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为何屡次陷入中东陷阱

参考消息   2016-10-19 10:16  

自2009年上台那一刻起,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试图通过展现他对阿拉伯人民的愤懑与抱负的殷切关心,修复美国在中东的地位。他接受阿拉伯新闻媒体的采访。他向伊朗人民发出新年祝福。他在开罗发表讲话,承认美国过去所犯的错误,他还呼吁以色列认可巴勒斯坦要求建国的合理性。奥巴马几乎做到了对小布什的政策持批评态度的人士希望他做的每一件事请。可是他失败了。更确切地说,他发现阿拉伯世界得了一种怪病,让他的言行对它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取代英帝国地位

若是奥巴马先前有机会读到迈克尔·多兰记述艾森豪威尔总统在1956年苏伊士运河危机之前、期间以及以后的治国之道的这本著作——《艾克的赌博》,他也许就不会白费这番口舌了。身为学者并曾在小布什政府的国务院及国防部任职的多兰描述了一位成熟老练、足智多谋、行事谨慎的总统,他让美国与他所理解的阿拉伯人民的合理期盼保持一致,为此不惜损害与美国最亲密的盟友的关系——可是却把事情搞砸了。

艾森豪威尔

多兰讲述的这段往事对于绝大多数非专业人士来说是陌生的。他从20世纪50年代初期讲起,当时美国正在走向巅峰时期。英国不愿承认帝国的没落,美国则在填补中东的真空。艾森豪威尔和强烈反共的国务卿约翰·杜勒斯都没有从严格的地缘政治角度来理解这种转型;两人都认定,美国对民族自决权和被统治者的首肯所抱有的信念会取代英国谋求自我扩张的殖民主义。无论是道义还是国家利益都要求走这条路。正如杜勒斯1953年在黄金时段发表电视讲话时所言:“我们承受不起失去原本可以坚定地与自由为伍的千百万人信任的代价。”

拒绝与英法同盟

大家都了解的一段历史是,冷战的竞争让美国与该地区的一些友好但遭到鄙视的独裁者站在了一起。比如伊朗的礼萨·汗·巴列维。当美国谋划着推翻伊朗民选领导人从而支持伊朗国王的时候,主要决策者对埃及大受欢迎的革命领袖——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着了迷。艾森豪威尔和杜勒斯看到纳赛尔正是美国想要招募到自己一方的那种民族主义领袖,为的是证明殖民主义过后的国家在民主氛围下要比在共产主义阵营内过得更好。

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

真相逐渐显现——但是很缓慢。当纳赛尔在1956年7月亮出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的大招——多兰称之为埃及“宣布独立”——英国要求美国加入英法发动的战争,以夺回殖民时期的这一宝贵战利品。艾克(艾森豪威尔的昵称)对此表示反对。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给出的建议是:“整个阿拉伯世界都会联合起来反对。”如今的读者会由此想到:如果小布什当年在攻打伊拉克之前得到同样的建议该有多好。或许这是个明智的建议。可是纳赛尔一旦在美国的不干预政策下畅行无阻后,会继续煽动阿拉伯民族主义力量,并对以色列发动另外两场战争。终于艾克明白了。小布什和奥巴马几十年后也会明白,他们没有能力让美国在阿拉伯的舆论中成为正义的一方。

美国价值观误区

《艾克的赌博》是一部研究透彻、论述严密的外交史著作。它让我们重回美国曾在中东能够做出切实选择的那个时代,当年,外交基本上掌握在外交官手中,美国政府内的“明智之人”则试图做“明智之事”。我们如何来理解他们的失败?多兰告诉我们,艾克最终将苏伊士运河视为自己“重大的外交政策失误”。他不该阻止英法采取行动,也不该与埃及一道对付以色列。

多兰最后回访这段历史,不过这一次艾克已经变得明智。这个艾克会与他的欧洲盟友一道“粉碎纳赛尔战无不胜的幻想”,今儿证明纳赛尔提出的革命性的泛阿拉伯主义是靠不住的。当然,如果回到过去,小布什会在伊拉克做一些国家重建工作,而奥巴马则会在2014年对“伊斯兰国”组织给予更大的重视。所有人在事后都会明智起来。但是就连像艾森豪威尔这种精明的现实主义者有时也会上当,部分原因是他们自己希望这个世界对美国价值观和影响力的接受程度要高于实际的情况。在中东,美国领导人比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更容易陷入这个陷阱。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0月7日文章,作者:詹姆斯·特劳布)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美国总统 中东政策 中东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