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朋友淡南海仲裁法庭国际闹剧

独家网   后沙月光   2016-07-12 10:47  

庸懒无趣的午后,福尔摩斯在贝克街的起居室里做着更无趣的案卷整理。

我瘫坐在沙发上,两眼望天,手里却机械般的翻动着报纸,“无聊呀,福尔摩斯,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吗,跟我说说。”

“我并不无聊,案卷很重要。无聊的人正在荷兰开庭……”他头也没抬一下。

“你是指对中国南海的仲裁吗?”我提起了兴趣,不再瘫得那么厉害。

“华生,从逻辑上来的,他们代表不了国际法,这本身就是对国际法的违悖。”

“可是,菲律宾人为什么非要闹成这样?”

“现在他们退缩了。”福尔摩斯冷冷道。‘

“阿基诺三世应当为此负责。”

“华生,他只是在按剧本完成他的角色。”他起身倒了两杯咖啡。

“谢谢,福尔摩斯,可是剧本的高潮就要到了。”我接过了他的咖啡。

“亲爱的华生,这些法官看起来更像自我催眠。”福尔摩斯笑得很大声。

“请严肃一点,这毕竟是个法庭。”

“华生,它的严肃性并不比BBC肥皂剧中的法庭强多少。”

“他们也靠演技吃饭?”我终于坐直了身子。

“如果效果不错的话,他们还可以到华盛顿或纽约领奖。”

“这样的判决会令中国难堪吗?”

福尔摩斯掏出香烟,冷笑着,“不会的,只会觉得恶心,但又不得不继续看下去。”

“这让人很尴尬,演员们在荷兰试图想让全世界关注。”

“欧洲的中国留学生正在联手揭露菲律宾和法庭的丑恶。”福尔摩斯走到窗边背对着我。

“中国人很团结。”我感慨到。

“我们也很团结,华生,马岛战争时,你还记得吗?”

“是的,我记得那时全国一心的激动。”我闭眼回忆道。

“华生,中国人自已的院子,需要由一群毫无关系的来裁决归属?”福尔摩斯笑了一声。

“福尔摩斯,万一结果有利于中国人呢?”

“华生,请记住,这不是申办奥运会,世界杯,没有所谓的胜负。”福尔摩斯缓缓说道。

“有的人也许真的会把它视为一个胜负裁决。”我担忧道。

“亲爱的华生,中国人并没有把法庭当回事。”

“无视任何判决?”

“华生,有人正想把法庭合理化,合法化,把国际事务纳到自已的私规中来。”

“现在也有很多国家支持中国立场。”我赶紧翻找报纸。

“加勒比海如果由这个法庭来仲裁一下会怎样?”

“那美国佬会消灭这个法庭,然后宣布他们是邪恶的。”

“阿拉斯加的归属,俄国人可不可以重新申请归属仲裁?”

“那些法官会被绞死!”我惊恐道。

“所以,华生,下午无论什么样的结果,中国人都会很淡定。”

“但南海诸国会不会群起围攻中国?”我又瘫回沙发上。

“然后改变南海和睦的现状?”

“会吗?美国佬很乐意看到。”

“华生, 他们正在亚洲策动一场对中国的围攻。”

“而小国都将是牺牲品。”我感叹道。

“亲爱的华生,你的机智让我吃惊。”福尔摩斯看了我一眼。 

“好歹我也是读过欧洲史的人。”

“是的,中国,美国在一阵刀光剑影后,如果谈妥握手。”

“那太令那些参于闹剧的国家难堪了。 ”我续了杯咖啡。

“我想我们该出门用晚餐了。”福尔摩斯取下风衣和礼帽。

“你们要外出吃饭?”哈德森太太在楼下问道。

“哦,亲爱的哈德森太太,我和华生和大波波娃三人能不能仲裁,楼上的房间归我所有。”福尔摩斯做了个鬼脸。

“滚!天杀的骗子,你们只是租了我的房子。”哈德森太太抄起了扫帚。

我和福尔摩斯一溜烟跑到了街的另一边。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南海仲裁 英国 南海问题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