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的上帝进中国小学课堂“创什么世纪”?

紫网在线   湘江新语   2016-06-05 11:01  

上帝创世纪,便有了伊甸园,那里四季如春,人与动物和谐相处,山环水绕……是不是很像我国的云南地区?并且“伊甸园”的甸——滇——云南,毫无违和感,这是一个神奇的脑洞。

创世纪,是一个故事。然而,它不能算是一个神话故事。有网友查证,这个故事美国公立学校是不允许教的,而有些中国人连轨在哪都不清楚却积极与世界接轨,西化,就要这么任性。

 中国的神话故事体系中有开天辟地的盘古大帝,抟土造人的艺术家女娲娘娘,教人野外生存技能的伏羲……多神却并不成教,这也是中国是一个世俗国家而不是宗教国家的原因之一,更不可能是一神教的国家。而基督教始终在传播过程中与世俗政权争夺统治权并逐渐占了上风,最终实现政教合一,千秋万载,神权政治,一统江湖。

一神教有个弱点,排他性强,小暴脾气上来了就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一不乐意就看别人不顺眼。基督教徒自封上帝使者,为了维护宗教威信和对世俗的掌控,对内管理和对外争夺生存空间往往是“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信我,得永生,不信我,你就是异端。中国有句古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美国总是蹲咱们家门口嚷嚷着要刷个颜色,搞个大新闻,是不是也挺可怕?   

中国北京某小学多年前收了篇课文,是宗教方面的。难道要在中国小学课堂上再创世纪了?什么世纪,我不知道,于是隐隐地有些不安了,这个不安从前几年开始:   

在大学的课堂上,某些教师西化思想较为严重,动辄大谈宪政,对西方过度美化甚至不惜批量造谣。呲必中国,逆向种族主义被演绎地精彩纷呈。高校的意识形态防线被冲得支离破碎。   

在中学的课本里,编教材的专家们认为鲁迅的文章晦涩难懂,如同鸡肋,不适合当下时代背景,很可能引起现在孩子的反感为由,将鲁迅的文章删的七七八八。任网友们“风吹浪打”,他自闲庭信步,大权在握,删你,没商量。   

在小学课本里,北京市语文教材第13册2002年将创造宇宙的《圣经》内容作为神话故事列入教材,2015年底删除。有人认为这是神话,我总觉得不是神话,倒像个笑话,一个冷笑话。   

甚至在几天前,《南京大屠杀》被替换为《死里逃生》还引发全国网民热议。   ……   课文选择不进行公示,总觉得更加不安呢。语文课文的微调自然不必过度解读,但增删的都是什么,收录某些文章的原因,应当搞清楚。佛家说万事皆有因果,马哲说事物发展都有其规律,圣经里有没有类似的话,不知道。总之教育部长袁贵仁去年初说要加强对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是否有联系,也不得而知。   

中华文化讲求“和而不同,兼容并蓄”,对自身文化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对外来文化更是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但是,小学就接受西方宗教思想为时过早,没学会走就想跑,你咋不插两根鸡毛扶摇而上九万里呢?换句话说,基督教能进课堂,就得一碗水端平,伊斯兰教,佛教,道教、萨满教、唯心教、一贯道……统统表示不服,要求进课堂,百教争鸣,行不行?

中国是无神论国家,也是世俗政权的国家。即使宪法规定了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但教科书中不应该出现宗教内容。语文教材的对象是小学生和中学生,人生观价值观尚在形成阶段,首先应该学习本国文化中优秀的部分,其次才是对世界文化的“拿来”。教材中把宗教内容放在其中十分不妥,尤其是这一篇,纯粹的西方宗教产物。可以说基督教如果没了《创世纪》的前提,也便没有了存在的合理性,你说他只是个神话,真的不敢苟同。   

中国政协委员何新针对类似事件发表过如下看法:“文科教材的编订是不能放开的。一个国家,文科教材应该只有一个蓝本。这不仅是国家统一的象征,而且也体现着教育的崇高与庄严。同时,文科教材关乎人的灵魂的净化,意识的萌发,思想的启迪,智慧的开蒙,人格的铸造。从深层次看,文科教材的编订关乎着政治,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   而今,中国教育中除了西化现象,去革命化、去思想性的问题也颇为严重。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事关民族兴衰存亡,再不及时纠偏,任由出版机构随意在教材上“动手动脚”,只需一代人的时间,出现“颠覆性危机”的概率就很大了。这是意识形态的交锋,是政治认同的体现,不能含糊。   

环球时报的文章《单仁平:语文教材里有段〈圣经〉故事算多大罪》,指责那些反对上帝到小学课堂再创世纪的人是“上纲上线”,先不说标题贴不贴切,单是文末搬出的左和右这两顶大帽子,已经吓死宝宝了。哪还有心思去争辩几宗罪。   

基督教的上帝进中国小学课堂“再创世纪”,这让我回龙教情何以堪啊?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教科书 上帝造人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教科书 上帝造人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