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华人走上巴黎街头:什么是法国最昂贵的奢侈品?

长安剑   曹岳 长安君   2016-08-24 09:31  

“反暴力,要安全!反对种族歧视!”

21日,法国,数千张东方面孔涌上欧贝维利耶的街头。他们中,有入了法国籍的华侨,也有在当地打拼的中国人;有人手持法国国旗,还有人挥舞着五星红旗。游行人群一边用法语呐喊着,一边向校园路缓缓走去——在那里,半个月前,温州籍华侨张朝林遭三名北非裔青年暴力袭击,五天后,伤重不治辞世。

1.webp

(21日,法国华人上街游行,要求当地政府改善治安环境)

这场游行中,有的华人家庭男女老少齐出动,有的法国民众也加入游行队伍。这一波情绪汹涌的背后,长安君觉得,至少存在两个问题。第一,是事情本身的严重。张朝林遇袭身亡,已经演变为居法华人华侨感同身受的安全焦虑。第二,是当地政府缺乏魄力,如果政府能尽早加强治安,增补警力,惩治犯罪,如今,当地华人就不需要涌上街头,用游行示威呐喊的方式向政府索要本应该享受的安全感。

安全感缺失,当地政府如此“无力”,说明了什么?有人会说,法国经济不景气,政府没钱投入治安;移民政策过于宽松,这么多移民,政府根本管不过来……而长安君想说的是,今天民众安全感缺失与政府的无力,让法国人引以为傲的“自由,平等,博爱”精神狠狠打脸。

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口号——“自由,平等,博爱”——被奉为经典,如今还是法国国家格言。不过,今天的法国,真的“自由”了吗?真的“平等”了吗?真的“博爱”了吗?长安君没有看到。安全感一旦缺失,再振奋人心的口号,再波澜壮阔的图景,再看似触手可及的权利,都是水中月、镜中花。正如在游行中,有的华人说,请在“自由、平等、博爱”前加上一个“安全”。

1“自由”是如何被践踏的?

所谓 “自由”,也就是“所有人皆拥有的,做一切不伤害其他人的自主权。”说到“自由”,就不能不说“天赋人权”——这个思想由法国思想家卢梭发扬光大。作为“天赋人权”思想的集大成者,卢梭给18世纪的法国带来巨大震撼,他去世后,在1794年被供入先贤祠。卢梭认为,人们享受的最基本的权利——生存权,自由、平等、追求幸福的权利,获得人身和财产不受侵犯的权利,等等等等,应该是普遍的、永恒的。

但,小伙伴是否注意到,所谓“权利”,既包括生存权,又包括人身和财产不受侵犯的权利。然而,张朝林的悲剧,恰是因为这两项最最基本的权利没有得到保障。他生活在欧贝维利耶市,其所在的塞纳·圣德尼省犯罪率居全法国首位;该市拥有欧洲最大的华人服装批发市场,富庶的华人成为贫困的非洲裔不法分子的攻击目标;不是华人不呼吁,只是因为当地政府不重视,居民成分复杂、警力不足,治安收效甚微。张朝林遇袭地点原计划安置摄像头,但一直没有执行,所以现在连杀人凶手都抓不到。

实际上,法国治安混乱不是一天两天了。看看赴法留学小伙伴的亲身体会——

2.webp

(法国留学生吐槽巴黎本地治安)

连最基本的生存权都受到威胁,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都迟迟得不到保护。人权如此,何谈自由?

2 “平等”是如何被推翻的?

不管是什么肤色,什么种族,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平等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平等享受法律赋予权利。平等,本应受到法律保护。

移民政策上,法国似乎是“平等”的。有小伙伴说,拥有法国国籍的公民和在法国居留的居民,福利待遇是平等的——年轻人、老年人都可享受免费的公交、地铁;只要拿到居留证,即便没有工作,政府每个月也给你补贴;上国立学校,学费全免……多么“美丽”的“法国梦”!但实际如何呢?

把移民迎进国门后,作为“主人”的法国政府却“照顾”不周。由于缺乏管理,不少北非裔、东欧裔、亚裔聚居的社区治安混乱,“安全感”,似乎是这个国家最昂贵的奢侈品。正如参加游行示威的人所言,“这里经常发生攻击事件”。一名已在欧贝维利耶居住30年的教师表示,华人忍受种族主义已有多年,甚至小孩子都敢袭击他们。

3.webp

(巴黎地区“分区治安指南”)

由于“不平等”的治安环境,“分区治安指南”横空出世,根据指南,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哪些地方秩序井然,哪些地方乱的一塌糊涂。例如,第五区“拉丁区”,治安环境可以打五颗星,而位于巴黎东北部、被称为“小唐人街”的第十九区,治安环境却连一颗星都打不上。显然,各分区治安差距如此之大的背后,是法律无法真正捍卫平等。

这种不平等,最终导致了更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威胁”。孟德斯鸠在18世纪说的这句话,拿到21世纪同样适用。对华人群体的不公,同样是对法国社会所有人的威胁。治安混乱的地区,往往成为威胁其他地区的毒瘤。看看法国近来的恐怖袭击吧——查理周刊袭击案,去年11月造成上百人死亡的巴黎枪击爆炸案,以及前不久发生在尼斯的国庆夜惨剧。发动袭击的恐怖分子,恰好来自或藏身于那些治安混乱的少数族裔社区。可见,不平等,会让整个国家为之买单。

4.webp

(2015年11月发生在巴黎的枪击爆炸案)

3法国与“自由、平等、博爱”渐行渐远

一个国家的尊严和荣誉,“来自于对每一个公民的利益所作出的承诺和保障”。这是法国作家左拉的名言。反观法国政府,做到对公民的承诺和保障了吗?

无论是华侨,还是在法国工作的中国人,在当地勤恳工作,依法纳税,打理生活。按理说,他们有权享受与其付出所对应的公共服务,享受政府的保护,但实际上,他们的人身安全却被开了天窗!当他们握紧拳头,擦亮眼睛,坚决要求当地政府改进的时候,很显然,政府已经失职。

对于政府部门来说,不作为是一种腐败,甚至是最严重的腐败。在法国,“华人身上有现金”、“亚裔好欺负”的观念已经成为一种偏见;在巴黎北郊,针对华裔社区的偷窃行为一年内猛增三倍;每每问及社会治安,当地政府总是将责任归咎于来自东欧、北非等地的移民。敢问,如果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长期遭遇偷窃、抢劫,而政府却迟迟不解决问题,那么当地官员的椅子是否还能坐得安稳?

经济不景气导致的财政困难,能够成为为治安混乱开脱的理由吗?答案是否定的。很难想象,一个无法保障人们合法利益的社会环境会对经济发展有什么帮助。更何况,如果混乱的治安积重难返成为社会毒瘤,再次成为恐怖袭击的策源地,那么法国社会将面临灾难,更别提什么经济发展了。

5.webp

(法国街头暴力)

也许,你说,自由是有的,但这份自由却冒着生命危险;你说,平等是有的,但实际上却受到种种不平等的限制。如果自由、平等都没有着落,至于博爱,是真的看不到了。能看到的,只是这个国家与它所标榜的“自由、平等、博爱”渐行渐远的背影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