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俄罗斯丹麦开撕看中国在北极的被排挤

独家网   朱东法   2016-09-14 11:18  

在国际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中菲南海仲裁风波刚消停下来,俄罗斯和丹麦关于北极的领土争端又闹将起来。俄罗斯和丹麦都声称对北极点和罗蒙诺索夫海岭拥有领土主权,俄方寻求与丹麦进行谈判,丹麦拒绝对话,并致力于将此问题提交国际机构寻求解决。

北极的地缘政治之所以比南极那边更为敏感,主要是因为北极圈内存在着8个国家(分别是俄罗斯、美国、加拿大、丹麦、冰岛、挪威、瑞典、荷兰),而南极圈内没有任何国家。这八个国家瓜分了北冰洋的整个海岸,而俄罗斯在北冰洋的海岸线最长。

可以说,俄罗斯在北极地区可以非常有底气地拿出很多“自古以来”,我们不妨简单梳理一下俄国的北极经略史。

早期,俄国对北极的探索主要是民间活动,比如西伯利亚的哥萨克,其足迹于17世纪中叶抵达科雷马河,主要是为了获得更多的毛皮、猛犸象牙等值钱物件。彼得大帝登基之后,经略北极成为了国家战略。他创建的海军和俄罗斯科学院都为北极的勘探活动提供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智力。

1741年,俄罗斯人发现了阿拉斯加及其附属岛屿,成为第一批登陆的西方人,并将此地纳入俄罗斯帝国版图。(但遗憾的是1867年俄以白菜价把该地卖给了美国——要不然现在美国也不会成为北极圈八国俱乐部的一员——俄罗斯人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其在北极攫取更多领土的意愿多少与此有关。)

苏联时期,对北极的科考工作取得一系列重大成就。1934年,发生了著名的点燃苏联甚至世界对北极科考热情的“拯救切留什金号”事件。那一年,满载一百多名船员的苏联科考船“切留什金号”被坚冰封锁在了北极,一百多名船员从船上撤离到浮冰上,科考船随即沉没。苏联当局决定对在恶劣环境中垂死挣扎的科考队展开空中救援,最终,飞行员驾机在北极浮冰着陆,将幸存的百名船员悉数营救,创造了航空史上的壮举。此事在当时的世界上引起巨大轰动,科考队队长还被邀请到美国进行了巡回演讲。此后,苏联迅速首次在北极建立了科考站、气象观测站。苏联对北极只争朝夕的开发从一些岛屿的简单粗暴的命名也可窥探一斑,如“北极研究所群岛”、“中央执行委员会公报群岛”······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北极玩得越来越绝,先是用核潜艇从北冰洋发射洲际导弹,然后开深海潜水器在北极点的大洋底部插上钛合金国旗宣示主权······

可以说,俄罗斯这头北极熊在北极地区那真的是无可争议的一霸。

不得不提的是,北极现在变得越来越重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其航道价值越来越被突显。目前,欧洲和亚太的航线主要走三条线:经苏伊士运河、经巴拿马运河、经非洲好望角。如果北极航道可以正常航行,上述航程至少可缩短四成。其实北极的航道价值一直存在,从很早就被反复论证,其之所以在现在变得更加现实,是因为现在全球气候变暖使得北极水道通航的可行性越来越大。

因此北极地区注定充满了政治博弈以及更具有排外性。我们知道,现在我们也在开展对北极的研究,也有了针对北极地区竞争的战略设想,但这么多年来,作为一个域外国家,我们对北极的介入是相当有限的。几年前,俄罗斯曾经表示:“俄政府不希望中国介入北极事务,环北冰洋的美国、加拿大、挪威等国与我方立场相同。”很显然,北极八国在北极问题上希望划定一条底线,即一致对外、关起门来较劲。

1996年,北极圈八国在加拿大渥太华成立了“北极理事会”,这相当于一个北极瓜分协调机构。八个国家本希望借此机构在北极实施封闭式瓜分,但是八国中的一些弱势国家在关门内斗中顶不住了,开始寻求北极问题国际化。于是,这些国家顶住压力在机构中设置了“北极理事会观察员国”这一席位,开始接纳一些北极域外国家入会。中国直到2013年才成为正式观察员(观察成员也分为永久观察员和正式观察员),这背后,一边是中国积极努力的争取,一边是俄罗斯不遗余力的反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虽然一直态度鲜明地反对域外国家介入北极事务,但是其现在的北极开发,却不得不倚重中国这样的资金和制造业大国。比如说俄罗斯雄心勃勃的亚马尔半岛液化天然气项目,其项目股份的三分之一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和丝绸之路基金等中方股东所持有,其“模块化施工”中的近四百个模块,绝大多数需要中企来建造。)

2003年,俄罗斯议员兼探险家奇林加洛夫在北极对天鸣枪,宣称:“这是我们的北极,这是俄罗斯的北极,俄罗斯旗帜应当飘扬在此。”当下,在与俄领土争端中,丹麦这个童话王国该怎么办呢?

白发渔樵歌曰:南海难,北极悲,南海有绿龟。南海喃,北极北,北极有炮灰······

(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北极 俄罗斯 丹麦 中国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