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政府为何要精心掩饰这个“惊天丑闻“?

长安剑   王燕薇 长安君   2016-08-20 09:26  

“我希望,能生活在一个好的国家里,获得自由,并且可以受教育。拥有一个更好的生活。”镜头前的女孩有点无奈地说:“但是,现在我们在瑙鲁。”

瑙鲁,设置有澳大利亚的离岸难民中心。难民们大多数来自索马里、伊朗、伊拉克和巴基斯坦。女孩便是其中一员。和她一同踏上瑙鲁土地的人,还有21岁的索马里难民侯丹和23岁的伊朗难民马苏马里。

祖国离乱动荡,西方国家的富强令人向往。难民们选择去澳大利亚。虽然来自不同国家,但长安君觉得,这些人的愿望很简单,就是:过上更好的生活。

然而他们并不了解这个国家。投奔的船只还未靠岸,难民们便被强制送往瑙鲁离岸难民中心,等待澳大利亚政府审理他们的避难申请。

在那里,侯丹和马苏马里,以及不知名女孩的同龄人们都经历了什么?我们无法知道全部情况,只能从英国《卫报》发布的2000多份,总长8000多页的“瑙鲁文件”合集中摘出的一小部分,管中窥豹。

1.webp

“瑙鲁文件”反映出离岸难民中心的实质是:“人间地狱”。在那里,铁丝网就是围墙;安保人员,就是看守“监狱”的“狱警”。

“监狱”中没有最基本的生活条件。据难民儿童回忆,下雨时,雨水会流进房间。而房间里,也不具备起码的卫生,蟑螂和老鼠到处跑。厕所脏臭,腌臜不堪。白天时,天气特别热,没有任何办法缓解高温。洗澡时间只有两分钟,且要不时受到监视。

难民不许拥有手机,他们只好用各种方法躲藏。孩子们说,不能被警卫发现,否则手机会被没收。被没收的不止手机,警卫经常入室,搜剿食物等所谓“违禁物品”。虽然从2015年10月起,瑙鲁政府允许居留者可以走出难民中心,但他们仍然面临宵禁、不许携带智能手机等禁令,并时刻被警卫监视。

2.webp

追求美好未来的憧憬,或许可以帮助难民们,在漫长的等待中坚持下去。然而情况并没这么简单。

公布的2116份报告里,高达51.3%的报告涉及儿童。文件包括59起涉及儿童的性侵案件,30起涉及儿童自残的案件,以及159起胁迫儿童自残的案件。而在报告所覆盖的时间段内,生活在该难民中心的儿童,仅占总人数的18%。难以想象,难民中心的工作人员以及当地人,竟然将欺侮凌霸的双手,伸向了孩子。

报告中记录了一名看守掐住小男孩的脖子,将他的头往地上摔了两次;有的小孩被打耳光,并被看守拿椅子进行殴打;还有的孩子被看守威胁要杀了他。

3.webp

在一份报告里,一名小女孩把嘴巴缝在了一起,她的痛苦,却招来看守的嘲笑。然而对女童,残忍不止如此,另一名不到10岁的女童,被迫脱光衣服,被一群成年人性侵。

性侵事件,特别是针对年轻女性的性侵事件,是这些报告中最常出现的问题。

一名年轻女性要求将淋浴时间从2分钟延长到4分钟,结果看守要求其“用性服务来交换”。还有看守告诉一名遭到性侵的难民:“强奸在澳大利亚很常见,没人会遭到惩罚”。

报告中有个极端绝望的故事:当一名怀孕妇女被告知,她只能在瑙鲁生产时。她焦躁地流下眼泪。“我要把孩子交给澳大利亚抚养,”她恳求,“我不想在瑙鲁的医院,或是这个肮脏的环境里生下孩子。”

4.webp

种种欺凌虐待,让孩子们的笑容消失了。

一位难民儿童的老师痛心地说:“我仍然记得第一次看见孩子们的时候。他们是那么欢实、活泼、顽皮、有趣。然而过了段时间,他们就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人。”

极端恶劣的生存条件和安全威胁,使其他难民们的心理,濒于崩溃。

一名难民问社区工作人员,哪儿能买到子弹,好让“别人来杀了他”;一名女性难民用削尖的铅笔割腕;一名少女在其母亲流产后出现幻觉,说有小孩要杀她……

侯丹和马苏马里,正是在这样的高压环境下,不堪忍受离岸难民中心的虐待,先后自焚。两人随后被送到澳大利亚进行救治。踏上这片国土,竟是以这样的方式:侯丹获救,而马苏马里则不治身亡。

5.webp

澳大利亚儿童精神病学家撒拉·马雷什称,这些悲剧本可避免,却因澳大利亚严厉的边境保护政策,一再发生。“作为儿童精神病医师,我拜访过很多被羁押在离岸难民中心的家庭,他们性命堪忧,” 马雷什说,“但对于政府而言,大多数人将他们视作威胁。”

那么澳大利亚政府,是如何对“瑙鲁文件”中记载的“人间地狱”予以官方回应的呢?

澳大利亚移民部长彼得·达顿称:他不能容忍发生在离岸难民中心的任何程度的犯罪行为。但他同时强调,“瑙鲁文件”中曝光的一些事件,实质上却是,难民不惜采取自残的方式,称其遭到所谓的性侵。而其目的,就是为了前往澳大利亚。

侯丹和马苏马里以命抗争,在一些人眼中,不过是“为了前往澳大利亚”。还是这位彼得·达顿,在侯丹接受治疗时说:“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如果难民前往澳大利亚接受治疗,治疗结束后,他们会被送回瑙鲁。”即使侯丹没有受伤,按照正常途径申请庇护获得通过,她也不会被送往澳大利亚,而是在巴布新几内亚或是瑙鲁定居。

6.webp

这种政策不是毫无来由。澳大利亚一直都沉浸在“难民危机感”中。1992年起,就已经开始对非法入境者,执行无限期“强制性拘留”政策。而瑙鲁离岸难民中心,则是前任总理约翰·霍华德对难民威慑政策的产物。难民中心从诞生伊始,就受到联合国严厉批评,认为它出尔反尔,违反了澳大利亚1989年批准的《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可是澳大利亚对联合国的批评置若罔闻,前总理托尼·阿博特,公开声称:“我认为澳大利亚人已经听烦了联合国的教训,尤其是在我们已经成功制止难民涌入的情况下。”

总理都这么不懂事,没人管管吗?“瑙鲁文件”一经公布,就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强烈关注,联合国难民署、相关法律机构和医疗组织,都对“人间地狱”的惨况表示了“严重关切”。

然而在澳大利亚国内,“瑙鲁文件”却没有“一石激起千重浪”

根据Google搜索统计,与同时发生的澳大利亚统计局官网被黑事件比,“瑙鲁文件”的搜索量少得可怜(红线为“人口调查网站被黑”;蓝线为“瑙鲁文件”)。

7.webp

以全澳发行大报《澳大利亚人》为例,近两天关于瑙鲁文件的报道只有2条,而关于统计局官网被黑的报道,有10条左右。

8.webp

9.webp

澳大利亚有的媒体,对此嘲讽道:“比起难民遭到虐待,这个国家更关心电脑故障。”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说到底,还同澳大利亚政府有关。

除了难民营政策,前总理托尼·阿博特还搞了个“国境维护行动”。这个行动神神秘秘说不清道不明,那是因为从2015年开始,该行动的的工作人员,有“封口令”管着,违犯者最多将面临两年监禁。

而瑙鲁岛的媒体管控也很严格。依据瑙鲁岛的法律,媒体签证是天价,要8000澳元。英国《卫报》记者咨询多次,都没有得到回应。一方面是让知情者住嘴,另一方面,则不让合法媒体知道消息,从而施加影响。“瑙鲁文件”在澳大利亚低调的原因,也就可以想见了。

瑙鲁离岸难民中心的问题,不是第一次被揪出来。2015年,联合国难民署要求澳大利亚,立刻将难民转移到人性化的、设施齐全的环境中。然而澳大利亚政府,却一直没拿出切实有效的整改措施。此事原本就信息不对称,缺乏媒体监督,大众在隐瞒下不发声,更是意料之中。所以当看到澳大利亚政府同其雇佣的难民中心安保公司——威尔逊安保公司,统一口径,信誓旦旦保证,将改善难民中心的条件,而承诺与事实刚好相反时,长安君呵呵,这中间究竟有没有黑幕?真是天知道。

10.webp

侯丹和马苏马里的惨死,不过是澳大利亚政府奉行人权“双重标准”的牺牲品。

 

澳大利亚从来就不打算接受他们,尽管它一向宣称,澳国的骄傲,少不了移民们做的贡献。然而当“移民”变成“难民”,一字之差,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人权,是任何一个人都应该具有的平等权利。它不会,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的身份、地位、年龄、性别等因素,就变成另一个样子,另一种待遇。

西方很多国家,对于判断其他国家文明与否,很有自己的一套标准,即:看其他国家的国民,是否能文明而人道地对待弱者。十分关心和保护本国公民的生命安全,认为伤害任何一个公民,都有违人权,一定严惩不贷;可当遇到外国人,尤其是难民中的老弱妇孺时,却毫不犹豫地选择抛弃这套标准,伸出虐待欺侮的双手……长安君真不知道,这种“双重标准”的“人权”,还算不算人权,有没有人权!

对于别国的所谓“人权问题”,澳大利亚政府质疑的声音,一直就没少过。但我们真诚希望,既然提倡“自由、民主和人权”,既然推崇“公平竞赛”,那么澳大利亚政府就应当首当其冲去保护难民的生命安全、向媒体公开“瑙鲁文件”的事实真相,这才不枉自己一贯提倡的尊重言论自由,推崇民主价值,维护社会公平。

在此问题上,事关国家荣誉,切不可有“双重标准”!

长安君最后说几句:一个人,如果去侮辱、欺凌另一个人的人格,乃至去伤害他的生命。这个对他人施以暴力者,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这和国籍无关。全世界有良知、有人道主义关怀的人,一定会站出来,谴责施暴者!保护受害人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澳大利亚 瑙鲁 瑙鲁档案 瑙鲁文件 双重标准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