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毅:破解南海困局须综合施策主动作为

国防参考   2016-08-06 10:19  

杨毅,海军少将

随着菲律宾挑起的“仲裁案”所谓的结果已经出台,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面对着一波“海洋风暴”式的战略压力,我们必须做好各方面的应对准备。“见招拆招”的被动式反应不行,我们必须综合施策、防守反击,变被动为主动,打好破解南海困局的反击战。

面对在南海问题上的严峻挑战,国内存在许多不同观点。笔者认为,破解南海困局,关键不是简单的“示柔”或者“示强”。南海问题涉及地缘政治等复杂因素,因此,一定要综合施策、主动作为。具体而言,就是要看清楚南海问题的实质,统筹战略资源,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外交、文化、舆论、法律、军事等手段,达到维护国家利益的目标。

1占领南海问题的话语权道德高地

当务之急是要揭穿美国设定、扭曲和掌控南海问题的话语权陷阱,力争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摆脱战略被动,并逐渐争取战略主动。为此,必须运用各种可以运用的手段,努力让国际社会认清以下几个问题:

首先,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是受害者,也是南海地区和平稳定最坚定的维护者。南海问题的核心是领土争端,事实真相是中国的领土和海洋权益受到其他国家侵占,而中国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却受到不公正对待。无论是从历史上,还是从法理上,南海诸岛和相关海域属于中国的主权是无可非议的。

美国等国家炒作中国在南海实行强硬的政策,在其渲染炒作下,中国似乎是“强权即公理”的“恶霸”,这是天大的谎言!中国在南海,特别是在南沙群岛的神圣领土和海洋权益遭到其他国家的侵占,针对相关国家多年来在非法侵占我国的岛礁上进行军事设施建设,并在相关海域掠夺资源,我国一直采取克制的态度。

其次,美国是南海局势紧张动荡的设局者。近年来,以国际秩序维护者面貌出现的美国,貌似公允地高调介入南海事务,其实却有着不可告人的地缘政治目的,意在恶化中国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

2010年初,美国高官炒作所谓中国高级官员声称整个南海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的言论,引发南海诸国的紧张。2010年7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东盟会议上提出“南海问题是美国要优先解决的外交事务,南海航行自由事关美国国家利益 ,美国主张建立南海问题的多边机制”,而时任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维拉德海军上将则直接说“我们看管着南中国海、东中国海”。

之后,美国唆使菲律宾,鼓励越南等国家向中国发难,利用一些偶发事件,频频向南海地区派出飞机、军舰。菲律宾发起的所谓“仲裁案”,背后就是美国等国家策划、资助的。美国的目的,就是激化南海的紧张程度,恶化中国与相关国家的关系,破坏中国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

 

2010年7月23日,第17届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在越南首都河内举行。图为美国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前)步入越南首都河内国家会议中心。

第三,菲律宾前政府是违背《南海各方行为准则》和中菲两国协议的“破坏者”。菲律宾与越南等国从20世纪70~80年代开始加速对中国在南海岛礁的侵占,中国政府除了严肃表明在领土和海洋权益方面的立场之外,始终本着和平协商的原则,慎重处理与菲律宾等国的关系。

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中国与东盟国家的政治、经济关系发展全面增强,并与东盟各国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准则》。之后,只有中国遵守了该准则,菲律宾等国则不断对所占据岛礁进行改建和扩建,加强行政管理,加紧油气开采,不时抓扣中国渔民。

2012年4月,菲律宾派军舰在黄岩岛抓扣中国渔民,迫使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必要措施,维护国家利益。之后,菲律宾一方面通过强化同美国军事关系与中国对抗,另一方面撕毁中菲两国关于谈判协商解决两国争议的共识,公然将中国告上国际常设仲裁庭,以受害者和弱者的面貌,不惜扭曲和夸大事实,丑化中国国际形象,充当美国、日本等国家遏制中国战略的棋子。

菲律宾阿基诺政府的所作所为不但恶化了中菲双边关系,也破坏了东盟与中国的睦邻友好、互利平等的战略伙伴关系。

第四,日本是南海问题的“添乱者”。近来,日本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得格外积极,其目的是利用南海问题 “围魏救赵”,对中国施压,谋求在东海方向的更大空间,同时也是“借船出海”,通过在南海的军事行动,实现在新的安保法案框架下的对外用兵合法化、合理化,并在政治上“洗白”自己。

2积极开展外交攻势,争取一切主持正义的国际力量的支持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坚持通过双边谈判的途径解决南海争议,反对将其“多边化、国际化”。但是,随着美国等域外势力的强力介入,“国际化、多边化”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必须认真面对的现实。我国政府提出的“双轨制”(双边领土争端双边解决,涉及地区的共同问题多边商谈)立场就是合理和有效解决南海问题的途径。

2016年6月21日,巴布亚新几内亚人民进步党议员拜伦·陈在北京接受记者采访。对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多国各界人士近日表示,支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相关问题应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和平解决,域外国家不得插手。

面对美国拉帮结派,拼凑对中国施压的“战略联盟”,我们再也不能孤军对阵。最近,我国政府通过各种方式与相关国家达成共识,使越来越多的国家理解和赞同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我们的“朋友圈”不断扩大,我国许多驻外大使和著名学者撰文,纷纷在国外主流媒体上发声,澄清被歪曲的事实,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在打好南海问题攻防战的同时,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推进政治日程,统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搞好国家安全和经济发展的“谋篇布局”,继续加速稳步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增强抗干扰能力。

3搞好综合力量建设与使用,刚柔相济地处理南海重大安全议题

我们不信奉国际关系中的“丛林法则”,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没有实力就会成为牺牲品。在世界舞台上,实力是赢得尊重的基础;与此同时,合作是顺利通往成功的途径。

面对严峻复杂的安全挑战,迫切需要加强软硬实力的建设与综合运用。当前,我们要加快推进国防与军队深化改革,以最快的速度使新的管理体制和作战指挥体制健康运行,使得我们的军事力量能够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让任何胆敢侵犯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和发展利益的势力望而却步。

在硬实力建设特别是军事力量建设方面要低调加速,必要时要果断展示力量与决心。对于美国军舰和军用飞机的“进入”,要根据不同情况,做出不同的反应,对“擦边而过”“点到为止”的外国军用舰艇和飞机要通告、监视与驱离,对那些不顾警告执意朝着我方岛礁纵深方向入侵行进的军用飞机与军舰则要警告,必要时,可以启动火控雷达或者低空掠过,予以示警,对那些敢于挑衅的军舰和飞机要敢于硬碰硬。

2016年5月10日,我们派出3架军用飞机和3艘军舰对美国军舰进行监控、驱离,比前两次的力度和强度都大得多。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有当我们的力量更加强大,美国等国家的挑衅会付出更大的代价,我们的国家利益才能得到更加有效的维护与拓展。

2016年7月4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接受专访。吴士存说,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其实质是一起“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阴谋”。

总体而言,我们要努力搞好战略资源的转化,把实力转化为影响力,把影响力转化为权力,把权力转化为国家利益。我们在南海等问题上要争取稳、不怕乱,要做到“宁失千金,不让寸土”,处理好短期效应与长远利益,要加强危机处理能力和快速反应机制,做好实时、实地的资料录制并及时对外公布,争取获得国际道义和舆论上的主动。

此外,我们不但要化解危机,更要塑造态势,变危机为机遇。要通过一件事、一次争端、一次“过招”来为相关国家“立规矩”。我们要让朋友得好处,让捣乱者吃苦头。我们在与相关国家打交道时,要不逞强、不示弱、守规矩、有信誉,要让人知道,挑战中国的利益是要付出代价的。

面对挑战复杂、威胁多元、压力增大的态势,我们要防止心浮气躁和冒险主义,也要防止保守主义。严峻挑战从一定程度上讲也是好事,它可以增强我们驾驭大局,应对重大战略挑战的能力,锻炼培养我们在处理复杂国际安全事务中的能力和素质。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南海仲裁 南海问题 南海 中国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