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倒”下去,特朗普怎么站起来

观察者网   李海默   2016-09-14 11:05  

9·11纪念活动上,希拉里提前退场,曝光的视频显示她是被手下扶上车的,在车前还疑似“晕倒”。虽然她很快戴着墨镜“精神抖擞”地出现在镜头前,团队以“肺炎”作解释,但各种猜测点爆了网络,甚至有人判定希拉里的眼镜是“防闪光”的,或许与癫痫病有关;NBC电视台则质疑希拉里是否有意隐瞒了健康问题。

希拉里在车前疑似“晕倒”,众人上前扶持

希拉里“倒”下去了,但这类突发事件能产生多大的影响,是否会持续到大选,很难断言。特朗普及其团队或许也深知这一点,因此没有对此大做文章。特朗普如果要赢,不能完全指望对手犯错,需要采取切实的措施,挽回此前相对不利的局面。下面就为近期的大选选情“复盘”,看看特朗普的形势如何,听听与笔者交流的美国政治学者是如何支招的。

仔细研判目前的美国大选形势,综合各家民调机构情报结果,我们可以发现在7月下旬一个很短的时刻,特朗普的确是反超希拉里的,但很快便又沉沦下去,且两者之间差距迅速拉大,一度相差近八个百分点,当时媒体甚至一度揣测共和党可能面临到底要不要临阵换帅或者干脆集体跳船的抉择。

但接下来又是峰回路转,进入8月底9月初,特朗普开始表现得更为审慎小心,也带动其选情上涨。CNN最新民调测验结果,特朗普大约有35%的可能当选,而希拉里则有65%的可能。这比8月中最低谷时,特朗普仅有14%可能性胜选已经好了许多。而最新公布的CNN/ORC民调更显示,在表示可能会投票的选民中,特朗普支持率领先希拉里2个百分点,45%比43%;在已经确定注册过的选民中,希拉里则小胜特朗普3个百分点。

9月6日公布的CNN/ORC民调

仅就目前数据而言,还绝对不足以像国内某些媒体报道的那样断言“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经领先于希拉里”,如果接下来整体事态及两方战法一路基本持平,应该还是希拉里更可能会赢。一系列的数据会支撑这一点,比如,大约51%的民主党人对希拉里应该会赢感到乐观,而只有大约41%的共和党人对特朗普应该会赢得大选感到乐观。

到目前为止,最保守的估计仍认为在最后全国选举人团票中希拉里将得大约287票,而特朗普只能得大约251票,而通过总统门槛需要的是270票,至于那些更加激进的分析,希拉里就会赢的更多了。

一些美国政治分析人士发现,希拉里阵营方面目前主要策略之一就是回避媒体(press dodging)的集中曝光,说白了,也就是希望将媒体的镁光灯一直聚焦在特朗普是如何自毁一事之上,而希望媒体不要将焦点从此事上有任何的转开。希拉里选战团队人士明确说了:“这并非警惕小心(caution),这实际就是一种自我规训与自我纪律(discipline)”。

希拉里团队这么做是非常机智的,因为大量民调数据已经充分显示,约56%的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对希拉里可能成为总统的前景感到忧心,近60%的普遍选民说他们对两党候选人都不算满意,而70%左右的选民认为希拉里为人处事不够有诚信。这些数据下,希拉里最好的策略当然是要全力曝露出特朗普关键性的不足与缺失,才能凸显出自己虽然不理想,但相较而言却又能大为占优的特质。

不错,特朗普所提供的那种赤裸裸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市场个人主义图景,和他的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口号在当今美国社会和美国选民里都很有销路。这一方面是因为无可讳言,如今的美国的确面临一些政经结构性问题,而另一方面,也与特朗普精明强干的行销手法高度相关。

早就有人抱怨特朗普的崛起与近年美国传媒文化界盛行的“放空思想的娱乐至死”(mindless entertainment)倾向及氛围高度相关,这不是说特朗普揭示出的一些结构性问题全系空穴来风,但是特朗普的整个风格就是将对于若干重大问题的深刻揭示与他独有的不负责任的夸张性、攻击性叙事手法联合起来,反复热炒,却很少沉潜下去着手构思务实稳健的渐进式解决方案及政策纲领。

唐纳德·特朗普

任何研究美国政治的人都知道,党内初选与全国大选的选民严格说来有着非常大的区别,如果一个党内初选的获胜者不能成功转化为一个全国大选的有力竞争者,那么对于主要政党来说基本就是灾难。

现在特朗普想打败希拉里的胜算真的不大,如果他真想赢得大选,则至少要在四个选情激烈胶着的关键州——包括俄亥俄、佛罗里达、宾夕法尼亚与北卡罗来纳——获得全胜才行,而现在特朗普在这些州份里虽然是有些持续的战斗力,但是却仍均属落后于希拉里。

在面临两年一度联邦参议员改选的10多个州里,除了纽约和印第安纳州之外,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候选人获得的支持率都比特朗普要高,也就是说,特朗普都在那儿起拖后腿的作用,而特朗普本人来自纽约州,副手彭斯来自印第安纳州,也就是说,在这两州没扯后腿可能还是因为有老乡光环的加持。

一般而言,主要政党都希望总统候选人能带旺本党国会选情,但以特朗普目前这种表现,恐怕极难做到,甚且有一种比较大胆的预测说,搞不好特朗普如果最后惨败的话,共和党连国会众议院的多数地位都有可能会失去。

也正是因此,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目前特朗普在做的事情与其说是想让自己赢得大选,不如说是希望将更多媒体焦点聚集于他个人身上。也就是说,成败对于特朗普可能并不真正介怀或萦绕于心,他更看重的是如果失败了,如何能从失败中找到自己的获利点,也就是所谓“在失败中胜利”(winning the defeat)。

也许对于特朗普来说,如果最后结果是共和党同时失去总统与参议院多数地位(这还不算是我们可以想到的最坏局面),但他自己仍获得了充分的曝光度和关注率,那就根本不算是失败,因为那时他完全可以归咎于共和党对于他辅选不力,而非他自己的实力问题,而对于共和党整体的前途问题,他更是不必关切挂怀。再若联系到一些特定人士一直坚信的“特朗普是克林顿家族布下暗桩”的阴谋论,以上的可能性就会变得更大。

总之,如果特朗普一味只追求以说经不起严肃推敲的意气之辞来持续吸引媒体曝光率,将此类炒作视为生涯的成功点,就可能正中了希拉里希望躲避过多媒体曝光的下怀。

特朗普明确说过:“我不想要任何改变”。不过,仔细观察就可看到,特朗普最近也的确有所调整,他已经于八月中公开谴责了狂妄自大并非一种正面行为,并为自己之前说过的一些对特定人群有冒犯意味的话表示后悔。美国著名政治分析网站POLITICO的文章感叹,特朗普这么做虽然是聪明的,却可能已经太晚了。因为从他基本毫无疑义拿下共和党提名那天(亦即真正有力党内竞争者全部退选那天)算起,到特朗普发表如上的回调式言论时,中间宝贵的107天已经迅速流逝掉了。

唐纳德·特朗普

那么,如果特朗普真想赢,他到底该做些什么呢?就此问题,笔者也请教了一些美国政治学者的看法。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系的Robert Shapiro教授向笔者介绍道:在他看来,特朗普如果真想赢,则必须要继续批评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时的邮件门问题,奥巴马政府外交政策上的失败和由此带来的海外动荡,他要继续聚焦批评民主党人对于执法部门的支持力度不够,以及在现行奥巴马健保体系下的健保交易行为中,大的保险公司是如何加速离场的。特朗普还必须在15个主要的激战州分中加强选战团队组织,并投入更多广告宣传,现在希拉里在这一方面正遥遥领先。

宾夕法西亚大学政治学系的Jeffrey Green教授告诉笔者,在他看来,特朗普若想满血复活,最有可能的机会系之于二事:1,如果关于希拉里邮件门、克林顿基金会等事项的调查导出了更多可被坐实的丑闻;2,如果特朗普在接下来的两党候选人辩论上表现异常出色的话。否则,如仅仅只是停留于频繁更换选战团队层面,恐也对全局大势无济于事。

纽约大学政治学系的Pasquale Pasquino教授则认为,自从Ross Perrot在90年代冲击总统大位以来,超级富翁们在美国竞选总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特朗普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竟然真的成为了共和党的提名候选人,由此可见现在的共和党是如何地缺乏强有力的候选者与如何深刻地面临着分裂。Pasquino教授觉得特朗普不大可能赢,因为特朗普只能代表一小部分美国人,而他的立场几乎冒犯了其他各种美国少数群体,而一旦这些少数群体叠加团结起来,他们就会是携手反对特朗普的大多数了 。

安格拉州立大学(Angelo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学系助理教授亨特(Bruce Hunt)先生也向笔者谈了他的看法。他觉得接下来的三场两党候选人辩论是最关键的,所有其他要素都可被视为对这三场辩论的铺垫。对于特朗普而言,他必须同时追求两个看起来很难彼此调和的目标,即一方面看起来要很有风度、自制力和修养,而另一方面则又要非常恶毒地攻击希拉里的人格特质。    

里海大学(Lehigh University)政治学系研究美国政治思想的Richard Matthews教授说,特朗普需要解决的一大问题就是如何控制他的情绪。但Matthews教授认为现在判断大选最终结果可能还是言之过早,因为希拉里的确在美国民众中比较不受欢迎,也绝对算不上是一位无瑕疵的候选人。相比之下是有很多人认为特朗普更为真实,而特朗普也应和着如今席卷欧美的对于移民、全球恐怖主义和中产阶层衰落等现象的厌恶与惧怕情绪。

如果特朗普做到以下三事,Matthews教授认为他将仍有胜算。第一,为了保持所谓的“真实”形象,特朗普必须时不时出来做回他自己,尤其是要延续对希拉里的夸张攻击风格,而对于奥巴马总统,和之前的联邦法官、阵亡军官父母等的那一类肆意批评行动则必须要停止下来。

第二,特朗普需要继续在希拉里缺乏诚信及国务卿任内不当行为等事上持续挑战她,特朗普需要投放更多的选战广告,并在社交媒体上更多发声,而且特朗普应该借鉴桑德斯前期竞选时采用的若干策略。

第三,也是最关键的,特朗普必须力争去赢得辩论,这也就意味着特朗普必须能够从细节上详尽地讨论国内与国际事务各项重大议题,而不仅仅只是发出一些缺乏事实根据的随意攻击而已。也就是说,特朗普必须要表现得非常有总统风范才行。

Matthews教授坦言,特朗普非常自恋的行事风格也许将使得他很难采取以上诸种选战策略,但是如果他愿意并能够采纳这些策略的话,他将仍有可能成功冲击总统大位。

不同的美国政治学者从各自专业角度提供了以上若干精彩分析,美国总统大选真正的战斗号角已经吹响,接下来就是两个多月的紧张鏖战直到11月选举结束。且让我们拭目以待这场大戏吧。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希拉里 特朗普 美国大选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