通知高等法院,将代表特首梁振英提起司法复核,挑战刘小丽宣誓的有效性,寻求撤销其议员资格。预计将于本周后期或下周初正式提诉。

报道称,律政司除了去信高等法院外,还去信了刘小丽的代表律师。信中指,根据《立法会条例》第73条,有权就议员丧失资格提出法律程序,认为刘小丽在10月12日首次宣誓未能有效完成,要求法庭宣告她宣誓无效。律政司同时代表行政长官梁振英,要求申请司法复核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在10月18日准许刘小丽重新宣誓的决定。

但刘小丽30日居然联同22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召开记者会,反对政府提请复核。并称她对行政长官梁振英的插手很愤怒,她表示民间已有数宗就同一事件的司法复核案,政府毋须介入。她还妄称政府的介入是想以她为缺口,将反对声音逐一击破,是政治迫害、政治手段。

泛民派议员开记者会

但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表示,议员若选择做出拒绝宣誓行为而被采取法律行动,是咎由自取,把法律行动演绎为“政治打压”,是不负责任的说法。

30秒誓词 耗时13分钟

宣扬“民主自决”的刘小丽是继梁颂恒和游蕙祯后,第三位遭政府司法复核的议员。司法复核立法会主席梁君彦29日表示,已收到法庭寄来的文件副本,得悉政府有意思就刘小丽的宣誓事宜提出诉讼。他表示,未知律政司何时会入禀高等法院,待政府一方作出法律行动后,立法会法律事务部会再讨论如何处理事件。梁君彦指,自从人大释法后,很多事情都变得更清楚,若仍有任何疑问,应交由法庭作判决。

刘小丽于立法会“龟速”宣誓

10月12日,刘小丽首次于立法会宣誓时,以极慢速度读出誓词,耗时近13分钟,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其后翻看录像片段,认为刘小丽宣誓无效,要求她重新宣誓。10月13日,刘小丽在社交媒体上直言,“慢读是要彰显誓词的虚妄……我所读的,是九十多个没有串连的独立字句,毫无连贯性及意义可言”。11月2日,刘小丽再次宣誓,用了大约30秒就宣读完法定誓词,完成宣誓。

人大释法后,39名建制派议员已联署促请梁君彦重新审视刘小丽、姚松炎等人的议员资格,有政界和法律界人士要求政府主动就两人的宣誓提出司法复核。多名市民早前亦入禀法院,要求复核刘小丽的议员资格,其中入禀人城大专业进修学院学生莫嘉杰,已获法庭批准其复核许可申请,聆讯排期进行。莫嘉杰29日接受访问时表示,自己亦收到律政司信件副本,指有机会在今周后期或下周初就刘小丽的宣誓展开法律程序,他欢迎政府的做法,亦希望在他的司法复核案正式审理时,政府的申请可以一并由法院同时审理。

多名建制派议员在刘小丽二次宣誓时背对主席台,以示强烈不满

此外,另一议员姚松炎亦被指有可能同样面对复核。多名香港法律界人士指出,高等法院上诉庭30日的裁决,进一步厘清了部分港人对“一国两制”在宪制上的误解,同时判决主席不可“违法”容许有关人等两次宣誓,对司法复核刘小丽以至姚松炎议员资格的诉讼具有指引作用,相信两人大有可能因此而丧失议员资格。

梁美芬:裁决厘清宪制误解

身为大律师的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30日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欢迎上诉庭是次的裁决,认为裁决进一步清晰了部分香港人对“一国两制”宪制上的误解,包括所谓“三权分立”的说法,强调了香港并不是“主权独立”的地区,不可完全引用西方三权分立的观点。所以,鼓吹所谓“自决”与“港独”者都不应获准参与立法会选举。

她续说,是次裁定确认法院可决定有关人等在宣誓时的所为是否违反了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规定,及说明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与第一百零四条的立法原意相符,相信对日后其他类似的案件有约束力。她希望反对派中人以更开放的态度看待是次裁决,而不应完全以政治角度来看待。

梁美芬(左三)指,鼓吹所谓“自决”与“港独”者都不应获准参与立法会选举

张国钧:法院拥宣誓裁决权

执业律师、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指出,在是次裁决的判词中,意味刘小丽在首次宣誓时已经出现了“很大问题”,特别是说明监誓人就宣誓是否有效作出的决定,只能作为法院裁决时的参考,最终的决定权在拥有香港特区最终的宪制权力的法院一方。

他续说,是次判决也表明,香港并非如英国般“议会至上”,香港基本法拥有最高法律地位,法院有宪制责任及地位去审视议员是否按照法例的规定宣誓。这些法律原则,将适用于往后其他案件。

何君尧:依宪释法 不存在“干预”

执业律师、立法会独立议员何君尧表示,上诉庭在判词第二、第七、第九段明确回应了是次的争拗点:第二段说出所谓“三权分立”并非“至高无上”,在香港基本法某些条文出现争拗时,全国人大常委会按照国家宪法赋予的权力释法,不存在所谓干预的问题。

他续说,第七段提到根据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二(7)条,行政长官必须责无旁贷地确保香港基本法的畅顺执行。第九段清楚说明自1997年7月1日后,在香港原有的司法机构三重架构之上,还有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最终解释权,即“第四重架构”,惟反对派拒绝承认事实,更经常发表歪论去扰乱市民的认知。

何君尧强调,是次裁决相当清楚,立法会主席连“做好心”给予有关人等第二次宣誓的机会也不符合法例的规定。是次裁决必定会对未来案件有直接影响,包括近在眼前的刘小丽个案,以至在第一次宣誓时被指失效的姚松炎。

黄国恩:定下公仆宣誓规范

法律界人士黄国恩指出,是次上诉庭的裁决再一次说明了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的权威和效力,明确了法院独立行使香港特区的审判权力,是由香港基本法授权的,故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基本法解释法例,内容对香港所有法院均具约束力,维护了香港的法治制度。

他续说,裁决同时为各公职人员就职宣誓定下了法定的形式规范,及确定宣誓是否符合基本法的相关规定,并不是立法会的内部事务或程序。香港的法院在宪制上有权力和责任处理一名立法会议员是否已履行其宪制责任,特别是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依法宣誓,以及一旦不履行该规定的后果,所谓“干预原则”在是案并不适用。

黄国恩认为,根据上诉庭是次判决,刘小丽及姚松炎两人在第一次宣誓时,是故意分别“龟速”宣读及更改誓词。前者在社交媒体(facebook)自爆故意“龟速”慢读是要令誓词“变得毫无意义”,明显并非真诚宣誓。姚松炎则在首次宣誓时,监誓的立法会秘书长已表明自己无权为对方监誓。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及上诉庭是次的裁决,两人本就不应获准重誓,换句话说,一旦两人的议员资格因此而被司法复核,他们失去议员资格的可能性极高。

任建峰:判词明确追溯力

法政汇思召集人任建峰30日在接受传媒访问时亦承认,由于上诉庭在判词中,明确是次释法的生效日期为1997年7月1日,即释法有追溯力,被司法复核的刘小丽有可能会受到是次裁决的影响。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港独 香港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港独 香港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