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博弈:美国压力之下,中国该如何应对

经略研究   蓝水   2016-09-12 09:29  

近些日子网上流传了一篇据说是金灿荣教授关于南海问题讲座内容的整理稿,被冠以诸如《中国人民要做好迎接战争的准备》、《北京决心已下,事关美国国运》等“铁血风格”的惊悚标题广泛传播。纵观该文,其核心论点在于中国在南海已经建成了西沙永兴岛、南沙永暑岛两个战略支点,下一步很可能是在黄岩岛继续填海造陆建设新的战略支点,并以这三个战略支点为依托控制南海并据此划定领海基线从而将南海变成中国的内水,这一举动将会使中美摊牌的节点大幅提前——从逻辑上说,这个中国把南海变成内海从而引发中美冲突的逻辑链是完整且可信的,但是对于这个逻辑的起点——南海到底能不能变成中国的内水,中国需不需要把南海变成中国的内水,却存在相当大的商榷和争论的空间。笔者无法去考证这篇网传文字是否真的出自金灿荣老师之手或是真实反映了金灿荣老师的观点,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继续从该文中获得一些新的思考和进行一些不同观点的争鸣。

一“内水”是什么?

在网传文章中,“内水”或“内海”这两个词作为最核心的论据关键词,出现的频率相当高,几乎可谓是贯穿全文,而且在该文所表述的语境中,基本可以认为文中的“内水”和“内海”所表述的是同一种语义。在讨论该文的观点之前,有必要对“内水”的概念做一个简要的剖析。

“内海”这个词的英文叫做inland sea,从这个英文就很容易顾名思义地理解,这是一个地理性的词,指的一个封闭或半封闭的海域,比如地中海、黑海、红海等,都属于内海;但是在中文上,“内海”有时候会与地缘政治搭上关系,比如中学历史课本上说的“罗马帝国占领了整个地中海沿岸,将地中海变成了自己的内海”,这里的内海,指的是只有一个沿岸国的封闭或半封闭海域,这个概念已经十分接近于接下来将要介绍的“内水”了。

“内水”这个词的英文很明显地不同于“内海”,它的英文是“internal waters”,两个单词都与“内海”相去甚远了,internal不在具有明显的地理性意味,waters指的则是包括但不仅限于海域的“水域”。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定义,“内水”是“领海基线内向海岸一侧的水域”,领海则是“沿海国的主权及于其陆地领土及其内水以外邻接的一带海域,在群岛国的情形下则及于群岛水域以外邻接的一带海域”,由此可见,内水不属于领海,适用于领海的规则也不能适用于内水。一般认为,一国对内水的具有完全的排他的主权,简而言之,就是一国对其内水及内水上空享有与其陆上领土及领土上空完全等同的权利。

二美国说的“航行自由”是真的吗?

网传文章上说,如果中国把南海变成了中国的内水,就会导致中美提前摊牌甚至全面冲突,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合理、真实、可信、准确的预测,因为南海变成中国的内水触及了美国的核心利益,完全值得美国人挥舞起武力的大棒。 一些人简单地以为,美国及其盟友是“打着维护航行自由的旗号”在南海搅局以遏制中国崛起——这个看法不能说不对,遏制中国崛起可以说是美国在冷战结束后一直延续至今的一项基本国策,而且随着中国崛起的势头越来越强劲,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决心也越来越坚决,为这项国策所投入的各种资源也越来越多,但是不能忽略的一点是,遏制中国崛起当然是美国对外政策中极端重要的一部分,但是这毕竟不是美国政策的全部——美国当代对外政策的比较准确的总结应当是“维持现有的以美国为唯一霸权的国际秩序”,遏制中国崛起是在这个大的目标下的一个小目标——即美国的政策逻辑是“中国可能威胁美国现在的霸权地位,所以要遏制中国”,同样的,美国也在其它领域采取各种手段维护其霸权地位。在海上安全战略上,美国的基本政策是要求其海上力量有力地控制全球的十六条关键航道,以维持其不论平时或战时都能实现“航行自由”,这里的航行自由包括两个方面的含义,一个是在军事上美国要具备随时利用这些航道向世界各地自由投送兵力的能力,另一个是在经济上美国要保证这些航道上民用船舶能不受限制地进行国际贸易运输以维持美国和世界经济的稳定——这倒不是美国人良心发现关心起了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而是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它的确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世界经济来为其国内的经济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1.webp

在美国人要控制的十六条关键航道中,有三条与南海紧密相关——其中一条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位于南海西南方的马六甲海峡,另两条则巽他海峡和望加锡海峡。巽他海峡位于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之间,联系了印度洋和巴拉望海;望加锡海峡位于苏拉威西岛和加里曼丹岛之间,联系爪哇海和苏拉威西海——这几条航道是目前欧洲、中东、非洲、南亚与东亚、西太平洋地区的最主要海上贸易航线——具体来说,主要有三条线路,一是经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然后向北到达中国南方港口或是继续穿台湾海峡到中国北方港口或其它东亚国家,这也是现在大多数船舶最常走的航线,因为航程短可停靠港口多,经济性在三条航线中最好;另一条是穿过巽他海峡再向北进入南海,接下来与第一条航线一致;还有一条则是经巽他海峡、爪哇海、望加锡海峡、苏拉威西海、苏禄海再进入南海——当然,还有一条理论上存在的航线,即从苏拉威西海向东北方航行进入西太平洋再折向西北或北方前往目的港,但这条航线航程较长、出苏拉威西海后基本没有大的商港可供停靠,因此经济性很差,几乎没有船舶选择这条航线——由此可见,如果说这些海峡是东亚海上交通的咽喉要道,那么南海就是这些要道交汇的十字路口,一旦南海这个十字路口被堵住,整个东亚的海运格局都将因此而改变,大量船舶将不得不选择最糟糕的西太平洋航线,海上贸易的成本必将大幅上升,甚至可能直接严重威胁一些外向型经济体的长远发展——不巧的是,美国在东亚的小伙伴们如日本、韩国以及与美国关系不明不白的台湾,恰恰都是严重依赖外贸的经济体。

 此外,如果读过百年前的美国人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所写的“海权三部曲”,我们就会发现其实这里所谓的“航行自由”是有双重标准的,它特指“属于美国及其盟友的‘航行自由’”,一方面,为了美国及其盟友的航行自由,就必须限制敌方的航行自由的,不能让敌人的军舰到关键航道上来捣乱,另一方面,马汉在书中明确指出,控制航道是为了控制贸易。即限制敌方的航行自由并不仅限于限制敌方军舰的航行自由,必要的时候还要限制敌方民用船舶的航行自由——当然,今天的美国人还是要脸的,不会像几百年前的英国人一样给海盗发执照来打击对手的海外贸易,但是小动作却是不断的,远一点有1993年针对中国的银河号事件,近一点的则有近些年层出不穷的美国跟踪朝鲜货船事件,平时搞一些这样的小动作倒未必会真的对相关国家的贸易造成太大的打击,但是这种“上眼药”的行动所展示出来的是美国有能力在必要的时候切断一个国家海外贸易的事实,这迫使相关国家(特别是对海外贸易依赖较大的国家)在制定可能危及美国利益的一些政策时将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当然,美国在南海把水搅浑,挑拨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特别是通过将中国对南海岛礁的诉求夸大为中国对整个南海的可能危及“航行自由”的过分诉求来把中国抹黑成一个“侵略扩张的霸权”,甚至让一些国家产生过度的恐慌,认为一旦中国在南海的“扩张”遂了心愿就会得寸进尺继续侵略扩张——等等这一系列的行为,的确都是为了在中国的崛起之路上使绊子找麻烦,以达到遏制或延缓中国崛起的目的——笔者完全认可上述的这些判断,但这并不是说,美国和它的盟友们所说的“航行自由”就是不可理喻的鬼话,就可以在研究南海问题时将“航行自由”置之不理——恰恰相反,航行自由是一个完全合理的且十分值得关注的诉求,而且是一个可以分化美国和它的小伙伴们的关键——美国的盟友们可以不在乎中国是不是崛起,但是他们肯定在乎他们的船舶在南海能不能自由航行。

我们应当充分理解和尊重相关国家关于航行自由的诉求,正如外交部多次表态中说的,现在世界各国的船舶在南海的正常航行并没有受到干扰,中国支持在南海的自由航行,也是南海航行自由的坚定维护者——这几句话不能简单理解为外交辞令或是对相关国家的安抚,也不能仅仅是一个政府的官方立场,而应该是所有参与讨论南海问题的专家、学者、外交官和民间人士的基本共识。

三中国真的要把南海变成“内水”吗?

关于中国在南海的诉求到底是什么,目前不论是国内还是国际上争议都比较大,争议的根源在于不论是国民政府发布的十一段线还是新中国发布的九段线,都没有声明这条线究竟是一条“什么线”——但是大体来说,对于南海九段线的解读有三种:一个是领海说,主张九段线以内的海域皆为中国领海,其依据是年代较近的海洋法公约不应约束于更早的十一段线(九段线),因此将九段线解读为由历史权利继承而来的领海线能将中国利益最大化;另一个是历史海域说,即主张中国虽然不对九段线内的海域拥有主权,但是由于中国历史上对这一海域的长期管辖和开发,中国应当优先享有渔权、矿权等经济权利和与这些经济权利相对应的部分行政和法律管辖权;第三种则是传统疆域说,主张九段线并不与海洋权利直接挂钩,而是认为九段线是对位于南海的陆上疆域的概括,中国通过这条线标定的是中国对南海上岛礁等陆地领土的主权,在海洋权利上,则主张在这些岛礁领土的基础上依据现有的海洋法公约确定应该享有的海洋权益。目前比较主流的是后两种说法,而由于历史权利和现代海洋法的衔接以及可行性方面的问题,认同第一种说法的人不多——但是即使是这个最激进的“领海说”,也实在比不上那篇网传文章的“内水说”刺激,其可能产生的后果,也远远没有这个足以令人“刷新三观”的“内水说”严重。

2.webp

在本文的第一部分,笔者就尽可能地对“内水”的概念作了一个详尽、准确的介绍,为的是说明内水所具有的特殊的完全排他的法律地位——一个国家的主权范围通常涵盖于其领土、领海和领空,但是海洋法公约对领海有一个特殊的“无害通过”的规定,就是说外国船舶可以再不危害沿岸国利益的前提下从它的领海里通过,实质上就是为了确保航行自由而在不危害沿岸国利益的前提下稍微限制了沿岸国对领海的部分权利。但是内水不属于领海,所以无害通过也就不适用于内水——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中国宣布南海为“内水”,那么根据公约的规定,别国船舶在进入南海前必须完全按照中国的国内法行事,并且需要获得中国的许可(无害通过通常不需要沿岸国许可,但一些国家要求军用船、政府船舶等提前报备或报批,这一点存在一些争议)。

对于往来于南海航道上的各国各类船舶来说,他们的航行自由显然就因此受到了损害,而对于中国自己来说,这样的举动无疑也会大大增加相关职能部门的工作负担。 如果中国将南海划为内水于法有据,那么即使国际上有一些微词和压力,也不至于闹出什么太大的冲突。但不幸的是,将南海划为内水只是网传文章作者一厢情愿的臆想,完全不符合海洋划界的基本规则。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笔者认为现行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在联合国坚决抗争的结果,它至少在法律和理论上扩大了沿岸国的海洋权益,甚至平衡了内陆国应得的海洋权益,压缩了传统海上霸权的活动范围,使海洋权益的分配更加公正合理——这份公约是我们所执着追求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一部分,应当得到充分的尊重——只有美国那样的霸权国家,才会抗拒这样一份平等的公约。

 根据公约的定义,内水是“领海基线内向海岸一侧的水域”,即内水是基于领海基线而产生的,领海基线则是领海基点的连线——但是,并不是海岸线上的任意两个点或任意两个岛礁上的点都可以练成领海基线,而是要符合一定的条件,其中最简单的也是最基本的条件就是,这两个点的距离不得超过24海里——这也很好理解,公约规定领海的最大宽度是12海里,24海里刚好是两个基点各自所确定的领海边界的极限——这条规定使得各国不能利用相隔过于遥远的岛屿过度扩展其海洋权利,比如网传文章所说的把永暑岛、黄岩岛、永兴岛三岛连线作为领海基线以获得内水的主张,显然就不能成立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这个主张能够成立,那么美国是不是也可以主张依据“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关岛-南加州”一线将大半个太平洋划成它的内水呢?——这样类比下来,就能很容易地看出“将南海划为内水  ”的荒谬。

 一旦中国违背海洋法公约的基本规定,要将整个或者大部分的南海划为自己的内水,那么除了会与对南海航行自由有明确需求的国家产生不可调和的冲突外,更重要的是还会造成一个中国试图无限制扩张的口实——或许“口实”这个词不太准确,应该说,如果中国要把南海变成内水,那么就是在挑战基本的合理的国际秩序,就是在搞侵略扩张——南海的矛盾就会从一个简单的海洋和岛礁争议被激化成一个侵略扩张的邪恶的中国与反侵略的正义的多国联盟的全面冲突,所有相关的、不相关的国家都将坚定一个共同的战略目标,即遏制中国,而不是如现在的一些国家那样把遏制中国当成跟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在这样的冲突里中国将被空前地孤立,即使是曾经最坚定的老朋友,到时恐怕也会离中国而去——按照这个方向推理下去,中国将不可避免的陷入一场独自对抗全世界的非正义的战争,且不说这样打起来中国几乎不可能胜利,就算拼尽了国本打赢了,又能怎么样呢?

建国近七十年、改革开放近四十年的成果,是为了让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是为了让中国有能力去团结世界上一切受旧秩序压迫的人民建立起一个公正、平等的国际新秩序,而绝不是为了一点不该属于我们的利益而去搞侵略扩张,更不是要和全世界打一仗,须知道,打仗,是要死人的,打世界大战,是要死很多人的,至于核大战,毕竟还是打不起来的,笔者多年跟踪研究军事安全问题,在讨论中美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时的一个基本想定是中美即使发生冲突,也是可控的中小规模冲突,即中美一般来说都不会愿意拼尽国本地同对方去打一仗,在这个想定下,中国是有很大希望在一定程度上打痛美国迫使其知难而退的,但是如果涉及到了整个南海那么大的筹码以及中国在把南海划为内水时所表现出的过分的野心,很难保证美国不会拿出国本跟中国一拼到底——而在这个想定下,中国的常规军力恐怕很难招架住美国及其盟国的进攻,战争可能会很惨烈,对手的损失可能会很大,但是他们的技术优势最终会帮助他们打赢这场常规战争——当然,有一些人会认为核战争是一个可选项,但是不要忘记,这不是一场不可避免的保家卫国的战争,而是由于在南海的毫无道理的诉求所引起的非正义的战争,它本来从一开始就是能够避免的。 

网传文章的作者和支持者们可能会说,我们可以用“内水”“漫天要价”,至于最后怎么解决,还可以谈判桌上“坐地还钱”嘛。这显然是一种过于幼稚的看法。第一,“漫天要价”也应该是有限度的,在谈判一开始就直接开出一个比对方不可能接受的条件还要苛刻得多的条件,往往会显得很没有诚意,这样的谈判即使继续进行下去,也很难保持良好的谈判氛围,更难说取得什么积极的谈判成果了;第二,如今国际上对于中国在南海的诉求本身就存在过度夸大的情况,甚至有一些人真的以为中国就是要把南海作为内水来管辖——坦率的说,本文所谈的那篇网传文章,是笔者看到的第一篇提出将南海作为内水的文章,以前是从没见过这个说法的——本来没有的事情,国外却已经无中生有了,如今国内真的出现了这样的声音,不论这声音是来自官方、学界或是民间,恐怕都免不了要被有心人好好利用一番,再炒作一轮中国威胁论,大大地抹黑一把中国,使不了解中国南海政策的外国民众和那些制定政策的决策者对中国产生更大的不信任和敌意,这对于中国的国际形象是极端不利的,也使得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各界人士在海外就中国的南海政策所做的介绍、解释、沟通工作的成果受到了损害,同时还加大了以后继续通过沟通交流解决南海问题的难度;第三,把南海作为中国内水的观点不仅会在国际上产生问题,在国内也会产生问题,崛起中的大国往往容易犯民族主义过于高涨乃至发展成民粹主义的毛病,最强硬最激进的立场往往容易受到追捧,一旦中国在南海问题走到这一步,国家就很可能在民粹的裹挟下投入到前文所述的那种没有意义的不可能获胜的非正义的战争中去——退一步说,即使政府和执政党坚持顶住了民粹的压力,而采取了更稳妥的方式处理好了南海问题,那么在已经认定了“南海是中国内水”的那部分人眼里,这种稳妥的解决方式就成了“丧权辱国”,中国执政党在执政基础除了源于领导中国革命和促进经济发展之外,其中另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从遵义会议之后就具有的鲜明的民族主义特征,中国的执政党清除了外国势力对本党的干涉,然后一次次地领导国家击败了外来的侵略者,从而在人民中树立了极高的威信——而任何一次可能背上“丧权辱国”骂名的决策,都将动摇党的执政基础,或许并不足以使党丧失执政地位,但是却的确能够对党造成伤害——而这种动摇党的执政基础的可能性,又有增大了执政党被迫在民粹的裹挟下领导国家投入那场极度危险的战争的可能性。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南海博弈 南海 中美关系 金灿荣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