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猫奴圣战士”:史上最恐怖的铲屎官

Vista看天下   2016-11-03 11:34  

原标题:ISIS“猫奴圣战士”:史上最恐怖的铲屎官

有媒体分析称,也许抱着小猫、“萌化”了的“战士”显得恐怖组织成员还有一点“人味儿”,而这与其要构造的“冷酷杀手”形象不符

“玫瑰花红,紫罗兰蓝,我要杀了你的猫,然后,是你。”

近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一位“圣战分子”在社交账户上发布了一条消息,称一项新禁令已经在伊拉克摩苏尔地区开始实施,禁止该地区所有成员在家里养猫。据伊拉克新闻报道,极端组织成员们正挨家挨户地在其“国土”上抓捕小猫,然后直接杀掉。

养猫似乎成为了激怒ISIS的一个方法,在他们的解释中,这是因为猫和他们的价值观、思想和信仰相违背。

诸如此类,让ISIS感到愤怒的可能越来越多。

养只猫:违背价值观?

也正是ISIS的“圣战分子”,曾在多个社交平台上,用多种语言展示自己的“猫奴”形象,这似乎是他们的“营销”手法之一。

在一个名为“ISIS之猫”的推特账户中,展示着诸多“圣战分子”与猫相处、戏耍的照片。

一张照片里,一位ISIS成员一手拿着奶瓶,一手轻轻揽住一只猫的身体,他手里看起来不到一个月的奶猫用两只未能完全伸开的爪子伸向奶瓶、闭着眼睛吮饮起来;另一张照片中,小猫张开身体躺在地上,几位ISIS成员盘着腿坐在它身边,一个人揉着它的肚子,看似轻柔的动作令小猫高兴地拿头在地上蹭痒,蒙着脸的恐怖组织成员眼里也并无杀意;还有,一片战后废墟中,荷枪实弹的“斗士”将枪藏在身后,伸出一只手挠着一只小猫的下巴……

这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软化了ISIS的恐怖色彩,而因此吸引了不少的跟随者。根据联合国统计,2014年,共有来自80国、15000名“猫奴圣战士”涌向ISIS统治区。

荷兰-土耳其籍的“圣战分子”伊斯拉菲尔·伊马兹因为上传了一张抱猫的照片,竟收到1万多封求婚信。其中一名来自荷兰马斯特里赫特的18岁金发女孩声称找到了她的“梦中罗宾汉”,进而奔赴叙利亚,想要嫁给伊马兹。

这位女孩的母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是典型的“泡沫之恋”,正是那些构造出的“唯美形象”骗走了她的女儿。

不过,伊马兹的另一条推特信息中也写着,“对待真神创造的生物我们会温柔,而对于异教徒,我们必须要用激烈和残酷的方式回应。”

同样,“ISIS之猫”的主页里,一部分照片中,小猫呆坐在枪械之中,或是爪子抓着枪栓,或是怀里抱着手榴弹,甚至有的照片里,猫也被拟成了能够袭击敌人的“斗士”。

去年,在网上频频发布招聘消息的英籍ISIS武装分子奥马尔·侯赛因发布了他的宠物照片,照片中一只名叫“露西”的灰猫蜷缩在自杀式腰带中,侯赛因在下面写道,“再靠近点儿,我就把整个房子炸掉。”

尽管如此,该微博也迎来了诸多转发与点赞。

也许正是因为得到的“支持和肯定”太多,很快,猫便不再是“值得温柔对待的生物”。10月6日,ISIS称其中央裁决委员会签发决议,为了保证他们的“价值观、思想和信仰”,对小猫颁布“追杀令”,摩苏尔地区的家庭不得养猫,发现的猫将被立地正法。

实际上,这并不是ISIS第一次因动物的存在而被激怒。今年6月,ISIS就曾发布“追杀令”,禁止在伊叙其占领土地上饲养鸽子,养鸽被视为不名誉的活动,当地鸽子育种者被告知,他们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将店铺关门,否则将面临公开鞭刑。

而官方给出的“禁鸽令”原因是,当鸽子飞向高空,会看到他们的生殖器。

当然,猫并不能从天空飞过,ISIS也并没有解释清楚这些饲养在家中的宠物如何冒犯了他们。有媒体分析称,也许抱着小猫、“萌化”了的“战士”显得恐怖组织成员还有一点“人味儿”,而这与其要构造的“冷酷杀手”形象不符。

山寨App:旨在渗透?

对猫和鸽子的持有者还可强行禁止,但对另一些触怒他们的存在,ISIS似乎束手无策。

“一个山寨版的阿马克新闻社(Amaq,一家支持ISIS的新闻机构)应用程序正在散播。该应用程序声称他们提供多语言版本,而它仅仅是为破坏我们的网络安全,明显旨在渗透。建议所有的哈里发国支持者依靠官方渠道下载授权的应用程序。”

6月,ISIS发布通知,声称其应用程序出现了“山寨版”,并且称该版本有窃取其行动和机密的嫌疑。

ISIS曾发布一份长达34页的网络安全手册,手册内容是指导成员如何安全上网。这份“内部学习材料”建议恐怖组织成员使用推特进行宣传,并给出多项建议,比如双重加密账户;拍摄和发布照片时要确保禁用GPS功能等等。除此之外,该材料也建议使用阅后即焚类软件,与“战斗伙伴”交流作战事宜。

去年11月29日,ISIS发布官方信息称其“做了一个应用程序,能做任何事情”,实际上那只是阿马克新闻社的新闻客户端,不过相比被频频删除的社交媒体账号,客户端提供了相对稳定的新闻来源。

在之后近半年的时间里,ISIS及其新闻机构至少正式发布过6款应用程序。

其中有应用程序提供伊拉克和叙利亚地区新闻报道,也有关于宗教读物及宣传口号的,更为夸张的是,他们还开发了一款专供儿童教育的应用程序,其中包括了阿拉伯字母的教学动画,配有生词学习卡片,但其中的例词多为军事用语,例如火箭、坦克、步枪等等。除此之外,该应用程序中还有配合并鼓励孩子们加入圣战的卡通影片,背景音乐多为宗教音乐,歌词中涉及了各种有关“圣战”的术语。

这些APP多为安卓版本,不出意料,下载链接并不在合法渠道中,也多被网络管理员删除。

而这些非法软件很快迎来了新的危机,多语言的“山寨版本”频频出现,ISIS声称山寨版窃取了他们的重要资料,令其忍无可忍,强烈呼吁成员不要下载。

然而,山寨版似乎难以根除,目前还不清楚这些版本由谁设计,但对于ISIS而言,他们有大量的“敌人”,每一个人似乎都是嫌疑人。

宝莱坞“神曲”:新型破坏武器?

随着“正版”软件常被删除,山寨版本的屡禁不止,ISIS近半年来转移了宣传阵地,回到社交媒体。可在真正的战场上,他们的“敌人”也同时“升级”了应对方法。

据媒体报道,在利比亚的一些作战地区,流行的印度电影音乐,即宝莱坞音乐,在此地立了功。

《印度时报》6月报道,一名巴基斯坦出生的英国陆军情报官曾透露给英美联合特种部队,宝莱坞音乐的欢快曲调和载歌载舞的形式会令ISIS恐怖分子烦躁,他们认为宝莱坞音乐是“异端邪说”,是在侮辱他们的“信仰”,也破坏了他们在占领区严格控制娱乐活动的权威。

于是,根据这位情报军官的消息,在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指挥下,一支利比亚心理作战部队在利比亚苏尔特郊区留下了两辆宣传车。苏尔特的大部分地区已被恐怖组织占领了近20个月,据信有4000名叛乱分子在该地区活动。

第二天一早,黎明时分,心理部队利用远程遥控,通过宣传车上的两个大型扩音器,大声播放宝莱坞音乐,随着歌曲的欢快节奏,极端分子很快就“上了钩”。

据媒体报道,除了用音乐“折磨”恐怖分子外,这种新式“音乐武器”也有助于发现他们的藏身之地,军队利用恐怖组织成员到达其“诱饵”——即这些宣传车的时间,来推算他们的距离,进而确定位置。

不过,这取决于心理部队选择的音乐,和恐怖分子对该音乐的反感程度。

而正是用此方法,利比亚官方称其政府军已成功地攻破了两个ISIS在苏尔特的堡垒。

同时,这支心理作战部队还成功拦截了ISIS的通讯信息,并将这些重要信息用宝莱坞音乐的曲调改编,再调回至原线路对ISIS吹奏播出。

“我们得让这些激进分子心力交瘁,同时用一些被动手段来衡量这块区域的武力水平。”一位不具名的消息人士如是说道,“进展还不错。”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ISIS 伊斯兰国 恐怖分子 铲屎官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