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怎样做才能消除国人对中国经济的焦虑?

观察者网   王文   2016-06-06 10:27  

尽管从2016年上半年的部分数据看,中国经济企稳向好的迹象在增多,中央一系列针对经济下行压力的措施应对出现了一些成效,但社会舆论普遍对中国经济的焦虑情绪仍然很重。

经济企稳回暖要面对的三大社会焦虑心理

从宏观层面上看,2016年来的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带动工业企业利润增速由负转正;制造业PMI虽有小波动,但连续数月稳定在荣枯线以上;各地房地产销量有一些上扬,也带动建筑工程企业订单,等等。这些都是2016年以来一些来之不易的中国经济企稳向好的微观信号。然而,抵消经济企稳回暖的社会焦虑心理也很明显。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三点:

一是通胀压力抬头,提升了社会对经济企稳的漠视感。数据显示,消费品价格和资产价格的通胀值得警惕。更糟糕的是,国内消费品价格上涨并未带动质量的提升,社会烦躁与民族自卑心理在加剧。一个典型事例是,2014年中国赴日本旅行达220万人次,比前一年增加了82%;2015年更达到500万,再翻一番。去年访问日本的外国游客,中国人数占了25%,但消费额却占近一半,且将近1/3中国人都两次以上去日本,俗称“回头客”,多数为购物,但在日本所购之物不少竟是“中国制造”。

为吸引中国游客,日本商户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二是社会阶层固化,加剧青年人的未来无望感。近年来,由于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改善、国家大力提高各项社会保障支出,收入层面的贫富差距有所收敛。这表现在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快于名义GDP增长,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基尼系数也呈小幅下降趋势。但中国存量社会财富的差距日益扩大,资产的增值速度远远超过工资收入的增长速度。2013年以来创业板为代表的新兴产业股权价格上涨,以及一二线城市房产价格大幅上涨,都加大了人群财富差距,固化了社会阶层分析。其中,一二线房价上涨尤甚,摧毁了年轻人的梦想,对社会乃至政治层面造成负面影响。目前有房阶层与无房阶层对房价猛涨产生的经济担忧感在加剧。

三是国际舆论看空,助推国内的心理情绪波动。国外智库、媒体及一些敌对势力时常释放出一些崩溃论、停滞论与阴谋论的声音,通过微信、微博等新媒体方式干扰国内社会的情绪,转移了民众对经济转暖积极面的注意力,变相提升了社会的经济悲观主义预期,也间接助推了人民币贬值和资本流出的中期压力。随着资产价格的不断上涨,符合高净值、可移民条件的人群数量呈几何级数放大,资本流出压力实际上是在加大的。

好消息与坏消息在赛跑

从国内智库的研究评估看,中国经济发展从2016年开始的“十三五”时期将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是高概率事件。但进入中高收入的国家发展时期,国民心理对经济形势的判断与观感,将不再只取决于“量”的增长,还有赖于“质”上的提升,后者所产生的公众情绪,将反作用于经济的长期发展。

从这个角度看,诸多宏观经济企稳向好的好消息与一些干扰性的坏消息,正在产生一场长时段的拉锯战。中国经济的画面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呈现消极与积极、悲惨与繁荣并存的局面。能否让中国经济在社会良性舆论环境下发展,关键在于是否讲清、讲好中国经济故事,让正能量占据主流。

在国内,依靠服务、消费增长和效率提升支撑的中国经济转型成效将越来越明显,然而,大量中国经济消极故事也将会长期存在,比如,高质量、个性化消费品难以满足国内需求,电信、金融、教育、文化、养老、体育等领域有效供给不足;钢铁、有色、建材、化工、煤炭、轻工、纺织等行业出现相对产能过剩;企业成本长期高企,制度性交易成本、企业税费负担、社会保险费、财务成本、电力价格、物流成本等不断蚕食着企业的竞争力;地区性或局部金融风险的威胁长期存在,地方债务规模不断膨胀,等等。

国际上,随着中国国力的持续走强,中国与部分国家之间的战略互信赤字也在上升,双方合作意愿低于经济竞争的导向。美国、日本对中国“一带一路”与亚投行反应消极,中国新殖民主义论、再建朝贡体系论高涨,美日构建TTP贸易包围圈之势凸显,美元加息的预期将对全球金融市场构成持续冲击,给全球经济复苏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和挑战。部分地区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在升级,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仍然困扰着各国,增加了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在全球“大通缩”大环境下,资本账户逐渐开放的中国经济各类隐性风险逐渐显性化,给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带来极大的挑战。

国内外宏观形势的坏消息并不可怕,关键在于不断克服困难、战胜挑战的进程中个体幸福感的上升。而此时,传播并放大更多的中国人个体幸福感上升的经济故事核心要素,是以正压邪,进而助推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重大变量。换句话说,是否让中国人自己感受到“中国梦”微观版与个人版的增多,是评价中国经济好坏的根本标准。只有这样,中国才能真正进入“光荣与梦想”时代。

诸多中国宏观经济企稳向好的好消息与一些干扰性的坏消息,正在产生一场长时段的拉锯战

让国民为中国经济改革自豪

长期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进程遭到了不必要的消极舆论干扰,大量经济成本耗费在对国内外负面消息的应对上。经济改革的有效性与发展趋势的不确定性,也随着国内外舆论冲击的烈度呈现正向的比例关系。要吸取过往的经济发展教训,既解决短期经济下行,又实现长期愿景目标,非常重要的一环就在于,让民众与社会舆论经常性地体会到中国经济发展的兴奋点,切实感受到改革红利的释放与改革原动力的传导。

第一,让民众既体会到各类改革的困难度与复杂性,又能够体会到各级政府的坚定改革意志,用真切的个体故事,如公务员的勤勉、各级主官的担当、地方的变化等,以喜闻乐见的媒体方式,以传播通行的一般规律,真实、客观地描述好政府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推进简政放权、财税体制改革、金融体制改革、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稳定社会保障、健全城乡一体化、构建开放型经济体制、促进生态优化的不易与艰辛,让民众感受到政府的改革诚意与坚毅精神。换句话说,要在各个领域推进“真改革”,让政策“真落地”,而不是让现在所谓“改革空转”、“政策打滑”论调在民众内心获得认可。

第二,在真正能够提升国民幸福感,尤其是中底收入者的安全感的经济政策上大下功夫,如发挥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等社会保险的基础性作用,对老少边穷困群体予以低线救助,树立中西部地区、老工业基地在产业转型升级过程的成功典例,激发经济发展的社会斗志,让民众尤其是低层民众真实感受到社会主义优越感,让年轻阶层拥有公平、有序的良性奋斗环境,能憧憬未来,而不是让各类社会抱怨、青年人的自怨自艾占据舆论的主流。

第三,讲好群团式创新故事,树立群团式创新团队榜样,对创新团队进行制度性的表彰和奖励,大力支持和推进技术创新转化,引导人们向群团式创新团队榜样学习,形成全社会创新风气的正能量,对冲国内外复杂舆论对国内经济发展“崩溃论”的不良影响。

第四,加固在各级基层主官和企业家精英群体中形成稳定的发展预期,严禁“朝令夕改”,强化各类市场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与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的观念,调动各方参与经济建设的积极性,让政府的经济治理边界“退守”在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与惩处上。以政府积极的、真切的简政放权,换得社会积极的信心复燃。

第五,推动双边与多边的产能合作,以中国人成功走向世界、中国护照含金量越来越高为基本旋律,更多讲述中国在“一带一路”区域的精彩奋斗进程与对世界的积极贡献,以真实的中国海外运营实力和资源配置能力提升事例,增加中国作为“大国国民”的尊严感、自豪感,切实有效地推动经济转型,化解积聚的金融体系风险,为我国经济中长期健康发展培育内生的持续增长动能与心理预期。

换句话说,目前经济发展需要的不仅是真改革(real reform),也需要巧改革(smart reform),既需要各项改革政策的落实与执行,还要注意到改革故事的阐述与传导。毕竟,做得要好,说得也要好。毕竟,中国经济急切需找寻刺激与提振社会信心的兴奋点,最大化地释放来之不易的改革红利,传导潜在的改革原动力。(王文,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中国经济 经济下行 中国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