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恐、政变,欧洲,你这是怎么了?

侠客岛   千里岩   2016-07-17 08:42  

昨天早晨,土耳其发生军事政变。但没过几个小时,这场仓促行动的军事政变被迅速掐灭。看来强势总统埃尔多安的统治,还是难以撼动。这个宗教保守主义总统的统治,还真可能一直延续到2023年,土耳其建国百年之时。

3.webp

土耳其的军人集团自开国领袖凯末尔以来,一直扮演着世俗化的监国势力,抵抗者宗教保守主义的回潮。所以,上世纪60年代以来,差不多每隔十年,军队都会发动一次政变,把倾向宗教保守势力的文官集团赶下台。但这次不行了,因为他们碰上了埃尔多安。

这位保守主义的强人,之所以屹立政坛不倒,他的背后,是强大的民意。

世俗与宗教,在土耳其的高层进行激烈斗争的时候,宗教保守势力却在民众间悄然蔓延。

而两天前的14日,在法国的第二旅游圣地地中海沿岸城市尼斯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事件。一辆恐怖分子驾驶的重型卡车冲进了人群大肆碾压,同时不断开枪射击。

袭击者是一个尼斯本地的突尼斯移民后裔。今天,恐怖组织ISIS正式宣布对此负责并且还展示了其热烈庆祝的视频。

尼斯在几天前刚刚作为欧洲杯足球赛的一个分赛场举办过比赛,加之时值夏日正是旅游黄金季节,城市中到处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此时此地发动袭击显然是经过精心策划的,目的就在于恐吓全法国人,除了巴黎之外别的地方也不安全,即使严密的安保可以保得一时平安也包不了长期的安全。

两件事的背后,都隐约是一种势力的回潮。

1.webp

就像一个传导链,中东北非是原点,逐步波及土耳其,继而跨越博斯普鲁斯海峡、地中海,向欧洲大陆蔓延。

话说这两年欧盟真是多事之秋。欧元危机好不容易挺过去了,难民潮又冲走了英国,恐怖袭击接二连三发生,到目前还没有看出来要结束的意思。

那边英国脱欧带来的冲击波可谓是余波未消,当时的脱欧派几个重大理由就是“欧盟的开放边界措施严重威胁安全”和“欧盟的官僚体制决策迟缓无力应对危机”。这次真的让他们又说中了一次。

仅仅从这一点说起来,这次尼斯的袭击很可能导致一个后果——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几天警告英国,脱欧后如果想分享共同市场就得接受欧盟一个基本原则:“人员自由往来”。法国经此恐吓后,怕会有更多人开始思考默克尔大婶的这番话了,他们转身还会去想想欧盟真的是不是太没有决策效率了?这么多国家吃了这么多苦,始终拿不出来一个解决方案。

也许这次袭击会让英国的脱欧派变得逐渐理直气壮起来,悔脱派变得心虚起来。相信有一点英国肯定不会放松立场——那就正是默克尔大婶念叨没完的人员往来问题。

对于法国的冲击肯定就没有这么简单了。现任总统奥朗德的支持率目前只有5%,明年大选恐怕连任无望了。

2.webp

法国右翼政党领导人勒庞女士

原本就很有势力的极右翼国民阵线,这次又得到了攻击欧盟一体化的“炮弹”。他们要是不好好用用才见鬼……几年前,国民阵线现任主席勒庞女士她爹老勒庞竞选总统都闯入过“半决赛”,只是最后在大惊失色的左右翼联合围剿之下,才在最后一轮投票中“惜败”。

但现在这种气氛下,在安全与自由之间,法国群众会选谁呢?

即便是极端的勒庞女士没法问鼎总统宝座,面对汹汹民情,法国的主流政党会不会成为另一种“勒庞”呢?未来的法国总统会是欧盟的坚定维护派么?

要知道西方选举中,选民的意见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候选人为了胜利,往往会让自己的观点刻意去迎合民意。就像美国的选举热身赛中,希拉里的纲领就向桑德斯老先生靠拢了很多,要知道激进的桑老先生一直是希拉里批判的靶子。

其实,默克尔大婶家里也不那么太平。

8000万人口的德国总计接纳了200万难民,由此造成的社会冲击让德国人日子也颇为难过。不仅议会内各个政党鼓噪不已,地方政府更是叫苦不迭。就连因为纳粹暴行这个包袱而一直躲在耗子洞里的极右翼,现在也借着民粹情绪的由头,越来越明目张胆了。

倒是欧盟的官僚们坐得住,这么多恐怖袭击了,英国都吓跑了,还愣就是拿不出来一个防范的对策。

一个原本就被脱欧折腾得七荤八素的欧盟,明年要是再面对一个大幅度右转的法国,还能不能招架得住呢?

而对于坐在门槛上等待已久的土耳其来说,虽然欧盟自身麻烦多多,但毕竟是近在咫尺的大市场,当年奥斯曼帝国也因横跨欧亚大陆而荣光闪耀。对于一心想成为民族复兴英雄的埃尔多安来说,加入欧盟是其成为地区霸主的关键。不过,这几番折腾后,两种文化间的隔阂恐怕不会是一道浅浅的博斯普鲁斯海峡。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土耳其政变 法国 土耳其 英国脱欧 尼斯恐袭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