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特朗普师从邓小平,他会真伟大

观察者网   2016-11-17 13:2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文、贾晋京、卞永祖】

耗时近一年、堪称史上最激烈的美国大选,历经种种让人跌破眼镜的剧情之后,终以特朗普的“意外”大胜而收官。由于特朗普在竞选过程声称要把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因此很多人担心中美关系的前景,对特朗普所主张的美国战略收缩是否会带来中美之间新摩擦也感到不安。

特朗普:中国偷走美国大量工作,我将把它们拿回

然而,从世界历史的发展来看,当前美国也已经到了一个战略收缩期,需要从插手全球事务转向应对自身经济社会矛盾,特朗普的出现,某种意义上是美国战略转向的必然产物。不带预判地去看特朗普,其实可以认识到,一条主线贯穿着特朗普的理念,即“做好美国自己的事情”;而检视其言论,竟然不难发现特朗普“师从”邓小平理论之处甚多,堪称“邓小平的学生”。若他真能学会邓小平理论精髓,那么,特朗普胜选并非中美关系发展的羁绊,相反,将为中美对话、互信与合作从理论层面开启新的大门。

形神兼似邓小平理论的特朗普语录

名为“川普”的美国总统候选人,讲着从说一口“川普”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那里“传承”而来的道理走入白宫,听上去是传奇,然而却是现实。不妨通过几方面言论与理念对比,一窥这一传奇般的现实。

在前进目标和发展道路的选择上,特朗普的“使美国再度伟大”堪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翻版。特朗普在演说中提出:“我将把美国人民的利益和美国人的安全放在最优先位置。这将是我将作出的所有决策的基础。”而邓小平所说的:“走自己的路,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堪称是特朗普“走美国人自己的路”的“原版”。

在经济发展方面,特朗普主张:“必须改变我们对贸易、移民和经济政策的考量,使我们的经济再度强大起来”,这与邓小平提出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国策高度相通。可见特朗普从邓小平那里学到了把优先发展国内经济作为一切政策中心的指导思想。

在国际关系方面,特朗普在强调要把美国从过去几年的“强行出头”拉回“孤立主义”,他认为:“美国不应总是在世界上强行出头,这终会使美国陷入困境。”而邓小平则说过:“对于国际局势,概括起来就是三句话:第一句话,冷静观察;第二句话,稳住阵脚;第三句话,我们千万不要当头,这是一个根本国策。”这段话总结起来就是“韬光养晦”,特朗普学得堪称形神兼似。

不仅如此,在外交政策上,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一直批判美国在世界上强行“推销民主”的做法,他认为美国“在设法重建其它国家的同时却在削弱美国本身,美国的制度也并非适合世界上所有国家”。可以说,这与邓小平反复强调的“世界上没有统一的固定不变的发展模式,各国的现代化面临的问题是不一样的,各国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本国实际出发,走适合本国国情的现代化道路”一脉相承。

在哲学上,特朗普强调实践,他说:“美国需要能办事的人,政客们只会在《纽约时报》上放嘴炮。”他于10月22日在葛底斯堡的演讲中气势磅礴地提出从就职的第一天就开启让美国再次强大的100天行动计划。从哲学上,特朗普的主张不啻为美国版的“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特朗普也毫不掩饰对中国的赞美,比如“中国人的抱负之高是你们想象不到的,他们内心深处认为自己是不可战胜的”,“我们纽约的乔治·华盛顿大桥跟中国的桥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中国领导人比美国领导人聪明”,他认为中国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强大竞争对手。

笔者曾在美国购得一本封面和装帧高度模仿《毛主席语录》、在市场上热卖的《特朗普主席语录》。但通过对比,我们可以认识到,其实特朗普学习的对象是邓小平理论。特朗普胜选,可以说是美国民众以及美国形势的选择,美国转向关注自身发展已是势在必行,而邓小平理论坚持实事求是、敢于创新的理论品格,正是当前美国所需要的。

邓小平

中国应有更加充分的理论自信

长期以来,西方总有一些人用美国价值观作为标准对别的国家指手画脚。但这次美国大选,却足以使世界重新审视美国价值观。中国在经济建设、社会治理以及外交方面的成就,越来越赢得世界的青睐,被越来越多的国家学习和借鉴。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全党要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中国完全有理由向全世界表达这样坚定的自信。

在邓小平理论的指导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就是我们自信的基础。中国不仅发展成了世界第二经济体,还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尤其在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在30%左右,这大大超过了西方发达国家,随着我国供给侧改革的加快,中国制造2025的推进,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正在加快,经济实力快速上升。

反观西方,金融危机之后,依赖货币与财政刺激的政策不但没有解决金融上暴露出来的根本问题,反而使危机向实体经济、社会等方面深层发展,并且“负利率”等现实已使其政策调整空间日益逼仄,到了必须寻找新的理论指导之时。“特朗普”现象,正是西方民众对精英失去信任、对僵化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失去信心的产物。而特朗普对邓小平的理论的模仿、借鉴,也是对西方与中国发展趋势反差的体认。对此,我们应该更加坚定中国的理论自信。

有了理论尊重,中美可提升战略互信

在奥巴马的8年任期内,中美两国关系总体上保持稳定,但深层的战略互疑却难以消弭。奥巴马在第二任期内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旨在增加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以宣告美国在这一地区的绝对领导地位。经济上,奥巴马政府极力推动不包括中国在内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试图在WTO的框架外重新建立一个美国主导的自由贸易平台。

奥巴马政府的所作所为一方面削弱了中美两国互信的基础,另一方面也使得美国民众担忧TPP会让美国国内更多的就业机会外流。因此,奥巴马的亚太政策在美国国内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对。

与奥巴马的施政理念不同,特朗普认为美国应当把更多的精力转移到解决国内问题上,把美国自己的事情办好,振兴美国制造业。这对于中美两国关系是转机而非危机,因为两国都致力于自身建设,并且有了容易相互沟通的指导理论,可以在更多的领域开展对话,从而在新的基础上加强两国战略互信。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从他竞选中的表态来看,美国接下来会调转方向,收缩强硬和扩张性的对外政策,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改善内政,调整国内结构、恢复实体经济上,这一政策的调整将显著影响美国的全球地位,标志着全球格局进入了新阶段。

奥巴马任期内,医保等重大改革不成功,美国也未能从战争泥潭中成功抽身,国内对外挑战增多;经济、就业乃至种族问题凸显,导致社会稳定面临新压力。在这种内忧外患的局面下,希拉里在竞选中坚持“干涉主义”,继续强势的外交行动,而特朗普则提出收缩对外政策,将永远把美国利益放在第一位。这符合当下美国国家利益的需要,也是多年来“一致对外”的美国在发展道路上的一次向内转型。

对于中国而言,改革开放以来坚持“韬光养晦、有所作为”,主动融入世界体系,坚持和平发展,探索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社会发展道路,同时并未放弃对理想社会的追求。近年来,中国以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稳定的社会环境为支撑,积极参与国际事务,成为新的国际秩序的推动者,实现了由内向外的和平转变。

假如特朗普如前文所分析,真正师从邓小平,那么我们可以对他说:中美建立更高层次合作的历史机遇已经到来。特朗普的就任,是通过对话减轻中美之间在战略分歧的契机,两国更加容易在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基础上,拓展双边、地区、全球层面各领域合作,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中美关系现有有了新的起点,中美合作可以超出具体的经济、外交方面,上升到发展道路、国家战略哲学的相互借鉴与合作。

(作者分别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宏观部主任、研究员。实习生郭靖媛、黄靖彭、范志毅亦对本文有贡献)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特朗普 邓小平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特朗普 邓小平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