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为何西方政坛谎言铺天盖地?

天袁地访   天袁地访   2016-09-12 09:27  

习惯批评他国政治文明状况的西方媒体,常常极尽能事地揶揄他人,但在2016年,当大言不惭的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川普粉墨登场之后,他们顿时觉得自身的道德优越感荡然无存,9月8日出版的《经济学人》的封面文章就是以此话题展开讨论,西方的政治文化,所谓民主制度是不是进入了一个后真相,是不是真相和诚实品质已经不重要了?

1.webp

注:文中的“Post-truth”politics是一种较新的提法,暂没有正式的中文对应名称,有译作“后真理政治”,本文暂译作“后真相政治”,是一种不以科学、事实为依据,光凭情绪和感受来。

2.webp

川普先生离事实真相有多远?他曾说过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出生证明是伪造的,说奥巴马是“伊斯兰国”的创始人;说克林顿家族是杀手出身;说共和党初选的竞争对手的父亲,在奥斯瓦尔德刺杀肯尼迪之前和那位杀手过从甚密。

川普先生真是引领“后真相”政治文化的急先锋——但凡他言之凿凿的东西,都只是建立在“感觉是真的”基础上,却没有任何事实的依据。他这种厚颜无耻的说辞,非但没有受到惩戒,反而被视作他敢于向政治精英、权力阶层挑战的事迹。而且,他的这种行径并非孤例。例如,波兰政府中的有些人就认为在俄罗斯死于空难的前总统是被俄国人干掉的。土耳其政府认为最近那次搞砸了的政变的参与者是执行了CIA发出的命令。煽动英国脱离欧盟的阵营,也“警告”选民,土耳其很快要加入欧盟了,随之而来将会是一阵移民大潮;当然,他们最后也取得了成功。

如果您像本刊一样,也相信政治必须建立在事实依据之上,那么您一定也是忧心忡忡的。成熟的民主政体可以在内部建立起防御机制阻挡后真相的侵袭,而相对集权的,就很难全身而退了。

说谎成精

3.webp

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

政客撒谎成性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就撒过好几个谎,比如他否认美国当局给伊朗提供武器以交换人质;否认资助过尼加拉瓜的叛军。有些统治者,想要转移人们视线,掩盖自己的能力不济,就会去扭曲真相;而心有不甘的竞选失败者,也会指责竞争对手谎话连篇。

但是后真相政治并不简单是一群被打败的政治精英在那里哭鼻子这样的景象。“后真相”这个术语揭示出了这一新现象的本质:真相并没有被篡改,真相也没有被质疑,只是真相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在过去,政治谎言是构建人们内心对世界的错误认识。但是,像川普先生这样的人撒谎再也不是用这个模式了。他们根本不稀罕精英阶层会被他们说的话打动,因为这些精英,才是川普之流的目标选民既不信任也不喜欢,只会越发产生偏见的那个阶层。

4.webp

英国“脱欧”宣传

在此类选战之中,关键的是靠感觉,而不是依据事实真相。而川普这类政客的对手对川普之流越是表现得不屑一顾,只会使得“他们和我们对着干”这种思维模式生根发芽,而这种思维模式恰恰是川普这类外围政客候选人得以壮大自己的资本。而且如果你的对手一门心思要揪出你说的哪里不符合事实,那么你的对手就只能在你挑选的战场上和你厮杀。比如,在英国脱欧公投中,留欧阵营越是要抨击脱欧阵营说欧盟成员国每周要花英国3.5亿英镑(4.68亿美元)是夸大其词,那么他们把这个数字放在聚光灯下的时间也就越长了。

“后真相政治”的思想渊源

5.webp

“你想要真相吗?知道真相,你分分钟受不了。”

后真相政治有许多思想上的渊源。其中有些还是相当高尚可贵的。对现存制度和社会公认事实的质疑是一种民主主义的美德,不盲从领导者的怀疑思想是启动改革的第一步。苏东集团的瓦解正是由于民众敢于起来挑战官方的宣传机构而发生。

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也会有一些负面的力量。其中之一就是胸中的怒气。许多选民觉得自己被辜负了,被抛下了,而掌权的精英分子却越过越好。对于那些自私自利的技术官僚——这些家伙曾说过欧元将改善他们的生活,萨达姆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选民们对他们嗤之以鼻。在所有的西方民主国家,公众对于专家意见和现存制度的信任简直是一溃千里。

6.webp

谎言,yes;真相,no

后真相政治又因为媒体形式的进化升级而雪上加霜。新闻媒体的碎片化现状,产生出了一个原子化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谎言、谣言和八卦新闻以令人恐惧的速度传播着。谎言在网上广泛地传播,一旦进入一个成员间彼此信任的程度超过了这些人对任何主流媒体的信任程度的交际网络之中,那么谎言的传播速度很快就会追赶并超过真相传播的速度。一旦摆在眼前的证据和内心深信不疑的东西相悖,那么人们总是倾向于先把事实丢到一边。而倾向性太明显的新闻报道也难辞其咎。追求报道中的所谓“公平性”常常会导致通过牺牲事实真相而换来的虚假平衡。美国宇航局的科学家说火星上可能没人居住;而斯努克斯教授(Professor Snooks)说上面都是外星人。这倒还算是一种拿得上台面的见解。

政治一旦演变成了职业摔跤赛,那么就要整个社会来背黑锅。川普先生坚持认为奥巴马先生创立了“伊斯兰国”的言论,实际上让如何对付暴力极端主义分子的严肃辩论失去了舞台。政策是个复杂的东西,然而后真相的政治谴责那些政治操盘手利用这种复杂性作为一种障眼法来欺骗其他所有人。因此希拉里·克林顿的要求父母带薪休产假的提案最后不了了之,而贸易自由化的提议也淹没在要求保护本国经济的“共识”。

你们一定会这样想,这些靠坑蒙拐骗的企划案推销出去的政策一旦开始失灵,那些受骗上当的支持者大概会意识到他们走了邪路了吧。然而,后真相政治最糟糕的部分正在于无法依靠这种自我纠错功能。当谎言让政治体系失去作用,政治体系的糟糕表现只会使人们对既有制度产生隔阂,并缺乏信任,从而让后真相政治有机会来占据先机。

以真相为导向的政客(Pro-truthers)应当挺身而出

7.webp

纽约客漫画,图标上是“真相”这个词

为了扭转这一情况,主流政客需要找到一种能对之反驳的话语(被人称为“以真相为导向”的政客,或许是第一步)。保持谦恭以及承认过去的傲慢无礼也许会有所帮助。真相本身就有一种强大的力量。任何政客如果对不同的演说对象作出相互矛盾的承诺,很快就会被曝光到脸书和油管这样的网站上。如果一名官员在参加某次会议或者寻求竞选资助的事情上撒了谎,那么只要追踪他的电子邮件记录就能将他当场揭穿。

民主体制国家也可以通过内部的各种制度从“后真相”政治中脱困。独立的司法制度有其运行机制来确立真相(establish truth)(的确,川普夫人就要寻求法律保护来消减她关于早年经历撒的谎而造成的影响)。同样的,其他那些设立来颁布政策的独立实体,特别是那些利用科学手段的实体也能助力助攻。

***

如果川普先生在11月份的大选中失利,那么后真相政治可能会变得没那么有威胁性,尽管他实在把后真相政治演绎得过于炉火纯青,其后患还一时半会消之不去。但更让人忧虑的还是俄、土这样的国家,他们的统治者会用一些后真相政治的手段来让反对者闭嘴。那里的人民就好像被丢弃在一片谎言的海洋上漂泊,不知道什么是值得相信的。对那里的人民而言,这个新奇的所谓“后真相”政治无非就是老套的高压政策,换汤不换药。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西方政坛 谎言 体制 川普 希拉里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