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医疗、教育压力山大,都是市场化惹得祸?

占豪   占豪   2016-05-08 10:47  

过去些年,由于高房价、看病贵看病难、教育支出大幅增加的因素,舆论把这三项比作新“三座大山”。老百姓的这种感受是客观存在的,所以这种说法并无不妥,而是客观现实。前几天的医疗热点事件余温仍在,占豪也写了一篇文章谈自己视角下的看法,文章热度也很高,大家讨论很热烈。

t0146186587b2e5e6b9

但是,无论是这篇文章的评论还是其它社交媒体上的一些舆论,不少人将这新“三座大山”的问题一股脑都扣在了市场化身上,认为住房、教育和医疗就不该市场化,特别是教育和医疗就应该由政府来承担。对此,占豪认为有必要做个深入的探讨和分析,和对此有疑问的战友进行一些商榷和讨论。

个人在这方面的观点是很明确的:一、市场化是必走之路,因为这是实现生产力解放的唯一通道;二、市场化不是万能的,市场化必须有序推进,对市场要进行依法监管;三、政府对市场应该有引导和调控,既要保证市场足够开放和自由,又要有规则与边界。

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了由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就是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和解放生产力,要重新定义政府的职能,要推动混合所有制就是要将各路资本、资源用市场的手段融合到中国这个大盘子里发展。深化改革改什么?就是要通过对当前市场经济的深化改革来调整我国的生产关系,通过调整生产关系来释放生产力。

10353315_060516

十八届四中全会确立依法治国,就是要依法确立政府、市场和社会的组织、个人每个经济单元、细胞的合法运行的逻辑、位置,通过法律来界定各方的职能,调和各方的利益与矛盾,由此打造一套保证我国未来三十年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运转体系。

很显然,国家的政策指导思想、发展脉络已经是非常清晰了,此时不可能开历史倒车,只会不断前进,未来只会进一步完善市场化,而不会去市场化。如果说一个国家哪个领域不能市场化,恐怕只有政府、军队等极少数职能部门了,其它部门、领域或多或少都会有市场化,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至于程度多少,需要充分竞争的领域应该越来越市场化,直到彻底市场化;具有社会国家福利性质的则需要国家公益和市场相结合。

譬如,住房就需要市场化为主、政府责任为辅,基础教育、基本医疗和基本养老就需要政府责任为主、市场调和为辅。对这些领域的责任界定和划分,是需要做充分的研究和试验的,是不能简单武断地认为市场化就是罪魁,政府就应该承担全部责任的。想想看,西方发达国家搞过度福利还能搞出国家危机,我们还是近14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这么玩岂不是很快就要国家危机了?

所以,个人的结论是,反市场化是不可取的,但依法规范市场、依法监管市场是正确的。就像前几天的医疗热点事件,不是因为市场化导致了这样的问题,而是不规范化的市场导致了这样的问题。客观地说,这不是市场出了问题,而是利用市场的人出了问题,是我们法治体系、监管体系不健全,被少数人钻了空子所致。

市场就像一把刀,它既可以用来切菜做饭或干别的,也可以用来杀人越货,难道因为有杀人越货我们就要怪罪于刀吗?当然不能,我们需要的是用法治手段去管理和规范人在市场中的行为,这才是正确的道路。

明确个人观点后,我们再来谈谈新“三座大山”问题。很多人把“三座大山”的责任归于市场化,认为老百姓的压力都是来自于市场化,是这样吗?占豪对这个观点是很不认可的。市场化的不规范的确带来了一些问题,但市场化本身也带来了发展。对于中国在住房、医疗和教育这三个领域,从根本上说是因为我们国家人口多,过去基础薄,经济发展后市场需求大所致,而其中的乱象又与我们监管能力没有跟上社会需求所致。

以住房为例,如果在城市生活,应该记得小时候两三个孩子住一间房的情况,大人小孩加在一起五六口人住二三十平方房子的情况吧?当这些孩子都长大了,是不是需要房子?如果生活在农村,应该记得一大家子住在三四间房子的情况吧?现如今,这些孩子至少一半都到了城市生活,他们是不是需要房子?这些房子从哪里来?难道都由政府来盖吗?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能做到这一点,更何况中国还是十几亿人口的国家。

我们再从统计数据上来看看现实情况。1980年我国人口是9.87亿,生活在城镇(注意是城镇不是城市,这个数据包括乡镇)1.91亿。现在我国居住在城镇的人口有多少呢?2015年城镇人口7.49亿,35年从1.91亿增长到7.49亿,城镇人口增加了5.58亿。我国城镇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由1980年的7.18平方米上升到如今的32.9平方米(2012年的调查数据,这一数据不太准确,因为是调查数据,考虑到我国城镇人口包括了乡镇,乡镇其实还是农村,住房面积普遍要大,所以客观上城市居住面积肯定比这个要小很多,有一说是18平方米),人均住房面积和城镇人口都大幅增长,在这种情况下肯定需要市场的资本参与建筑房子才可能完成,否则哪里来这么大的产能?

所以,我们可以抱怨房价太贵,但却不能不承认房地产行业的市场化给我国经济和我国的住房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市场化是住房水平大幅提升的最重要力量,这是因为住房市场引入了大量资本和大量劳动力从而带来了这样的结果,除了市场之外,没有任何其它力量可以调动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设处这么多的房子。

但是,哪怕如此,由于我国人口众多,改革开放后快速的城市化依然使得住房供不应求(新中国头三十年是通过户籍管理、城市农村剪刀差来以农业支持工业来获得发展的,所以在改革开放之初我国近百分之九十的人口实际上都生活在农村。改革开放后,我国开始与外部经济需求对接,需求带来了城市的发展,于是我国进入了轰轰烈烈的城市化,这就必然带来巨大的住房消费需求)。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我国进入1990年代才开始进行房地产改革,并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基本完成市场化改革,由此引发了房地产行业的发展高潮,我国也进入了城市化的第一轮高潮。

城市化带来的巨大需求使得房价不断上涨,这也引来了大量资本开始进入房地产市场炒房。炒房的结果是,住房供求更加失衡,于是房价涨速更快。这就是我国过去十多年房价蹭蹭上涨的根本动力,也是我国为何房地产泡沫就是不破的根本原因。如果说这里政府做得不好的地方,那就是上一届政府对炒房太过放纵,这导致了房价过高,已经超出了很多老百姓的购买能力。炒房也带来了大量的资源浪费,一边是大量的空置房、闲置房,一边却没有房子住。所以,高房价的问题在于调控不够得力,在于对炒作住宅房的管控不力,这不但成了我国房地产市场的问题,也是导致我国宏观经济现在艰难的根本原因之一。

所以,很明确,中国的高房价问题不在于市场化改革问题,而在于市场调控得不够好的问题。如果没有房地产的市场化,我们现在根本没有这么多房子,那大家想买房可能还买不到,高房价能买到总比买不到强一些。更何况,房地产市场发展本身也推动了我国经济的大发展,经济发展的成果虽然分配不均但大家总还是都享受到了。因此,如果说我国高房价的问题在哪,不在于市场化改革,而在于调控细节上存在问题。

也正是基于这方面因素,在过去几年我国一方面是抑制炒房,另一方面就是增加保障房建设。这其实就是一方面推动住宅的居住功能回归,另一方面推动低收入者的基本住房保障。虽然这是亡羊补牢,但终归也还算未晚,当然如果做得更早一些,那现在大家也就不会对高房价有这么大意见,中国经济也不至于被房地产绑架得这么深,我国经济也不至于现在压力这么大了。当然,不管怎样,这也都怪不得市场化身上来。

再说医疗。

说起医疗,有的战友说了,改革开放前毛主席时期就没有这个问题,医疗问题就是市场化的惹的祸,医疗就应该国家全管了。占豪最崇敬的人就是毛伟人,这是绝大多数战友们都知道的。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他的卓越贡献雄贯古今,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大贡献者。但哪怕如此,我们也得实事求是地看问题,既不能像某些人那样盲目贬低那个年代,也不能抛开现实地夸耀那个年代。

新中国成立时,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只有35岁,比现在世界上所有国家的人均寿命都低,到了1976年毛主席逝世时,我国的人均预期寿命已经到了65岁,27年升了30岁,这得是多大的贡献?世界上哪个国家做到过这一点?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是非常贫穷的,农村基本上也就是够吃饱饭,可能一些地方还吃不饱。城市虽然好一些,但总体也都不富裕。为什么?两个原因:一是底子薄,二是中国把大量经济资源投入到了基础工业化和国防工业化领域。基础工业化和国防工业化使得我国有了国家安全,有了改革开放的工业基础,有了今天可以大踏步向前的发展基础,这些都是第一代领导人领着中国做出的伟大贡献,但并不是说那时候就是富裕的,各方面条件是很好的。

就现实而言,我们也必须承认,当时我们依然非常贫穷,医疗条件很差。那个时候,我们国家如何解决农村大量人口的医疗问题呢?就是大量发展“赤脚医生”,用“赤脚医生”愣是解决了几亿人口的基础医疗问题。然而,“赤脚医生”毕竟是“赤脚医生”,医疗水平不可能很高,所以后来有了乡镇的卫生院,但总体的医疗条件依然是很差的。占豪是既经历过农村又经历过城市,对农村、城市的情况都比较了解,客观地说不是当时的医疗问题就全部解决了,而是根本没有那样的条件。农村的信息闭塞、经济落后使得他们根本没办法享受到城市化的医疗。哪怕是后来交通、信息通畅了,过去很长时间以来,很多农民都是小病挨着过,得了大病后拒绝治疗,原因是不想给家里增加负担。所以,不是说没有需求,而是需求没有被激发出来,这些都是个人亲历,不是道听途说。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进入了快速的城市化进程,35年城镇人口增加了5.58亿,这5.58亿的人口在城市里,得多少医护人员?得多少医疗床位?得多少医疗设备需要添置?得多少医疗基础设施需要建设?如果这些都由政府来做,5.58亿城市人口再加上农村被激发出来的医疗需求,这医院的建设投入得多大?政府的税收每年如果都投入到这方面,这国家还怎么发展?更何况,医疗设备、医药我们国家都是落后的,这些都靠国家怎么可能呢?所以,必然需要市场化和产业化,通过市场化和产业化推动医疗领域的发展。

如果大家还记得,我们过去城市是公费医疗,农村没有任何医疗保障,原来城市的人口也就一个多亿,估计有医疗保障的人口也就一个亿,那么农村和城市没有公费医疗的十亿以上的人口怎么办?正是基于这一点,我们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发展了医疗保险,并用了20年时间实现了医疗保险的全覆盖。

我们再来通过一个数据看看我们现在的医疗支出情况。根据卫计委的年度统计公布显示,2014年全国卫生总费用预计达35378.9亿元,其中:政府卫生支出10590.7亿元(占29.9%),社会卫生支出13042.9亿元(占36.9%),个人卫生支出11745.3亿元(占33.2%)。人均卫生总费用2586.5元,卫生总费用占GDP5.56%。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卫生支出中个人支出是占三分之一(个人认为这个数据恐怕是低了一些,因为很多个人卫生支出是隐性的),考虑到这三分之一集中在少数身体不够健康的人身上,可想而知压力自然是很大的。而这个压力,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国家将一部分医疗服务的基础设施投入交给了市场,由市场来消化这一成本,从而加快医疗服务能力的提升。正是基于这一个逻辑,我们看到医院的快速扩张。当然,给我们的体验就是看病难、看病贵。

就个人看法而言,国家的这个选择有一定的道理,但同样也存在严重的问题。问题主要出在两个方面:

一是国家医疗方面的投入在过去远远不够。我国2014年政府医疗支出在不断替身过后才占财政支出只有7.55%,而美国在这方面的支出要达到20%以上,这一点表明我们的医疗政府投入太少了。

二是我国在医疗领域的监管不到位,这导致了过度医疗、小病大治等严重问题,导致了医疗资源的浪费,公立医院的医生相对还是比较负责任的,但在一些私立医院完全以利益驱动的结果就是唯利是图,这一切和最近爆发的疫苗问题、莆田系问题都是因为监管不够造成的。

所以,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看出,医疗问题不是说市场化本身的问题,是我们财政投入和监管不够的问题。我们不能因为医疗市场出了问题就归于医疗的市场化改革,而是应该去找到真正的病根,并进行有效应对。譬如,针对私立医院的过度广告、过度医疗等问题,如何实施有效监管和依法对违法者惩治才是该做的,通过规范市场让这个市场更加规范,这才是治本之策,哪能直接否定市场呢?

关于教育,在占豪看来,根本原因之一还是我们人口多、基础设施薄弱导致的供应不足,特别是优秀教育资源供应严重不足导致我国教育问题同样突出。想想看,过去我们的高等教育资源是多么稀缺,现在是什么情况?1980年,我国高校毕业生14.7万,到2015年这一数字是750万,35年增加了50倍。这得多大的投入?

但是,在这方面,我们的财政投入显然是不够的。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4%的指标是世界衡量教育水平的基础线。但是,我国到2012年才首次达到这一标准,前面这么多年教育缺口都由谁来补充?当然是老百姓自己的腰包,所以怎么可能不感觉到教育费支出高呢?

当然,政府应该保证的是基础教育,高等教育也不应该全由政府来保证,全世界也没有国家来保证高等教育的。但是,我国基础教育资源由于需求增长过快,依然是供不应求的,特别是优质教育资源依然是非常稀缺的,再加上高等教育的稀缺需要学生有更强的竞争力才能上大学,这导致了普通学校、学生的竞争必须通过学习竞争来实现,于是就衍生出了教辅、培优等市场,于是乎哪怕基础教育老百姓也感觉很大。

但是,很显然,如果不进行市场化,由于我国教育资源不够,仅仅靠政府投入不够会抑制教育的发展。更为重要的是,教育也不仅仅是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还有职业教育,职业教育领域则是必须要市场化的。关于教育问题,占豪的看法是,国家投入应该增加,同时应该加强优质师资的建设和加强教育新手段的建设,譬如教育的“+互联网”,将更多优质教学资源能够通过互联网更广泛地分享,从而实现教育资源的更好的分配。

但是,哪怕这样,当然这还是离不开市场化。所以,教育的问题也不是市场化本身的问题,而是我们使用市场化工具的程度的问题。直白点说,就是哪些领域该市场化,市场化到什么程度,政府应该承担哪些必须承担的责任,应该做好哪些监管等依然做得不够,这才是关键所在。

市场是个工具,是一个社会经济发展必须使用的工具,用好用不好关键在于怎么用,这一切都不赖市场,而在于使用市场的人。切菜刀切到了手你能怪刀吗?难道因为刀切到了手以后就改用手掌切菜了?所以,我们看问题一定要看问题本质,不要只是拘泥于现象,通过看本质来找到问题的根源,然后在发展中解决它,这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而不是说盲目去做不该否定的否定。

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的未来发展方向已经告诉我们,中国未来智能是更加市场化,但同时会进一步明确政府的监管职能并提升政府的监管能力。未来的我们应该更好地利用市场,而不是说去否定市场对社会发展带来的正面作用。市场发展不好一定是人的错,绝不是市场的错,这个责任我们务必要敢于承担,及时矫正。

最后,也在这里补充一下,可不能说因为我国人口多就把我国的问题都归结为人口多,那可是刻舟求剑了。我国之所以能够可持续发展,正是因为我国人口多带来的力量,否则中国就不可能实现现在的经济奇迹,并对发达国家进行追赶。我国人口多给我国带来了问题,但同时也是发展潜力和发展契机,这一点要辨证地看,不可盲目地区极端否定。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