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侵食南海:民间探险队渗透 登陆舰“坐滩”

环球时报   2016-07-14 10:07  

策划“民间探险队”渗透 派出坦克登陆舰“坐滩”

  80年间,菲律宾如何侵食南海

图片说明:非法“坐滩”仁爱礁的菲律宾舰艇

编者按:菲律宾强推的所谓南海仲裁案最终结果出炉后,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3日发表《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客座教授刘锋特为《环球时报》撰文,详细揭露菲律宾武力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一再扩大海上侵权和企图染指中国黄岩岛的史实。刘锋认为,临时仲裁庭根本不顾法律的公平与正义,充满偏袒和政治意图,无论菲律宾如何巧舌如簧,如何粉饰包装,其根本改变不了侵占中国南沙岛礁的历史事实。而让读者熟识过去的历史,更能坚定地维护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珍视南海的和平稳定。

上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长期觊觎,精心策划

菲律宾是南海周边国家中最早对中国南沙群岛提出“主权”要求并最先派兵侵占的国家。菲觊觎南海岛礁由来已久,最早可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一般来说,南海丰富的资源无疑是诱发争议的导火索。对于沿岸国和航道使用国而言,南海所拥有的资源利益固然很重要,南海岛礁的地缘位置和战略空间才是其重要性的本原,也是争端萌发的根源。但20世纪二三十年代,尚无海底油气资源的概念,对南海资源价值的认识只停留在渔盐之利,西方列强对南沙岛礁的觊觎和掠夺行动就已开始。特别是在1933年南沙群岛“九小岛”被法国窃占之后,还引发包括菲律宾、日本等国对南海岛礁的侵犯。

众所周知,1898年6月12日,菲律宾结束西班牙300多年的殖民统治宣告独立,但同年,美国依据对西班牙战争后签订的《巴黎条约》占领菲律宾。菲律宾的领土范围主要由1898年《美西巴黎和平条约》、1900年《美西关于菲律宾外围岛屿割让的条约》和1930年《关于划定英属北婆罗洲与美属菲律宾之间的边界条约》划定,一直限制在东经118度线以东,南沙群岛和黄岩岛根本不在上述条约规定的菲律宾版图内。1933年8月12日,美属菲律宾前参议员致信美驻菲律宾总督,试图以“地理邻近”为由宣称中国南沙群岛的部分岛礁附属于菲律宾群岛领土的一部分。然而,美国方面1935年8月明确否认了菲观点,指出南沙群岛与巴拉望岛及其附属小岛屿存在地质上的自然分割,且在美国获得菲律宾之前,西班牙从未对任何一个岛屿行使或提出过主权主张。菲律宾的领土主权范围在1935年的宪法再次得到确认。得不到美方支持的菲律宾不甘失败,一直对中国南沙群岛垂涎三尺。二战期间,菲律宾于1942年被日本占领。由于南沙群岛部分岛礁被日本作为进军菲律宾群岛时的跳板,日本此举事实上提醒了距南沙群岛并不远的菲律宾,使得其染指南沙群岛的野心一步步膨胀,并为菲律宾日后对南沙海域部分岛礁提出权利要求和实际占领埋下伏笔。

1946年7月4日,二战后再次沦为美国殖民地的菲律宾获得独立,其意欲侵占南海岛礁的野心完全显露。此后十几年,受菲律宾国内出现的民族主义思潮影响,有人开始强调南沙群岛对菲安全的重要性,由此为炮制所谓的“卡拉延群岛”(“卡拉延”在菲他加禄语中意为“自由”)寻找“合理性”,进而多次试探性提出非法领土要求。伴随着冷战的到来,美苏分别在菲律宾苏比克湾和越南金兰湾驻有大批海军部队,南海地区一度成为冷战的前沿阵地。菲律宾自恃在美国势力的所谓庇护下,谋求采取实质性行动。1946年7月23日,菲副总统兼外交部长基里诺表示,南沙群岛应交给菲律宾,并入菲国防范围内,因为该群岛对菲律宾的安全至关重要”。1950年5月17日,已出任总统的基里诺再次声称:“南沙群岛应属于最邻近的国家,而菲距离南沙群岛最近。”1951年《旧金山和约》签署后,菲律宾还在声明中首次提出,因南海接近菲西边的疆界,与菲律宾群岛有历史和地理关系,对菲国防和安全有重大战略价值,所以只要菲律宾国民不违法,菲政府就要关心他们在这些无人居住和未被占领群岛上的经济开发和迁徙定居等活动。

此后,不少菲律宾人或团体开始在南沙群岛进行“民间探险”活动。 1956年3月,菲律宾马尼拉航海学校校长托马斯·克洛马组织40人的“探险队”,从马尼拉前往南沙群岛进行所谓的“探测”。其无视客观事实,竟然把中国南沙岛礁说成是“无主地”,随后申请菲政府将其纳入版图。对克洛马这种挑衅中国领土主权的做法,菲政府采取纵容、支持的态度。1956年5月19日,菲时任副总统兼外长加西亚宣称:“这些岛屿接近菲律宾,既无所属又无居民,因而菲律宾继发现之后,有权予以占领,而且日后其他国家也会承认菲律宾因占领获得主权。”菲官方的这套说辞显然是滑天下之大稽,距离地理大发现已数百年的20世纪中叶后,地球上竟然还有新的“无主地”可以被“发现”?在中方的严正交涉下,菲方面表示,“克洛马事件”与菲政府无关,纯粹是民间自发行为,菲无意对南沙群岛提出领土要求。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克洛马赴南沙群岛“探险”前,加西亚等菲政府重量级人物为他举行过“欢送宴”。这些活动根本不是什么纯民间行为,显然是政府主持或授意的行为。尽管菲政府被迫表态,但从根子上没有放弃染指中国南沙岛礁的图谋,经过十几年“民间探险”和“政府介入”的把戏,做好正式介入南沙群岛主权争端的准备,将手伸向垂涎已久的南沙岛礁。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趁机侵占,赖着不走

20世纪六七十年代,趁中国陷入“文化大革命”的内乱,菲律宾开始跨越东经118度线,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从1970年8月起至1980年7月,菲通过4次军事行动,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的8个岛礁,由此成为中菲领土争端的真实起源。1970年8月和9月,菲律宾出动海军侵占马欢岛、费信岛,开创二战后外军侵占中国南沙群岛的先例。1971年4月和7月,菲律宾当局不顾我国政府的严正声明,派兵侵占南钥岛、中业岛、西月岛和北子岛、南子岛(后越南又抢占)。1978年3月和1980年7月,菲海军非法侵占双黄沙洲和司令礁。1978年6月11日,菲律宾政府颁布总统法令,将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并连同周边大范围海域称为“卡拉延群岛”,划入巴拉望省。为把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非法侵占“合法化”,菲律宾陆续炮制出“无主地论”“托管地论”“地理邻近论”“国家安全论”以及“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论”等歪理,企图彻底掩盖其虚伪面具下的罪恶行径。在非法侵占中国固有领土南子岛时,菲律宾和越南还上演过一场闹剧。1971年菲律宾曾侵占与北子岛相距约3公里、互为掎角之势的南子岛。1975年初,南越部队趁菲双子岛驻军联欢之机,派附近岛礁上的南越驻军参谋官送来“大礼”——数名身着越南传统服装的美女,等菲军人到北子岛上鬼混时抢走南子岛。  

从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3日发表的《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中,还可见1999年5月菲派坦克登陆舰入侵中国仁爱礁,并以“技术故障搁浅”为借口非法“坐滩”。赖着不走的菲律宾,甚至在2014年3月公开声明,宣称当年“坐滩”就是为了“将该军舰作为菲律宾政府的永久设施部署在仁爱礁”。这些出尔反尔的言行,证明菲律宾就是第一个公然违反《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国家。自20世纪70年代起,菲律宾先后侵入中国南沙群岛礼乐滩、忠孝滩等地进行非法油气钻探。长期以来,菲律宾袭扰中国渔民和渔船正常生产作业的事件也屡屡发生。

菲律宾侵占中国岛礁历史凿凿。无论怎么粉饰和包装,其霸占中国南沙岛礁的图谋只是一梦黄粱,必将落空。中国政府和人民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坚如磐石,不可撼动。正如中国外长王毅就南海问题掷地有声说的那样:“历史终将证明,谁只是匆匆过客,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屋主外出,破窗不补,小偷频顾”

民谚曰“小洞不补、大洞吃苦”,我们在南海正是由于一开始没能防患于未然,出问题后没有能亡羊补牢,使得南海争议从起初的癣疥之疾发展演变成如今的切肤之痛。把目光投回到多年前,可以找寻其背后的历史因素。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由于海防力量长期薄弱,更多局限在近海防御。国民党败走台湾后,减弱南沙岛礁控制,特别是1950年国民党残军逃离海南岛,以补给不易为由撤回当时所有驻守南沙岛礁的官兵。很多原本年年在南沙岛礁劳作的海南渔民,由于地方政府出于安全、管控等多方面考虑,上世纪50年代以后就被限制前往南沙进行生产。特别是1958年设立人民公社以后,渔民最核心的生产资料——船都归国家集体所有。直到1985年,在海南地方渔民组织向农业部多次申请后,南沙渔业生产才在1986年获批重启。斗转星移30年,当海南潭门5艘渔船重返南沙海域时才发现,偌大的南沙群岛海域只有台湾同胞驻守的一个太平岛,而菲越海军已非法侵占了多个岛礁。正所谓“屋主外出,破窗不补,小偷频顾”。受“文化大革命”那段特殊历史时期的影响,见中国对南沙岛礁疏于管控,菲律宾才有机会入侵南沙群岛,进行所谓的“探险”“宣示主权”,直至最后武力侵占。

事实上,上世纪50年代菲律宾方面对于南沙岛礁的一系列行动太露骨,曾引起台湾当局的高度警觉,也尝试派兵重返南沙驻守。1956年国民党派海军部队巡视南沙,在太平岛、南威岛、中业岛、西月岛等岛礁上进行调查,发现岛上均有菲律宾渔船登岛活动的痕迹,于是他们重立主权碑、升起旗帜,清除外国文字,还在一些岛礁上进行灯塔勘察、设立航标设施等。台湾当局甚至一度策划派兵驱逐侵占南沙6个岛礁的南越军队(系法国军队撤离后移交给南越军队之手),然而台军当时重点盯防大陆,加上美国因素的考虑最后作罢。总体上而言,大陆当年顾不上,而台湾防范大陆,对南沙群岛的兵力控制又一步步减弱,给菲律宾等国窃占中国南海岛礁留下可乘之机,从而酿成当年南海特殊背景下的“海殇”事件。由此可见,两岸关系平顺,则有利于共同来维护南海的“祖产”,一旦兄弟阋于墙,则往往令别人钻空子。

中业岛地处南沙群岛中业群礁中部,面积约0.33平方公里,曾是南沙群岛第二大岛,岛上植被茂盛,自然条件良好,菲律宾侵占迄今已有40多年,目前成为菲在南沙的指挥中心。中业岛本来由台湾军队驻守,1971年4月18日,因遇强台风侵袭中业岛,台湾方面出于安全考虑,下令中业岛上的全部驻军约20余人撤至太平岛避风。但台风停息后,台湾军队进行换防,未让原部队及时重返中业岛,没想到侵占了马欢岛的菲律宾驻军恰恰瞅准了这个机会,迅速组织兵力侵占中业岛。实际上,对比当时两军的实力和装备,台湾军队半个小时内就可以将登岛的菲军全部歼灭,但台军指挥部匪夷所思地命令束手,部队改运太平岛。由此让菲律宾捡个大便宜,着实令人痛心。而且这一事件的严重后果是使菲律宾、越南愈加胆大妄为,侵占南海岛礁更是变本加厉。由于台军的窝囊和敌人的狡猾,中业岛被窃占令人扼腕。

1988年2月,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要求,中国政府决定在南沙永暑礁建立国际海洋气象观测站,从此,中国人民海军进驻南沙群岛,中国大陆在南沙有了立足之地,为后来的岛礁扩建奠定了基础。不仅中国海军军力的不断增强对觊觎南海的相关国家形成威慑,从2012年4月“黄岩岛事件”中还可以看到,中国政府迅速派出的海监和渔政执法船,也发挥着维护主权和救助中国渔民的作用。菲律宾从黄岩岛附近海域撤出“德尔·皮拉尔”号军舰等船只和人员后,开始单方面提出南海仲裁的恶意之举。纵观80多年来菲律宾在南海的一举一动,中国百姓既要有对历史的深刻反思,也要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大国国民心态。而中国政府坚定维护南海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的立场更是体现出大国风范。(作者为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客座教授 刘锋)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南海仲裁 菲律宾 黄岩岛 仁爱礁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