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青史留名”,安倍拼了

侠客岛   华山流水   2016-08-05 11:34  

76ad319a-51b0-4a04-bfb7-e9690b3deb57_size70_w500_h352

日本政坛再次迎来重大变革。

8月3日,安倍政府大幅改组内阁及自民党领导班子。旧内阁中八人留任、一人转任,新任阁僚则有十人。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新任防卫大臣稻田朋美。毕竟,这位“美女政客”一向以右翼色彩著称,此次又出任“掌军”要职。她的出任,可能代表着日本政府继续右转的趋势。

而在噱头之外,此次内阁改组背后,还隐藏着安倍更长久的政治路线图。

“美女”

稻田朋美,一个各位岛友可以想象的“典型”右翼。看看她的言行吧: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甲级战犯战争罪行、热衷参拜靖国神社、认为日军并未强制女性充任慰安妇、认为日本要加强军备……

不止于此。稻田受右翼保守思想影响极深,以至于在涉及女性的问题上,她表现出很强的男权主义思想。例如,日本法律规定女性婚后必须跟随男性改姓,日本社会有多人要求修改这一法律,将改姓的选择自由留给个人。但作为女性,稻田坚决反对“夫妇别姓”,并且称老婆不随夫姓“会破坏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虽然岛叔想破头也没搞明白这一逻辑。

1.webp

为什么会选她?

首先,是因为稻田与安倍的政治观点高度重合,所以安倍对稻田相当信任,并着力培养。通常而言,日本政治人物要进入内阁担任大臣,都要在当选议员约20年以后,差不多相当于众议院的5、6个任期。但是57岁的稻田迄今当选众议员不过第4个任期,且已二次入阁,这在日本政界是极为少见的。

作为日本内阁中颇为重要的职位,防卫大臣的人选一向为外界关注。让稻田出任此职,一方面,可以将安倍的想法直接落实于防卫省,另一方面,对她的未来也是重要资历——安倍说过,她可能成为日本首位女首相。这确实颇具可能。

后果呢?则必须警惕。要知道,防卫大臣可是日本自卫队“危机管理”的重要层级;在出现海上和空中的意外情况时(如与外国军舰对峙甚至碰撞等),防卫大臣的第一反应非常重要,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危机是升级还是缓解。让稻田这样明显倾向于鹰派的右翼人士出任防卫大臣,让人不由得担心,今后一两年,若中日之间出现海空对峙,其风险系数将不由增高。

2.webp

稻田参拜靖国神社

人事

除了右翼的防卫相,作为日本最大的执政党,自民党的高层人事变化亦值得注意。

先普及下:自民党中,在党总裁(亦即首相)之下,最高层的核心职务,是“三驾马车”——干事长、政调会长、总务会长。其中,最重要的是干事长,其主抓党务和日常,同时操盘选举,通常被认为是党内二把手。自民党历任总裁中,约有半数都担任过干事长职务,因此也被认为是晋身总裁职务的重要台阶。

而这一次,安倍任命的新干事长,是77岁的二阶俊博。前面说了,干事长可能是培养下一代领导人的重要岗位;但二阶同志都77了,比安倍还大15岁,摆明了就不是来接班的。

于是,安倍的心思就体现出来了:他认为自己“正当年”,不仅认为不需要下一代,还要防止有人过早成为下一代;本届期满后,他还想再干一任。

可问题在于,自民党的现行党章不允许。按照规定,党总裁任期为3年,可以连任一次,即党总裁最多可任6年;安倍目前已处于第二任期,其总裁任期至2018年9月,这意味着,两年后首相(党总裁)就要换人。

3.webp

于是,在日本政坛水面下,“后安倍”时代的角逐早已展开。其中的领跑者,是外相岸田文雄(主管外交),和刚卸任的前“地方创生大臣”石破茂(主管地方经济事务)。这俩人都背景资历颇深:岸田,是自民党重要派阀“宏池会”的领导人,这一派曾经先后出过4名首相,现在在两院有40余名议员;石破茂则在2012年就曾与安倍竞争党总裁,冰层在地方党代表选举中领先安倍,最后惜败。

眼瞅着这俩人可能冲击到自己的首相宝座,怎么办?安倍打出了几手牌。

第一,把呼声甚高的岸田继续留在外相岗位上“继续锻炼”,避免岸田过早“羽翼丰满”;第二,把石破茂排挤出核心权力圈(本打算让其担任农林水产大臣,但石破茂索性推辞了任命)。然后,在党内最重要的干事长位置上,安排77岁的、不会威胁到自己、同时又是党内大佬的二阶俊博。

安排完人事,最重要的问题来了:党章。

果然,“新官上任”后的干事长二阶,首个重要表态就是:自民党将设立专门机构讨论修改党章,允许党总裁两次连任,总任期可达9年;这一讨论将在今年内得出结果。

任期

自2012年再次当选以来,不觉间,安倍担任首相的时间(至2016年8月初为1600多天)已在日本历史上排名第七,超过了他的外祖父岸信介。明年此时,他的名次将升至第五位,届时排在他前面的只有四个人——桂太郎、佐藤荣作、伊藤博文和吉田茂。这几个人,均可谓日本历史上的“名宰相”。这显然也是安倍的目标。

如果自民党修改党章,安倍2018年连任成功,他的任期将至2021年9月。届时,他可以实现两件事:到2020年上半年,他将超越桂太郎,成为日本历史上任期最长的首相;到2020年夏天,他可能会主持奥运会开幕式,打满从“申奥”到“办奥”的全程。

当然,“超长任期”只是安倍政治梦的一部分,这么长的任期,是要用来“干大事”的。

首先是修宪。今年秋季,日本国会众参两院将开始审议宪法修改内容。在修宪势力控制三分之二多数的情况下,修宪草案最终形成应该阻力不大;明年常规国会上,修宪势力很可能会将修宪草案提交两院投票。此后,根据日本法律,将在60~180天内就此举行国民投票(全民公投),若有半数以上赞成,则意味着修宪草案通过。此后,将由天皇正式颁布新宪法(所以,如果天皇不同意修宪,其内心必然非常纠结)。

这一套程序走下来,很可能要拖到2017年底、甚至是2018年上半年。因此,这将是安倍在本届任期(2018年9月期满)内的核心议题。

其次,修宪之后要做什么?要落实新宪法。这,恐怕才是安倍最为期待的。

新事

所以,这就是安倍为什么在谋求修改党章以更长连任的原因。如果连任,他将又有最多3年的任期;这时期,一旦修宪草案通过,他就又有了施展手脚的余地。

如果一切遂愿,安倍将会做些什么?在岛叔看来,可能会有以下几件事情:

第一,建军,将自卫队改为“国防军”或“自卫军”。这可不仅是改名,而是性质和方向点改变。自此,战后体制在日本身上的烙印将被全部消除,日本军力的发展也将不再有任何限制;不仅进攻性武器可以提上议事日程,“拥核”也并非完全不能想象。(稻田朋美就是公开的日本“拥核”论者,而她或许只是说出了安倍不方便说的话。)

第二,修改国民教育内容,改变日本社会意识形态。有了宪法的“大义名分”在手,安倍终于可以按照他的观点去修改教科书,宣传所谓“传统”日本的意识形态。这种“传统”,明显散发着19世纪末到20世纪上半叶的陈腐气息,以后我们可以详述。

5.webp

稻田朋美与日本新纳粹政党头目山田一合影

第三,找机会,尝试一次自民党版宪法里的“紧急事态条款”。这一条不是必然的,但不少对宪法草案有研究的日本人都很担心这一点。

按照这一条款,如果发生地震或军事冲突等事件,首相可以宣布进入“紧急事态”。在此期间,内阁可拥有实质的立法权,首相可拥有临时决定使用财政预算的权力;首相还可以要求地方政府必须服从中央政府的命令(这样就不会再出现冲绳县政府不允许中央政府修建新基地的情况)等,几乎是赋予首相个人以军、政和立法全权。

老实说,岛叔首次看到自民党宪法草案的这一部分时,第一反应就想起了1933年德国魏玛政府的“授权法”。安倍自己修的宪法,是不是也要自己“用一用”,这是让人非常担心的。

诸如此类,随着宪法的根本变化,安倍可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若完成了这一系列工作,他确实可以说是在日本历史上有“重要影响”的一名首相。至于这种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历史自有公论。

如果到日本国会参观,中央大厅是必经之路。这个方形大厅的三个角落里各有一尊铜像,分别是伊藤博文、大隈重信和板垣退助。这是1938年,日本为纪念三人“对宪政贡献”所立;近80年来,剩余一角始终空缺。若成功修改宪法,并实现超长期政权,安倍也许可以凭借“不世之功”填补此位。不过,有一种说法是,之所以空缺此位,是因为这意味着日本还会有无限的未来。

那么这一角落会如何,日本会如何?再过一些年,我们将知道答案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