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力挺微信,是时候山寨中国了吗?

刺猬公社   贾宸琰、金凯娜   2016-09-03 10:47  

8月9日,《纽约时报》在视频栏目发布了一段长达5分46秒的短片,短片唯一的主人公是微信。在这段视频中,曾不看好微信盈利模式和未来发展的《纽约时报》终于承认,微信已然成为了中国的超级应用(Super APP),并称中国将要改变互联网。

1.webp

Times Video 栏目于2016年8月9日关于微信的科普视频

从唱衰到承认微信改变世界《纽约时报》只用了两年 

尽管许多国内自媒体在转载这段视频时极力宣称“美国人民已被微信的强大功能折服”,但实际上,视频在介绍微信这款集无数功能于一身的强大产品的同时,也展现出隐隐的不安和讽刺。

视频伊始,《纽约时报》认为中国已经从一个“一度以廉价抄袭闻名的国度”(China, the land once known for its cheap rip-offs.)转变成了“未来的向导”(It’s actually became a guide to the future.)话音刚落,视频紧接着就谈到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大环境,调侃中国的互联网没有Facebook、没有Twitter也没有谷歌。这也是微信这款超级应用得以诞生的土壤。

“对应谷歌,中国有百度;对应YouTube,中国有优酷;对应推特,中国有新浪微博。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纽约时报》打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比方,中国的应用好比生长在大洋边上的环礁湖中的“怪物”,它们在不同的生存环境中发生了突变,但也和大洋中的生物有许多相似之处。

原本,生活在大洋中的人们不会注意到环礁湖中的“怪物”们,但突然之间,一些中国研制的功能强大到令人侧目,许多西方的应用反过来开始抄袭中国的“怪物应用”。

而后,短片设置了一个令人瞠目的场景,勾勒出中国人如何在微信一个应用上完成吃喝住行甚至给狗狗预约剪毛等等日常工序。甚至连很多每天微信不离手的中国人,看完视频后也不禁惊呼,哇,微信原来强大到这么可怕。

其实,就在两年前,《纽约时报》还撰文称“微信的估值依旧仅仅只能凭借预感”(Wechat Valuation is still just a hunch)。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外媒对微信都持不乐观的预期,并认为微信只是一款仿照和抄袭WhatsApp的中国产品。

然而,随着微信日益成为各路功能的集大成者,也随着中国多个互联网产品的崛起,外媒慢慢开始改变原来的态度,甚至开始好奇哪个产品会成为“西方的微信”(Wechat of the West)。

2.webp

《纽约时报》与微信相关的报道截图

看似力捧微信的外媒实则难掩心中的不服。在短片的最后,《纽约时报》暗示微信应用也存在隐患,少数人控制大量数据可能会为一个奥威尔式的世界埋下伏笔。

和《纽约时报》一样,将中国频出“超级应用”的现象归因于“外国应用被禁”的不在少数。在这些媒体看来,之所以微信、微博、优酷等产品能够在中国胜出,无外乎由于国外产品没有平等的竞争机会。

很有意思的是,美国科技类博客TechCrunch几天前撰文《外国科技公司能在中国取胜吗?》(Can foreign tech companies win in China?),并在开篇就点出事实:大多数科技公司在中国没有被禁,却依旧难与中国公司抗衡,比如eBay和亚马逊。eBay早在十余年前就被阿里巴巴打败;亚马逊在2004年通过收购中国本地公司卓越的方式进驻中国,但却无法建立统治性地位。

即便是在中国市场势头强劲的三星和苹果,更像是扮演“分一杯羹”而非“巨头独揽”的角色。而优步和滴滴出行的合并,则被认为是“优步在中国市场向滴滴出行投降”的举动。

从山寨到被山寨中国一共用了几年?

开宗明义,不好意思,小标题是个伪命题。尽管中国互联网公司在一些方面颇有起色,但要说中国从山寨国全方位转变为被山寨的一方,还为时尚早。

中国被“被山寨”的说法始于科技杂志《连线》(WIRED)英国版的四月刊。当时的封面人物选择了小米公司的创始人雷军。文章由该杂志主编大卫·罗恩亲自操刀。封面标题甚是抓人眼球:是时候山寨中国了!(It’s time to copy China)

“是时候山寨中国了。”面对曾经被指抄袭苹果的小米,该文如是说。

文章梳理了小米的发展历程,并援引雷军的话:“中国不再只有廉价制造业和‘山寨’货。这些年,小米的使命已经变成了改变世界对于中国产品的看法。”

说中国从山寨国开始变为被山寨的对象,有三点原因。

一是功能性的创新。近几年,不乏像小米这样从被指抄袭到“完美逆袭”的故事,比如微信。

于2009年5月推出的WhatsApp在2016年2月已经达到了10亿人次的使用量。由于WhatsApp上线较微信早,也有通讯功能,微信一度被认为抄袭WhatsApp。

然而近年来,WhatsApp的更新迭代速度跟不上微信,且不具备社交功能。微信则加快平台化的发展,不断引进各种增值服务实现盈利,同时在入驻海外的过程中,还会根据不同地域的文化习惯进行调整。渐渐地,微信的发展势头反超WhatsApp。

WhatsApp于2014年宣布被Facebook收购,2015年4月新增了语音通话功能,跨应用分享视频、图片和链接功能。而就在几天前,WhatsApp这个曾经明确表示过对广告模式厌恶的通讯应用要开始将用户数据分享给Facebook(脸书),继而让Facebook能做出更符合用户的广告投放。

这些不禁让人联想到微信已有的功能。以广告为例,从15年至今,朋友圈广告、公众号广告和QQ空间手机版的广告营收早已突破20亿。谁抄袭谁?成了不少科技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

3.webp

二是垄断性质带来的短期优势。《纽约时报》这样形容微信,它不仅是WhatsApp、Facebook、Skype和Uber,还是亚马逊、Instagram、vimeo和tinder,甚至还是一个集医疗、投资功能于一身的app。

微信能发展如此迅速,诞生在中国确实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微信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一道防火墙阻隔了WhatsApp和line、kik等多款即时通讯软件的竞争,除了同一家公司的聊天软件QQ,它实在是很无敌。第一批用户正是从QQ上进行了迁移,用户对微信这款软件有着天然的好感和信任。

Connie Chan在tech2ipo上发表文章称,微信值得关注的重要原因是它指明了Facebook以及其他消息应用可能的发展方向,预示了移动电子商务的未来同时还展示了作为平台和移动互联网入口所应有的样子。不过,要成为一个集大成的互联网入口,如果不是垄断给予的保障,微信很难一家独大,更别提能够率先做到集所有功能于一身。

再以阿里巴巴为例,在美国互联网从业者心中,它简直是美国企业到中国必须要遭遇的对手,它成功狙击了eBay在中国的发展,和雅虎关系密切,现在经营着亚马逊、微软都在做的“云”,还跑去美国上市。在电子商务这一块,让无数知名品牌又“爱”又“恨”。阿里系的产品从一个淘宝平台往外延伸,铺就一张大网。

投资资讯平台占据了阿里商业版图的重要位置,从新媒体到传统媒体,从大陆到香港。(点击链接,阅读刺猬公社往期文章《马云变身“马索斯”,即将收购南华早报 | 观察》)

三是用户使用习惯和版权意识的不同。与中国形成对比的是,外国的互联网产品功能比较单一。相比于一款软件多功能,他们更喜欢应用群,这也和它们快速发展有着重要的关系。无论是Facebook还是Twitter又或者是WhatsApp,仅凭相对单一的功能就获得了众多的投资和广泛的用户,似乎让他们放缓多元扩展的脚步。比如Twitter的图片功能滞后,Instagram就快速崛起了。在一些中国的用户看来,INS除了滤镜别无所长,毕竟连图片都无法下载。

这也和地域竞争有关。中国模仿软件的成本非常低,微信需要不断增加新功能来保持对用户的吸引力,而外国的版权保护则让软件开发公司“满足”于现状。就在不久前,Instagram推出“阅后即焚”就引起了Snapchat用户的抗议,认为这是一种抄袭。但是中国用户恰恰相反,当他们习惯了一个软件之后,就希望它什么都能做,比如尽管“足记”是第一个推出大片模式的APP,在美图也推出了同一种功能之后,习惯于美图秀秀的用户就会残忍地把“足记”删掉。

此外,外国人似乎更习惯于用一款软件解决一个功能需求。他们对软件有着比较“固定”的印象:INS是做图片社交的,领英是做职场的;但中国人没有一款软件只有一个主功能的概念,只要能用一个软件解决的事情,绝不再找第二个。这让微信成为巨头,也让其他的社交软件没有生存空间,哪怕阿里巴巴花了巨资设计“来往”。

Facebook和WhatsApp意图形成世界级的社交软件,铺成一张“大网”,将所有人都连接起来,微信则试图用软件本身来连接一个人的生活。在《纽约时报》的短片中,吃面,给小狗美容,打车这些生活小事都由微信连接,也许在外国人手机里需要用不同的app来实现。

虽然微信并没有放弃成为世界级别社交软件的野心,但似乎成效并不明显。在国内普及率极高的微信在国外并不吃香,使用微信的外国人依旧是小众群体,或在中国留学,或有一些中国朋友。刺猬君身边使用微信的外国人大都用中文发朋友圈,很明显,他们只在微信上联络中国朋友。

因此,虽然微信和小米确实在许多方面有令人眼前一亮的表现,但“山寨中国”却更像是一套为了新闻爆点而刻意为之的说辞。试想,一个曾经已经被说烂了的山寨大国,突然有了许多亮眼的表现,在许多功能上有了创新行为,这时候说它变身成为了被山寨的一方,着实有些反转和抓眼球的意味。好比新闻行业常常举的例子,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说中国山寨已经不是新闻,说世界山寨中国确实是个大新闻啊。

撇去几个令人咋舌的功能其实抄袭大国的帽子还没被摘下

客观来说,中国作为山寨国的属性仍未彻底改变。这种属性,有时深入骨髓连巨头们自己都很难意识到。撇去上述三个原因带来的先天优势,事实上抄袭大国的帽子依旧套在中国的头上。

小米在9月1日举行发布会,正式推出“小米支付”(MI Pay)。米……Pay……确实这个名字能让人立马联想到Apple Pay,但米Pay真的好听吗?如果把洋气的英文全部翻译成中文该怎么说呢?米支付?听上去有点像卖粮票的。那换个直译,米呸?好像也不好听。再以后,收营员可能就要拿着接收器问客户,先生您好,请问您用哪个Pay?画面还是很国际化的。

话说回来,山寨属性根深蒂固的例子实在太多了。如果去国内高校走一圈,就会发现许多大学生团队打着创业的旗号,研究着如何“拷贝”国外的应用和功能。比如,致力于情侣一对一社交的韩国应用Between,于2011年11月上线后有着极高的装机率。时至今日,如果你打开国内本土随后上线的多款恋爱应用,会发现许多理念和功能都与这款韩国应用极其相似甚至一模一样。如果说这是“异曲同工”“英雄所见略同”,刺猬君只能说,啊这实在是太凑巧了。

如果所有的领先都来自垄断,那我们该想想要不要这样的“领先”了 

尽管微信如此优秀,但《纽约时报》的视频最后还是给观看者敲响警钟——少数人控制大量数据可以为一个奥威尔式的世界埋下伏笔。

4.webp

这不是危言耸听。当微信功能越来越全面的时候,这个APP也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数据——包括个人隐私,生活习惯和爱好。数据掌握得越多,它就越了解用户,为用户推荐越来越符合其心意的东西,就像当初的第一批广告一样,被投放的人甚至还在沾沾自喜——因为是宝马或者香奈儿的广告出现在朋友圈中。

用户会越来越无法离开这款APP,深陷泥潭而不自知,一旦微信出现崩溃仿佛生活都要停滞。

微信也因此遭遇了很多麻烦。8月24日,微信上千用户因为轻信平台中购物商城的“高额返现”被诈骗损失千万余元,用户认为不管是传播还是支付都是由微信完成,腾讯有不可避免的责任,它没有对入驻的商城进行审核和监管。

垄断,意味着无限的责任和监管的困难。一旦一个APP过于强大之后,用户和APP之间的关系就会失衡,天平会向一方倾倒,再也无法恢复,更可怕的是,用户会逐渐习惯于这种垄断,改变自己以适应它,臣服于它。

最后受害的还是消费者——去哪儿和携程合并,旅游涨价;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外卖涨价;滴滴和Uber合并,尽管还不明显,但涨价已经成为必然。更可怕的是,不同APP背后,是同一家资本。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纽约时报 微信 山寨中国 WhatsApp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