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尔特同志?别忘了他是菲律宾总统

经略网刊   林梓   2016-10-21 15:21  

杜特尔特来了。他的飞机落地的时候,王毅外长亲自接机,一手握着杜特尔特的手,一手扶着他的右臂。这种握手的姿势,通常只有跟极少数亲密的外国领导人才会有。

今年6月30日,菲律宾新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正式就职,到现在已经是第四个月了。这期间,人们惊讶地发现,这位总统先生的画风有些和他的前任有些不一样。他口无遮拦,甚于川普,辱骂罗马教皇和美国总统奥巴马;他数次发表言论,表示要疏远美国,联合中国;为了打击困扰菲律宾已久的毒品问题,他竟然发动“人民战争”,让人民群众绕开司法程序,自行击毙毒贩;同时改变前总统对菲律宾共产党的敌视政策,抛出橄榄枝,表示可以接受共产党员进入内阁,担任部长。

这一套动作下来,相信许多人忍不住想问:莫非这位是党内同志? 

是不是同志不知道,不过这位总统在年轻时的确听过共产党员讲的课,老师就是大名鼎鼎的何塞·西松(Jose Maria Sison)。这位西松同志是菲律宾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正是他把毛泽东思想带入菲律宾。1967年,西松来到北京,专门学习了三个月的毛泽东思想,结束后带回四卷毛选回国,并翻译成当地语言。1968年建立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新共产党(CPP,也叫1968年党,区别于旧共产党PKP,1930年党)。1964年到1967年,西松在菲律宾莱西姆大学教政治课,而此时,杜特尔特正好在学校政治系念书。至于两人当时擦出了怎样的火花,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不过从杜特尔特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以及相信群众、发动群众的行事风格来看,的确有共产党的影子。而且杜特尔特也曾公开表示,上大学时所受到的教育,帮助他与菲共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并且尊重他们所发动的革命。

菲律宾共产党主要领导人:何塞.西松

之后西松继续闹革命,后来流亡荷兰;而杜特尔特当时并没有追随老师闹革命,而是毕业后继续念书,直到1972年又拿到一个法学学位,毕业后进入体制内。1988年当选达沃市市长,连任三届。根据菲律宾宪法,地方官员连任不得超过三届。不过这个规定有个漏洞,就是去其他职位,比如混一届国会议员,或者甚至是副市长待上一段时间再回来,又可以接着官复原职,不算违法。所以他就去国会待了三年,2001年回来接着当市长。

到了2015年,他作为地方官员,本来无心中央的大选。而且当时几位候选人,不管是前副总统约马尔·比奈(Jejomar Binay),还是代表执政党的、由时任总统阿基诺“钦定”的、来自政治世家的、菲律宾第一任总统哈罗斯(Manuel Roxas)的后代前内政部长哈罗斯(Mar Roxas),都是长期混迹中央政府的政坛老手,而且都是出身于政治家族,政治资源极其丰富。相比之下,杜特尔特不过是律师和教师的儿子,中产阶级出身而已。估计菲律宾人看他,如同现在的美国人看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杜特尔特直到11月才正式表态代表民主奋斗党参选。哪知道竟然成为黑马,成功登上总统宝座。

这一点可以说创造了历史,十分难得可贵,因为菲律宾虽然面子上是西方式以多党竞争和普选为特征的民主制度,可是里子却是庇护主义的家族政治,和西方国家有根本的区别。菲律宾的家族政治历史十分悠久。在西班牙殖民前的时期,地方上就形成了所谓“巴朗盖”社会。巴朗盖就是由古代家族公社发展而来的,以家庭为基础的地方基本行政和经济单位。其首领由核心家族的领袖担任,民众受其“庇护”,形成一种人身依附关系。大概就相当于魏晋时期的门阀士族,和西方中世纪的封建庄园。云南大学的翟小亚指出,这奠定了家族政治的基础。西班牙殖民者到来后,对这一地方体制善加利用,以笼络和控制菲律宾民众。巴朗盖的领主们,也积极做起了中间人,在殖民政府的基层任职。美国赶走西班牙人后,接收了菲律宾,同时引入了美国的一套“民主制度”。地方的封建领主们从此摇身一变,依靠着大地产的经济支撑,和所庇护民的支持,成了“民选”的官员和议员,开始进入省一级的政府和中央政府,成为政治家族。

这些封建领主除了做买办外,也会带领自己庇护下的民众反抗西班牙和美国的殖民者。对于这种“封建反帝”,列宁同志早就指出了其局限性,表示不过是封建领主赶走外国势力,巩固自己的权力罢了。二战后,菲律宾从美国独立,从巴朗盖发展而来的政治家族就这样顺手接收了这个国家。如今的菲律宾,从地方到中央,有大概250个政治家族。国会里和政府里,都是他们的家族成员。国家经济从农业到工商业,都被他们所控制。政治家族能量巨大,通过政治权力,加强对地方的控制,并且攫取经济利益。法律也奈何不了他们。前总统、独裁者马科斯在任内犯下滔天罪行,可这也并妨碍不了北伊罗戈省成为其家族的势力范围,女儿担任省长,外甥担任副省长,建立起如“家族王朝”般的统治。这样的地方家族王朝,在菲律宾一共有160个。

这样一个东晋式的门阀政治,“王与马,共天下”,阶级关系上,权力垄断在上层精英手中,容不得外人染指;央地关系上,地方精英强势,家族王朝几成割据之势,导致政治高度碎片化,中央政府政令不出首都。地方精英进入中央政府,也只是维护现有体制,或者维护本地小圈子的利益,没有大局观念。这导致国家能力低下,发展缓慢,从其土地改革的历程就可见一斑。

作为新兴市场国家,菲律宾的农业部门直接今天仍然拥有30%的劳动人口,土地集中及其造成的问题仍然广泛且深远地影响这个国家。土地问题由来已久,在西班牙殖民时期,土地集中于殖民官员和天主教会手中,形成封建庄园。美国接手后,拍卖教会地产,土地落入“巴朗盖”发展而来的地方大族手中。独立后的1953年,地主一共占有了241万公顷土地,占全国农业土地面积的42%。这些地主要么自己就是“政治家族”,比如阿基诺家族,要么就是与他们沾亲带故,或者是他们的支持者。家族政治由此而来。以血缘为纽带的亲族,而不是“非人格化的官吏”,控制基层到省政府,造成横向的政治碎片化,与纵向的上下分离,中央到地方的各级不能建立起有效的联系。上文所述的宪法中关于任期的规定,就是在此基础上产生的,明显有利于政府职位被家族掌握。而且他们对农民的剥削加剧了阶级矛盾,引发了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斗争。事实上,2014年,西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菲共在全国81个省中的71个有游击区110个,并建立了基层政权,兵力估计有一万人。根据菲共的说法,革命势力与反动势力已经进入“战略相持阶段”,那菲律宾岂不是相当于有了两个政府?

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三世

1954年以来历届总统至少都名义上支持土地改革。自1954年《农业租赁法》和1955年《土地改革法》颁布开始,直到阿基诺三世政府继续推行的综合土地改革项目,削弱大地产、平均地权一直是菲律宾精英们表面上认可的改革方向。然而,时间跨越大半个世纪,改革可谓举步维艰,因为受到地主以及与他们有关联的政治精英的反对。这样的国家,用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话来说,属于“部落社会”,只是大大小小的以家族血缘关系组织起来的地方派系的结合体,不能算现代国家的。上述一切都让国家主导的和引入外资支持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和发展投资举步维艰,国家工业化进度缓慢。

看到了这一点,才能理解杜特尔特当选的意义。出身“寒门”的杜特尔特被民众“黄袍加身”抬进总统府,不啻造了政治家族一次反。背负着民众的期望,这位总统如果有足够的雄心,应该借势整合全国力量,以土地改革为抓手,理顺中央与基层关系,建立起现代的基层政权,以平民出身的行政官僚取代地方政治家族的统治,缓和阶级矛盾,消弭战祸,与共产党和谈,为国家的进一步工业化打下基础。但这就要与各个政治家族们正面交锋。他发动的禁毒“人民战争”,也许可以成为一次广泛的民众动员,不仅是打击毒贩,而且还是超越地方家族王朝,凝聚全国共识,借此推进其他方面的国家建设。

当然,我们不知道杜特尔特是不是能想得这么远,毕竟,要打破现有的既得利益结构,有着巨大的风险。他需要先在经济上做增量,让各个阶层都获得一定的好处,这样才能减少对改革的反对。但搞经济就需要投资,资本从哪里来?美国人是菲律宾的军事盟友,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他们送给菲律宾很多破烂武器装备,希望菲律宾天天搞个大新闻,但对发展菲律宾经济缺乏兴趣。对此,杜特尔特公开说:“中国有钱,不是美国,美国是没有钱的”。在访华期间接受采访时,杜特尔特一方面感谢中国政府和人民对菲律宾的帮助,一边对“一些国家”的“一砖一瓦都没支持”表示愤怒。对于菲律宾的经济建设而言,不管是外商直接投资办厂,还是基础设施建设,找有资金有技术、并且欢迎其他国家“搭顺风车”的中国,可以说是最为便捷的途径。

杜特尔特改变前任对华不友好的态度,的确是很务实的做法。但是菲律宾仍然是一个投资政治风险很大的地方,即便杜特尔特在其任内能保持政策连续性,也难保下一任政策不“翻烧饼”。再说了,“某国”也许对菲律宾经济建设支持比较少,但是在菲国各界,特别是军队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而且菲律宾如今作为其“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绝不可能轻易放弃的。因此,尽管杜特尔特多次对奥巴马出言不逊,华盛顿仍然保持着高度的克制。反过来,杜特尔特在美菲同盟上的实质后撤动作也极其有限,目前称不再同美国进行联合军演,但美国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可一点都没动。

杜特尔特终究是菲律宾人的总统,而不是我们的“同志”。夸赞中国的是他,可是开着摩托艇去南海插国旗的也是他。从美国那里得到安全保障,从中国这里得到真金白银,两边通吃,这才是真正符合菲律宾国家利益的做法。因此,在中菲外交关系问题上,我们不应有过高的期望,中国能给多少利益,还是要看菲律宾的诚意。但是,杜特尔特的国内改革,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值得我们持续观察。中国近代通过深入的革命,扫除地方豪强,为工业化奠定了基础;仅有政治革命、没有社会革命的菲律宾建立起来的,则是豪强们轮流坐庄的所谓“民主制”,但社会改革的课,今天不补,明天还是要补的。杜特尔特未来的命运,将为我们思考中国道路提供有益的参照。祝他好运!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