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外的潜流:愤怒的(红脖子)小鸟

YCA   2016-06-03 12:13  

一、不清真的故事

一个岛上住着富裕、爱心、和平的鸟们。他们欢乐的成长,唱啊,跳啊,high啊,讲自由,讲宽容,就算犯了严重错误,最严重的惩罚也就是罚你在导师带领下和其他罪犯谈心。

结果一群绿色的猪难民,他们的国王有着中东特色大胡子,打着爱和友谊的旗号蜂拥而至到这个小岛,当有人提出要警惕这些大胡子绿猪的时候,绝大多数圣母鸟不满了,说他不包容,不讲友谊,没有爱。

然后这群绿猪在圣母鸟群狂欢的时候,用炸弹炸毁了他们的房子,带走了他们的鸟蛋。

圣母鸟们终于愤怒了,他们反击,曾经保护过这座岛但是后来沉浸于声色犬马的白头鹰也复出参加战斗,在英雄的带领下,夺回鸟蛋,用绿猪自己的炸弹来炸毁他们自己的家园,以血还血。

这部电影的政治含义如此明显,不得不让人觉得是在对欧洲的多元主义和相对包容的难民、移民政策进行批评。从立意来说正好和《疯狂动物城》正好相反。在今天这样一个移民和中东恐怖主义问题日渐严重的时期,两部对族群包容立场完全相反的电影相继上映,并且都取得了较好的票房,十分值得玩味。

二、设定上的影射

故事背景还可以说是“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电影版在细节设定上的各种改变,就不能不说是政治讽刺的需要了。

如游戏版《愤怒的小鸟》中猪国王长的是这样的:

146366141

电影中猪国王却多了一圈中东特色络腮胡子:

2.webp

猪猪们的船上的标语“Coexist“(共存),字母C被画成新月形状。猪们的那个Hamnesty international明显影射积极奔走呼吁接纳难民的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etional)。

年老痴呆的雌鸟让绿猪进入家园,并且极力压制反对声音,似乎在讽刺默克尔的移民政策。

3.webp

曾经保护过鸟岛的白头鹰,现在沉迷声色犬马之中,自大虚荣,已经不中用了。

4.webp

三位主角的配色和站姿。。。

5.webp

6.webp

三、编剧,辛普森

本剧的编剧值得重点讲一讲:约翰·维蒂

7.webp

大名鼎鼎的政治讽刺动画片《辛普森一家》的编剧之一

8.webp

讽刺警察局已经变成“政治正确局”。

9.webp

美国是一个大牛排,让我们把它分了吃了吧。

10.webp

每个政治热点都要掺和一下,查理周刊事件。

11.webp

怎么少得了床破。

国外有人在quora上提问,电影《愤怒的小鸟》对成年人来说是否足够有趣?电影官方账号回复说“这不是一部儿童电影,而是一部我们想看到的电影。”

12.webp

这样的编剧,大家觉得主创人员想看的电影是啥样的?

四、无独有偶:美国队长的黑化

13.webp

作为一部反纳粹作品,《美国队长》从一开始就承担了政治任务,首期封面就拳打希特勒。

然而,最近出了个大新闻:美队在最新的漫画中黑化了!成了九头蛇的小弟!

按照一般的商业逻辑,这个最后肯定能圆回来,美队不会一直当反派人物,但是这次黑化的背景很有意思:

14.webp

关键词:难民、掠夺、加强边境管制,你说这啥意思?

欧美动画片中, 隐藏政治隐喻算是"行业惯例"。好处是:大人陪小孩看,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而且其中灌输的政治隐喻必须是主流观点或者具有很大比例人口支持的观点。因为动画电影的起步门槛高于真人电影。动画电影,没有一亿美金,不要想做出来好东西。而真人电影却可以选择走小成本路线。因此真人电影可以迎合小众市场,拥有非主流立场,但动画电影就必须吸引主流观众、大规模上映才能不亏本。《愤怒的小鸟》由索尼影业出品,你说他们没考虑到政治正确和迎合观众的问题,都没人信啊。再加上《美国队长》最新漫画中九头蛇的那些台词。。。

现在保守主义/排外主义的意识形态已经成功拍成商业大片,不得不说反映了欧美很大一部分人的思想状态。

五、经济危机和反移民浪潮

这种排外意识的崛起,实际上是经济危机下就业压力、生存压力的体现。

法国的失业率自2008年以来持续攀升,高达10.6%,而这已经是欧盟中相对还算好的了。

15.webp

“造反”主力军的青年,欧盟的青年失业率整体在20%以上,至于几个“欧猪国家”的青年失业率,甚至高达40%—50%。

16.webp

德国的失业率数据比较好看,但是随着叙利亚难民的进入,冲击了就业市场。实际上,能够跑到德国的叙利亚难民都是教育水平较高的出身中产阶级的优质劳动力,同时作为难民和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人口,他们要价相对低廉,改变了德国劳动力市场的力量对比,降低了工资,还填补了劳动力紧张,因此作为右派政党领袖的默克尔却积极吸收这批难民。

为何欧洲各国对难民冷热不一 地图告诉你|难民危机|人口|欧洲经济_新浪财经_新浪网

http://finance.sina.com.cn/world/ozjj/20150909/160723200349.shtml?t=1441799259662

周日,汽车巨头戴姆勒首席执行官蔡澈(Dieter Zetsche)接受报纸采访时表示:“大多数难民都是年轻人,受过良好教育,积极性很高。这正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那种人。”皮尤研究中心近期的一次调查发现,欧洲穆斯林比起欧洲其他人口,平均年龄要低八岁。戴姆勒和其他企业现在都想到难民接待中心去寻找潜在的员工,来填补空缺的岗位。现在,第一个难民就业门户网站已经创建,准备将难民和潜在的雇主连接起来。

生存的压力带来了政治的“极化”:左派更左,右派更右,中间派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在美国要求驱逐非法移民、公开抨击穆斯林和拉丁裔的特普朗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而在此之前他在政坛并没有什么根基,纯粹依靠着选民的极化一步步走向成功。民主党方面,美国唯一公开标榜社会主义的联邦参议院桑德斯和希拉里在党内竞争中在伯仲之间,极大地动摇了民主党建制派的地位。

在奥地利,比中左翼社民党更左的绿党和比中右翼保守党更右的“自由党”进入第二轮选举,并且票数非常接近,自1945年来主导奥地利政坛的社民与保守党同时遭到了淘汰。

以美国政坛为例,“极右派”特朗普标榜反对移民,“极左派”桑德斯标榜资本回流,但他们实际上都试图以战略收缩、经济回流、惠及本国劳工来迎合相似的群体:白人蓝领。

美国新阶级战争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6962?ccode=2G162001

你怎么评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但他确实了解自己的受众。“我爱那些教育程度差的人,”他不久前在他“爱”的那些人的欢呼声中说道。其余的美国人倒吸一口凉气。欢迎加入这场非常不美国化的辩论。一度是裁员对象的“工人阶级”,如今成为了日常对话中频频出现的词汇。在这个政治正确性令人窒息的时代,上流社会唯一能够正当抨击的群体就是白人蓝领。。。如今,该杂志转而抨击他的支持者。通过抨击白人蓝领,凯文•威廉森(Kevin Williamson)论述“白人工人阶级机能异常”的那篇广为流传的文章标志着形势出现转折,该文宣告对白人蓝领的口诛笔伐正式开始。不过,他也只不过是把很多保守派人士口头说的话诉诸笔头了而已。

我在纽约和特朗普粉丝的一场圆桌对话

http://international.caixin.com/2016-04-10/100930251.html

“我读过特朗普写过的书,他并不是不能用复杂的语法词汇说话,但他选择了用最简单平实的语言来跟大众交流——这是他的竞选策略,十分奏效,直入人心。”“他可以像个大学教授一样地讲话,但是没有人愿意去听那种演讲。传达信息有不同的方式,我认为他选择了最有效的方式。”

“ 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最普遍的一个共同心态,就是他们受够了美国扮演世界强国、承担全球责任、开放怀抱海纳百川的日子。他们想要更注重自己的切实利益,而不是所谓的全球视野。”

桑德斯在民主党怀俄明州党团会议中胜出 再下一城创7连胜

http://www.guancha.cn/america/2016_04_10_356543.shtml

桑德斯赢的大部分州有着共同之处:乡村、西部、白人占绝大部分。

然而,排外真的能缓解经济危机,或者至少保障本国工人的就业吗?

显然不能。原本吸收移民也好,资本外流也好,都是在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资本家追逐更低成本更高利润的“理性人”行为。面对可以在全球自由灵活流动的资本,一国一地的调控和干预,其作用是有限的,假使成功排斥移民抬高工资,更有可能进一步刺激资本外流,恶化失业问题。更重要的是,生产的无政府化带来的周期性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的结构性弊病,无论是否排外,该来的还是要来。如果不能将日益社会化大生产的生产力建立在公有制的、统筹计划的生产关系掌控下,国家间的排外、宗教间的仇恨,甚至大国内部的地域矛盾也都将一再重演——待到那时,我们还能被《愤怒的小鸟》逗乐吗?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愤怒的小鸟 种族歧视 欧洲难民危机 欧洲难民潮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