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特朗普是商人,中国最擅长和商人打交道

观察者网   金灿荣   2016-11-10 11:1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金灿荣】

特朗普赢了,有人说这是底层民众的胜利,“啪啪啪”打了美国精英的脸。

也许没错,从“占领华尔街”开始,美国的99%就已经开始觉醒,底层草根对政治精英、金融大鳄的不满已经汹涌在美国的每条街道。只是上层选择性失明,看不到民众的怒吼。也正是这样的掩耳盗铃,让自己的代言人在通往白宫的最后一公里上人困马乏。

而今,恐怕全球都在思考,特朗普会带领美国走向何方?作为大富豪,他又如何代表美国草根阶层?入住白宫的政治素人,如何转变身份和思维应对复杂的国内、国际局势?作为商人的特朗普成了政治家,对于中国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观察者网采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且听他如何分析这些问题。

观察者网:您曾经在接受采访时称,“别看特朗普说话傻乎乎的,他真有可能赢得美国大选”。那对于他今天的胜出,您觉得意外吗?您怎么看美国人民的这个选择?

金灿荣:老实说,我还是感到意外的。9号上午十点之前接受采访时我还说,希拉里获得多数选举人票的可能性大,现在看来预测错了。

我觉得有这么几点原因,首先特朗普的胜利反映了美国精英对基层社会存在的愤怒估计不足。特朗普代表着基层造反,有人把他称为“反建制”,就是中国习惯说的造反派。因此他自然受到精英层的集体镇压,连共和党高层都和他翻脸,但是精英层集体镇压都压不住,说明基层的推动力太强大了,美国的社会结构真的有很强的阶级分裂,而且很深刻。这是特朗普胜选的结构性原因,也是根本原因。

还有技术性原因。一是希拉里本人的把柄很多,使人们很难信任她。特朗普是政治外行,没有政治禁忌,有时候会乱讲话,但又恰恰把很多基层百姓的心里话讲出来了,大家就把他当知音。第二,希拉里身体不好,曾在竞选过程中当众晕倒。另外,阿桑奇一直盯着希拉里,FBI局长詹姆斯·科米对她损害也很大,在距离大选还有一个礼拜时重启了希拉里邮件门调查,使得选民质疑希拉里不诚实。作为政治家,第一要赢得人们信任,第二才是展现能力。

这都是技术层面的原因,结构原因才是第一位的,就是我刚才讲的,大量基层群众对政权不满,是他们把特朗普抬进了白宫。但美国的精英层恰恰看不到这一点,他们一直很自信,觉得希拉里会赢。从这点来看,中国的精英层现在也需要反省,我们还是太相信美国的精英,我们有点路径依赖,依赖美国传统精英,过度自信。其实这之前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比如社交媒体的声音和CNN的声音是不一样的,比如特朗普的集会现场总是人潮涌动,希拉里那里就很冷清。如果精英阶层能跳出来,注意到这些现象,注意到自媒体的声音,可能判断得会更准确一些,现在大部分精英都判断错误了。

观察者网:正如您提到的,特朗普现象表明美国社会有极端化趋势,反映的是底层白人的民粹主义,是草根对精英的胜利。现在特朗普胜出,美国社会内部矛盾会弥合还是更加尖锐?

金灿荣:从常理上讲,特朗普上台的第一个任务是恢复社会团结和政治团结,有人说他上台就要把希拉里送到监狱里去,当然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大舌头,也就是说说玩玩。但是他有可能不是这样,特朗普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他没准会携胜利之威去整希拉里,整精英层。哪怕精英层集体沦亡,可是老百姓支持我,完了一兴奋发动美国文化大革命,那就麻烦了,这个可能性也是有的。所以现在来讲还不知道,就看他以后的做法。

观察者网:特朗普本身在共和党内就受到很多人的反对,在党外和军方、民主党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他上台之后,对未来美国政治会带来哪些影响?

金灿荣:特朗普对整个体制反感,他会对体制提出很多挑战。将来在美国可能会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和共和党总统吵起来了。这帮共和党人在选前都和特朗普拉开距离,他又是记仇的,说不定会和党内这些兄弟先打起来了。总之他会和现行体制发生矛盾,至于具体影响,还是要看后续。

观察者网:有人认为,特朗普是一个保守主义者,他总是讲美国利益优先,他的胜利是对全球化的反叛。他上台后,对全球治理秩序会有哪些影响?

金灿荣:特朗普对过去美国精英主持的全球化会有所修正,对现在的全球治理会有一些冲击。具体来讲,现在世界经济本来就不好,美国在维持世界经济方面还是有些贡献的,它每年承担了8000亿美元的逆差,世界经济还是过剩时代,美国提供了很多需求。特朗普上台以后,要搞美国优先,不给你8000亿美元的逆差了,现在的世界经济就会更不平衡,世界经济不稳定性会增加,全球化的进程就会受到冲击,但这个冲击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也不好说,可能对中国也是个机会。

观察者网:但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有一些不利于中国的言论,比如“中国让美国工人失业”、“中国操纵货币”等等,您怎么看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

金灿荣:中国首先要淡定,特朗普带来的影响首先是在美国国内,其次是美国的盟国。这些盟国依赖美国,整个战略是以美国为中心的,有很多盟国都不知道以后该何去何从了。特朗普作为孤立主义者,如果不愿意承担责任,那盟国还跟不跟美国走?他们就有怀疑了。但总体来讲,对中国冲击不大,因为我们本来就不在美国体系内。

落到具体的中美关系上,特朗普上台对我们的贸易政策会有一定压力,竞选期间他把话说得很直白,中美之间将来会有贸易摩擦,但战略压力可能会小一些。因为希拉里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设计者,把中国当主要对手,而特朗普在他的表述中,是把中国、欧洲、中东平衡看待的。特朗普一上台,TPP就要临床死亡,亚太战略压力会小很多。而且他是个商人,从来没搞过政治,一定会把他的商人特性带进政治,中国很习惯和商人打交道,从这点来讲,可能比希拉里要相对好一些。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特朗普 美国总统 中美关系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