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事务》:眼下普京所做的,是受到惊吓后的正常反应?

观察者网   美国杂志《外交事务》翻译严南   2016-05-02 13:22  

【弗拉基米尔·普京,俄罗斯的一面旗帜。

然而自从乌克兰危机以来,这面旗帜似乎不再像以前那样被人们高高举起了。

经济下滑、卢布贬值、失业率上升,在西方制裁和孤立之下,俄罗斯不断陷入困境,也让普京不断陷入被动。普京能否带领俄罗斯再创辉煌,在他治下的俄罗斯会再次走向独裁吗?这是人们关注的话题。然而对于普京来说,似乎从未因外界的质疑和排挤而失去对俄罗斯、失去对自己的信心。这一点,连美国学者都不得不承认:普京带领下的俄罗斯,衰弱但并未出局,这也许将是普京和俄罗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的状态。

最近,美国Foreign Affairs(中文名《外交事务》)请来三位美国学者来分析普京的外交政策等议题。以下是具体讨论内容,观察者网独家翻译,以飨读者。】

埃拉瓦拉: 这里是Foreign Affairs,我是凯迪·埃拉瓦拉。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既是不断发展的经济体,也是毫无希望的废柴;既是有缺陷的民主政体,也是绷紧的专制体系;既是建设性的外交角色,也是军事侵略者。这种角色的来回转换让很多俄罗斯人及国外观察员都摸不着头脑。

所以我们要讨论本期的封面话题,普京带领下的俄罗斯:衰落但并未出局。我们邀请到一些在这方面有所建树的作者,一起探讨普京的压制战略、俄罗斯经济的实况以及普京是否有明确的外交政策等。

首先,我们邀请到研究机构counterpoint的总编玛丽亚·利普曼(Maria Lipman),来分析普京独裁主义的演变。

利普曼:普京在上任初期,走得很慢,也很小心。他尽量克制自己不用专制的方法,主要靠操纵、拉拢等其他方法来暗示:只有忠于政府、忠于中央权力才是最安全的。

埃拉瓦拉:这个阶段,他较少关注公众,更重视那些对他构成威胁的机构。

俄罗斯总统普京

利普曼: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交给普京的是一个非常疲软的国家,因而巩固国家的任务本身非常合法。但是俄罗斯开始十分衰弱,又经受着分权制衡的局面,于是普京通过削弱联邦制控制各地州长,以控制立法机构、掌控大事议定权及主要媒体。

埃拉瓦拉:那他是怎么做到呢?

利普曼:他一上任,石油的价格就开始上涨,俄罗斯自然十分依赖石油的价格,普京创造出一种俄罗斯十分繁荣、十分稳定的氛围。恐吓有一定的作用,笼络也有一定的作用。其中一个方法是让有产阶级精英有能力致富。

埃拉瓦拉:普京政府所避免的是完全的镇压。

可以说,普京在上任初期,尽量克制自己使用暴力及镇压手段,即使使用也只是针对个人。

埃拉瓦拉:但据利普曼所说,这一点已经发生变化。

利普曼:但现在俄罗斯大不一样。可以说自从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俄罗斯变得十分强横。政府现在对于以任何形式、任何性质的自宣独立都变得更加无法容忍。而吞并克里米亚则使普京周边的人更加衷心。

埃拉瓦拉:同时,由于油价不断下跌和西方制裁政策,俄罗斯不可能像过去一样服务人民。如果这些发生在另一个国家,很有可能导致大规模动乱,但俄罗斯还没有。

利普曼:旗帜效应的影响非常大,所以那些还敢公开批评普京政权的都冒着很大的风险。因为在俄罗斯忠诚才是最重要的。民调中,80%以上的人都赞同普京的行为。

利普曼:克里姆林宫将批评普京的人刻画为第五纵队(为所在国家或组织的敌人秘密工作的一群人),称他们为西方的代理商,这一策略十分成功,大部分俄罗斯人将这群人视为麻烦制造者。

因此,这对批评者来说十分危险,如果他们加入独立行动的话,风险十分大。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不相信他们的社会,也不认为他们的所做所为是为了让大家的生活变得更好。

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

埃拉瓦拉:总之一句话,抗议没有意义。

利普曼:如今俄罗斯环境中,无意义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人们可能意识到了这点,他们清楚经济在恶化,腐败在蔓延,但他们也深信他们无能为力。公民无法改变什么。国家中只有一个决策制定者,就是普京。且这也就使得独立运动变得毫无意义可言。

利普曼:自从苏联解体后,人们对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感到十分自豪。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公众情绪使普京的政权更加强大,尽管经济不景气,但普京仍然获得了很高的公共支持,但这会持续多久,谁也说不准。

利普曼:民调中,当被问及对未来怎么看以及对经济不景气能忍受多久时,人们的答案十分奇怪。约有三分之一的俄罗斯人称,谁都不知道这会持续多久。

所以,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承认他们不太了解他们自己。他们也不知道事情会不会爆裂。

埃拉瓦拉:即使有泄愤,也不会引起任何的改变。

利普曼:所以,我真认为普京的政权无法被击败,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打败它。可能俄罗斯跟过去相比,经济弱了点。但事实是俄罗斯国内,没有任何力量、组织、个人、政党可对克里姆林宫构成威胁,或者成为普京的对手及敌人。

近年来,谈到俄罗斯经济时,大家都会用一个老笑话开场。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英国首相约翰·梅杰让叶利钦用一个词来描述俄罗斯的经济。叶利钦说道:“好。”梅杰之后让他用两个字来仔细说说。叶利钦说:“不好。”

如巴黎政治学院经济学教授古里埃夫(Sergei Guriev)在最近一篇文章中写道的那样,这个玩笑真是有先见之明。在过去的25年中,俄罗斯经济一直在“好”与“不好”中徘徊。

当然目前看来,俄罗斯的经济不太好,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就是缺乏改革和普遍腐败。

古里埃夫:俄罗斯经济在占领克里米亚前就开始下滑,缺乏改革和普遍腐败是主要原因。并且这一原因还将持续导致经济下滑。该原因十分重要,因为它不是暂时性的,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

埃拉瓦拉:第二个原因就是油价的下滑,这已在俄罗斯经济中引起急性危机。

古里埃夫:俄罗斯出口与油价密切相关,俄罗斯的预算非常依赖石油收入,在这个层面上,油价下降是一个大冲击。但如果俄罗斯如果能顺利应对,冲击就只是暂时性的,油价恢复后,俄罗斯经济可能会恢复增长。

埃拉瓦拉:第三个原因就是西方对俄罗斯进行的制裁。

古里埃夫:相较于前面两个因素,制裁本身的影响不是很大,但制裁加剧了上述问题。举个例子,俄罗斯面对石油危机时,本来至少可以通过向外国借钱来减轻危机影响,抚平冲击带来的伤害。但制裁后,这就不太可能了。

埃拉瓦拉:普京上任时曾承诺过要进行经济改革,但目前还没动静。

俄罗斯经济严冬的到来,让普京政策备受质疑

古里埃夫:除自然资源、自然垄断以及国防以外,要对大部分行业进行私有化改革,俄罗斯目前还没有动静,但即将发生。普京上任时曾承诺在2016年前完成这些,但目前什么都没发生,甚至于所谓的私有化进程根本就没开始。俄罗斯和其他国家一样,私营企业运转情况更好,效率更高。产权保护、征收企业保护等方面的改革都没见动静。不然,征收企业的状况只会更糟。

埃拉瓦拉:关于普京的政权是否会受经济下滑的影响,古里埃夫的观点和利普曼不太一样。

古里埃夫:2000年俄罗斯经济增长是政治平衡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增长消失时,俄罗斯人的工资开始下降,局面急需改变。俄罗斯公众似乎愿意为了国家的所谓强大,接受生活水平的下降。这种强大就是普京所营造出的感觉,即某种意义上来说,俄罗斯面对外部敌人时站起来了,俄罗斯在保护这保守的观念。

现在我们看到,这没有持续很久。俄罗斯政府的说辞每半年或者一年就会变动。这意味着,俄罗斯政府可能意识到,俄罗斯公众在乎经济发展,所以政府正想尽一切新方法来让公众支持政府。

埃拉瓦拉:这个层面上来说,普京要改变政权发展方向,刺激增长还来得及。

古里埃夫:首先,有许多外交政策可以帮助脱离这种孤立,很多私有化改革可推动竞争,保护知识产权及反腐。也有很多政策与投资人力资本有关。普京2012年大选项目中就包含这些政策,但正如我说过的那样,多数承诺都未实现。

古里埃夫:但有一件事情是普京承诺并一直在跟进的,就是世界银行所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的改善商业环境。《营商环境报告》中,俄罗斯的营商环境排名通过一些行动有了显著地提升。现在,这些改善还没有带来外资,因为风险还是很高。地缘政治孤立有风险,腐败官员以及有政治背景的商业人士都有风险。尽管如此,商业环境的改善都是一项成就,因为只要孤立结束,这种商业环境就会带来好处。

另一个好消息是俄罗斯央行正采取合理的宏观经济政策以及货币政策。俄罗斯央行允许卢布贬值,这帮助缓解了油价下跌的冲击。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举动。

古里埃夫:但如果经济形势一直下滑,任何政权都会遭受人民的厌恶。我和丹尼尔·特瑞斯曼(Daniel Triesman)一起进行了一项研究,调查了世界民主体制国家中领导人的受欢迎程度。纵观全球,我们发现,领导人的受欢迎程度会随着经济的下滑而下降。

埃拉瓦拉:以上是古里埃夫就俄罗斯经济做出的讲话。下面有请丹尼尔·托利斯曼,他将谈谈普京的外交政策,尤其是俄罗斯为什么占领克里米亚。

特瑞斯曼:一种观点认为针对北约的扩张,普京基本持防御性观点。2014年2月危机中,普京基本惊慌失措,他以为乌克兰很快也会加入北约,因而占领克里米亚来防止这种事情发生。这是第一种观点。

埃拉瓦拉:特瑞斯曼将第二种观点总结为“普京是帝国主义者”。

特瑞斯曼:第二种观点认为普京是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间谍,是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他一直有个秘密计划,要进行俄罗斯扩张,来弥补地位上的损失以及苏联解体时的领土损失。

埃拉瓦拉:也有观点认为普京的行为完全是偶然性的。

特瑞斯曼:第三种观点认为:普京之所以作出这种决定只是对事件的自然反应。普京不是策略家,但他是一个手段高明的人。他不去思考长远之计,也没有前后一致的计划。相反,他每时每刻都在观察情况,并根据情况作出反应。也许他根本没有考虑到全部的费用或者行为的长期影响。这种观点认为克里米亚只不过是他跌进危机所造成的一个意外。

埃拉瓦拉:特瑞斯曼称有很多证据可用来证明“普京帝国”的观点。

特瑞斯曼:你可以回想普京上任刚掌权的时候。他说:大家都知道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2008年,据说在一次和美国总统布什激烈的私人谈话中,普京认为乌克兰根本不是一个国家,它只不过是由前俄罗地领土拼凑起来的一个地方。

特瑞斯曼:我做了许多俄罗斯采访,并尽可能地检查记录,我认为很多东西都不是原本他们开始计划的东西。事实上,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很多的计划都是即兴提出的。

对于部分俄罗斯民众来说,普京既是希望,也是阻碍

埃拉瓦拉:事实上,特瑞斯曼解释道:普京对克里米亚的入侵可能只是受到惊吓后,所作出的反应。

特瑞斯曼:关键事件是亚努科维奇政权在基辅的崩溃。而且,我认为俄罗斯并没有预期到这一事件,直到它发生前不久。这造成了种种的不确定性。乌克兰是不是即将加入北约,无人清楚。我认为人们相信这肯定在将来的某个时间点发生。俄罗斯害怕由亚努科维奇的反对者组成的新乌克兰政府会取消协议,不允许俄罗斯保留对塞瓦斯托波尔海军基地的控制权。

埃拉瓦拉:某个层面来说,本次赌博很不成功。

特瑞斯曼:所以,我能理解俄罗斯的决定,因为他们害怕失去对塞瓦斯托波尔海军基地的控制权。但另一方面,稍微远看的话,似乎他们这样做的成本太高了。所以我认为他们低估了西方偏激反应的风险,跟着就出现了西方制裁隔离。

埃拉瓦拉:此次隔离对于普京来说,处境尤为艰难,因为它破坏了很多外交政策。

特瑞斯曼:普京的长期项目是想建立所谓的欧亚联盟,一种联合前苏联国家的经济协会,这个项目被此次隔离严重打击,因为除克里米亚以外,乌克兰地区及东部一些地区对俄罗斯干涉表示非常强烈不满。

隔离破坏了很多长期目标,使俄罗斯经济更加困难。在俄罗斯,普京的国内知名度确实得到了十分明显的增长。支持率也一路飙升,保持高位的时间比我料想地长很多。但我仍然认为光看成本和收益,本次干预极其昂贵。我认为这只是危机时刻的一次赌博,根本没有对全部费用进行估计。

埃拉瓦拉:但有趣的是,特瑞斯曼认为普京其实有其他选择。

特瑞斯曼:其他更好及低风险的选择确实存在。本质上来说就是一个字——等,用他们过去使用的策略如发展情报资源、贿赂行政人员造成腐败,然后坐等基辅的新政府如橙色革命胜利者一样,一直内部争吵,发生矛盾,进行自我破坏。

埃拉瓦拉:普京并没有等待革命的这一事实显示出他策略上的变动。

特瑞斯曼:2014年2月之前,我会说普京十分小心。尽管他十分苛责国际秩序和西方的做事方式,但并没有用军事行动进行反抗,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过去,只要通过基本的成本效益分析,站在俄罗斯的假定利益立场,普京的国际行动还可以理解。但现在,要做到这点很难。我认为他一直在叙利亚的问题上进行押注,叙利亚问题之前,支持顿巴斯及卢甘斯克俄罗斯民族分裂分子也是。所以,俄罗斯似乎越来越倾向于采取冒险的行动,而不考虑对成本投入及效益产出的比例。

埃拉瓦拉:从这些赌博中,普京应吸取的教训十分明显。

特瑞斯曼:从整个乌克兰事件中,他应该学到的是一旦卷入其中,哪怕参与度较低,战争都是不可预测的,意外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这种并未完全参与其中的混合战争中,使用志愿者、治安维持会成员等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

埃拉瓦拉:令人担忧的可能是普京认为这种干预十分有效。

特瑞斯曼:另外一个经验是武力的确有用。人可以通过武力达成某些目标。这会产生一些潜在的成本,但他根本没有考虑到,克里米亚军事方面的行动十分顺利。他认为军事干预叙利亚十分成功。这和美国不一样,美国人鉴于最近的经历认为武力的意义不大,因为哪怕赢得了战争,事情也是一团糟。但俄罗斯领导人认为有限制的军事行动效果十分显著。

埃拉瓦拉:以上是特瑞斯曼就普京的外交政策所做的点评。总之,我们的嘉宾对普京未来的政权持悲观态度,它不仅有明显的结构性缺陷,同时变革的前景也十分有限。但现在俄罗斯的故事似乎不会暂停,外部的压力及挑衅行为很可能会加剧这种局势。正如Foreign Affairs主编吉迪恩·罗斯在介绍时所说,要成功处理这样的挑战不仅需要坚定,还需要谨慎和耐心。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荀子曰 关键词: 美国嘉宾 俄罗斯外交事务 普京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