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基辛格向我鞠躬道歉,因为我背后有强大的中国

文汇讲堂   陆诗怡,李念整理   2016-08-20 08:55  

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年轻一代往往更崇尚质疑,对“红色”话题内心自动留距,而在锦江小礼堂,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主讲《苦难辉煌: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会胜利》,其富有激情和缜密的2小时分享后,现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金一南少将的“敢讲、能讲、讲透”让年轻听友的掌声尤为真诚:本来以为会很教条,没想到这么生动、有说服力。讲堂连夜整编整场演讲,分上、中、下三篇,今日放送上篇,以飨读者。

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够胜利?这个题目很大。今天不给大家讲理论,讲一些切身的感受。

首先从别人的质疑开始,因为他们说中国共产党不能胜利。

1沈大伟:美国“中国通”的所谓中国崩溃为何只坚持了三个月

首先是沈大伟。美国著名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曾在南开大学和复旦大学求学,在北京大学获得国际关系硕士学位,是西方研究中国的第一个在中国获得硕士学位的,美国密歇根大学政治学博士。一口流利的中文,我们不能说他是一个亲华派,但是一个著名的知华派,对中国很了解,中央党校请过他讲课,我访美两次与他会谈。

1.webp

沈大伟,美国最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美国密歇根大学政治科学博士。

但去年3月,《华尔街日报》发表沈大伟的长文,“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正在到来的中国崩溃)。他在文章中说,“中国共产党统治的最后阶段已经开始,它退出历史舞台的速度将超出许多人的想象。有五点理由:第一,大批经济精英移民海外;第二,思想自由言论表达受限;第三,对执政党的忠诚不真实;第四,猖獗且难以根除的腐败;第五,经济体制改革举步维艰。这一切都证明中国共产党完了,且很快就会完了。”

文章是3月6日发的,我大概是3月10日看到的。我的第一反应是,哎哟,这沈大伟的脑子怎么突然“进水”了?我们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我们开展前所未有的军事变革,我们强力反腐,我们经济进入新一轮腾飞。你说我们完了?

该文发表不久,恰逢基辛格来华和我们会谈。中国国际战略协会副会长龚显福问基辛格,现在怎么回事,美国人又开始叫嚣中国崩溃论了?93岁的基辛格说不知道这个情况。

随后说,你们都是中国的大学者,不要看美国的小报,小报为了登广告赚钱,上面的消息都是不实的。得知消息来自华尔街日报,也算大人物的沈大伟后,基辛格一愣,但他不愧是一个资深政治家,稍过片刻就说了一句让我们恍然大悟的话“他想当副国务卿。”

基辛格一点拨,我们顿悟,原来沈大伟不是在处理学术问题,它成了政治问题。2016美国大选在即,2017谁将入主白宫,美国学界都在纷纷揣摩、迎合、投其所好。后来我一想,这个问题看来是世界性的通病。美国有“旋转门”之说,当年基辛格就是从大学教授变成了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沈大伟也想“旋转”一把,弄个副国务卿干干。

基辛格接着又讲,“他当不成副国务卿,他自己不知道,但是今年底以前他会知道的。所以你们不要太在意,因为今年底以前,他的观点会转过来的。”去年6月份我们访美,7月3日离开美国,7月1日《华尔街日报》已经发表了沈大伟的另一篇长文,《如何与一个崛起的中国打交道》,一篇回归学术的文章!

今天的中国就是这样。就如同当年埃德加·斯诺从上海出发,来到延安,写了《红星照耀中国》一样,中国使多少人获得了荣誉,使多少人丢掉了名誉。我觉得如果再朝深处看,沈大伟、基辛格其实是一样的。今天研究中国,说中国崛起,文章有人看,书有人买;说中国崩溃,文章有人看,书也有人买。

2.webp

埃德加·斯诺与毛泽东,前者因《红星照耀中国》、《西行漫记》而闻名中国

2基辛格为43年前107辆车的车队造成的迟到向我鞠躬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美,美国名列的嘉宾中第一位就是基辛格,因为中国人认他。93岁的高龄,一年2-4次往来中国,13小时飞过来,倒12小时的时差,落地以后上午会谈、下午会谈、晚上宴席,节奏安排得非常紧。去年3月20日和我们会谈时,秘书让我们提尖锐的问题,大家一致推举我。

我正好想到一件事情,就问,“1972年您陪同尼克松总统访问中国,当时车队有多少辆车?”基辛格一听就愣了,多少辆车?30辆?40辆?50辆?我说不对,基辛格先生,是107辆。

基辛格先生一下子就来精神了,眼睛一亮,你怎么知道107辆?

我说,基辛格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1972年2月21日,当时我是北京一个街道小厂的学徒工,当时我正在去上班的路上,结果22路公交车在去西单的路上被堵住了。长安街戒严,让美国总统车队通过,我站在22路公交车比较高的地方,车头能够越过行人和自行车看到路口看到尼克松总统的车队。整个公共汽车上的人大家一起在数,1,2,3,4……107。基辛格先生,不是我数的107,是全车人在那吼,107!所以这个数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基辛格大吃一惊,有那么多辆车吗?!

3.webp

基辛格与习近平主席会面

后来我说,我在工厂一直是优秀徒工。虽然离家最远,但我一次都没有迟到过,只有那天我迟到了,西单路口堵了50多分钟,疏散了20多分钟,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上班第一次迟到。全场大笑起来。紧接着茶歇,茶歇结束后下半场会谈开始。全场,包括我在内,都没有想到,基辛格做了一个动作。他把椅子转了过来,面朝了我,站起来鞠了个躬,“现在,为43年前那次耽误你上班,我在这里向你正式道歉”。我大吃一惊,因为万万没有想到。

4.webp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抵达北京,受到周恩来总理等中国领导人的欢迎。

当时全场都鼓起掌来。我说,三天前,习主席和您会谈时,您说,“真不敢想象,中国和美国终于有一天能一起讨论整个世界未来的和平和进步”,借鉴这句话,我想说,真不敢想象,43年前被尼克松车队堵在路口的一个小学徒工,今天能和您坐在一起进行会谈,并接受您的正式道歉,真不敢想象! 

我当时非常感慨。基辛格为什么会向我鞠躬?因为我背后是一个强大的正在崛起的中国。如果是一个衰败的中国,那我今天也就只是一个街道小厂的退休老员工。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结合在一起的,我们个人命运的变化,映射了中国的崛起和高速发展。

5.webp

金一南和基辛格一起会谈(来自金一南PPT)

3西方军官:来上海看一大会址,因为那段历史里有他们的影子

我们防务学院办“国际军事交流班”,大部分都是发展中国家来参加。2001年之后,美英法德意日,包括澳大利亚、韩国全部都来了。

结束后,把大家带到山东去参观。参观完了泰山、曲阜、青岛之后,前往上海。发达国家军官就提出质疑,澳大利亚空军上校多尔就代表美澳军官提问:在山东所看都由我们安排,到了上海之后能不能让我们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不听安排。我们车上当即商议,决定到了上海之后,国际军事交流班的第一天活动全部取消,各国军官自由活动。

我们分成了两个小组,我带了德国军官汉斯和法国军官路易。他们两个人是第一次到中国。发展中国家的军官第一次肯定会去看外滩、浦东、陆家嘴,哪儿繁华看哪儿。汉斯却说,我想看看孙中山故居。

吓我一跳,我问汉斯,你从来没来过中国,从没到过上海,你怎么会知道这儿有孙中山故居呢?汉斯回答,孙中山在中国革命中最早引进了德国顾问,德国人对中国革命是有帮助的。这帮家伙!真的是极富历史感,他们挖老根来了。

6.webp

坐落于上海淮海中路1843号的宋庆龄故居

之后我问路易,你建议看什么?路易的建议更让我大吃一惊,他说要看中共一大会址。多么政治化,他说,你们不要忘记,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次会议是在我们法租界上召开的。

我那时第一次知道,一大会址当年属于法租界。路易和我说,你们共产党当时很危险,到处被抓。法租界很安全,你们在法租界成立了中国共产党。你们今天搞那么大的局面,不要忘记我们法国人的贡献啊。

我当时脑筋一转,说,好。路易你到时候好好看看,你等会还得向我们道歉呢。中国一大开到后期,一个陌生人敲门进来,到处扫了一眼,不好意思走错了。我们当时立即转移。

十几分钟后法国巡警进来抓人,我们人去楼空。新生共产党差点被一网打尽。路易听了之后说,哎呀,没想到还有这个事情,真是狼狈啊!

7.webp

大学国际军事交流班(来自金一南PPT)

两位西方军官选择这些地方,无非就是说,我当年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可是注资了,而你现在是一个绩优股,不要忘记我。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金一南 基辛格 中国崛起 中国崩溃论 尼克松访华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