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安全第一道防线在于思想

独家网   郑若麟   2016-04-13 10:29  

筑起我们的精神长城

——政治安全第一道防线在于思想

郑若麟(文汇报高级记者,研究员)

政治安全是一个全新的概念。

政治安全大致是指一个国家宪法规定下的政治制度的稳定性,以防来自外部或内部的各种反对势力的破坏和颠覆。这一点其实在任何国家都是类似的。比如在法国,你可以反对政府、可以反对政府的某项政策,但你不能反对宪法,以及宪法规定的共和国基本原则,当然也包括共和国所通过的所有法律。与此同时,你也不能运用宪法所禁止的行动来反对政府,比如通过暴力革命来推翻政府。在西方,凡通过暴力反对政府、或直接反对国家体制本身的真正意义上的反对派,无一不被严厉镇压……事实上,政治安全在任何国家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

但有一个现象是必须解释、澄清的,即在西方民主选举体制的国家,似乎目前尚没有这一政治名词和概念,似乎很少担心国家政治安全问题。似乎只要有了选举,就不再存在政治安全问题。事实并非如此。政治安全的主要症结在于两点:一是来自外部的直接或间接支持和干预(包括人员、行动纲领、组织和资金等各种形式的支持);二是精神领域的征服。西方民主选举体制国家国内都存在着形形式式的反体制政治势力。如在美国曾爆发“占领华尔街”运动、西班牙曾爆发“愤怒者”运动、希腊曾爆发“700欧元一代”运动、以及这几天正在法国兴起的“黑夜站立”抗议运动等。这些运动都具有鲜明的反体制色彩。但这些运动都没有获得来自外部的任何直接或间接支持。与此同时,这些运动在西方国家内部主流媒体一致、积极的诋毁下,也得不到更多民众精神上的了解、理解和支持。因此,“占领华尔街”和“愤怒者”等运动都很快就销声匿迹。这次法国的“黑夜站立”运动恐怕也难逃此厄运。

之所以这些运动得不到外部的支持,主要是西方国家目前在世界上鲜有明确、且实力强大的敌对阵营。惟一有意愿、有能力对这些运动进行支持的,是俄罗斯。事实上俄罗斯明中暗中一直在支持西方国家内部的“反体制政治力量”。如俄罗斯对法国极右翼政党、具有一定反体制色彩的“国民阵线”的支持(为其进行融资、贷款、邀请其领袖访俄等)就是一个例子。但俄罗斯的支持是有限的,因为俄罗斯并不想真正与西方陷入一场新的冷战之中。俄罗斯的做法更多的是一种对西方攻击俄罗斯时的某种反击。事实上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此也心中有数。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西方与俄罗斯始终“斗而不破”的原因。

而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西方内部的这些反体制运动的另一个短板,则是找不到一个替代模式。西方打赢冷战靠的是一种精神征服。社会主义阵营的崩溃和西方自由市场经济加选举民主被认为是“历史的终结”。因此尽管西方的反体制运动近年来随着西方社会日益严重的经济与政治危机而空前高涨,却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可以替代西方现行模式的“第三种道路”。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近年来“中国模式”的雏形,正在对西方现行体制形成一个明确的挑战。“北京共识”正在动摇“华盛顿共识”的根基,正对其形成某种重大威胁。这正是西方竭力否认“中国模式”存在的主要原因。

对于中国而言,政治安全始终是国家政权的一个重要课题。其原因非常简单:与西方外部不存在明确的敌对势力相反,中国在崛起过程中,始终要面对来自世界惟一的霸权大国美国的防范、平衡、牵制和遏制。美国始终存在着一股强大的反华政治力量,它们从来都是明确宣示,中国不是美国的盟友和伙伴,而是要防范和遏制的对手。而介入中国国内事务,以动摇中国政权基础,则是美国始终不渝的长期政治战略。因此美国始终是我政治安全的最主要的外部因素。

早在埃及发生“阿拉伯之春”运动时,当时身在法国的我就曾读到过一本小册子“埃及革命行动手册”,其幕后编撰者就是美国“非暴力公民抗争运动”理念的创始人杰尼·夏尔普(Gene Sharp)领导的“爱因斯坦研究所”。这本广泛散发的小册子非常详尽地指示民众如何进行“和平”抗争、如何选择抗争口号、如何选择具有象征意义的地点、如何选择鲜明、醒目的抗争标记、如何与警察对抗、如何组织街头行动、如何争取官方内部的支持……席卷阿拉伯及前东欧国家的“颜色革命”浪潮就是在夏尔普的“非暴力抗争运动”理论的指导下进行的。而这一理论主要针对的就是美国需要防范和遏制的国家。中国(包括香港在内)当然在其瞄准镜内。

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所谓要利用中国亲美的“互联网一代”来“扳倒中国”的说法,非常形象地将美国某些反华势力对华政治战略的目标和方式方法都概括性地表述出来了。应该看到,在中国散发类似“埃及革命行动手册”之类的行动太过明显,会引起中国政府和民众的强烈反弹,是不可取的。颠覆一个政权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长期潜移默化的对该国民众、特别是年轻的所谓“互联网一代”进行最为广泛、深入的精神殖民,使之自觉改变自己的政体,将本国利益纳入美国和西方的轨道,从而成为美国和西方的附庸……从精神上征服中国、殖民中国,达到颠覆中国政权的最终目标,是最为便捷、代价最小且最可能奏效的手段。

西方国家的思维方式具有某种征服性特征。这是资本的扩张本质所在。合作共赢是一种典型的东方逻辑。西方则更多的则是“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思维惯性。这种思维惯性在大国关系方面尤为突出。因为在西方学者看来,大国之间,惟一永恒的关系就是争霸。即使中国毫无争霸的意愿,但中国具有争霸的潜在资质,就是一种“罪过”。所以,无论中国如何辩白,美国和西方是不会认为中国真的是主张和平崛起的,更不会认为中国的和平崛起不会损害他们的利益。从这一点出发,就可以清晰地观察到,境外确实存在着一股试图颠覆中国的力量。

这就是必须强调维护中国政治安全的原因。

精神殖民中国的要害,在于突出强调“普选”:将“中国没有直接选举国家领导人、因而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源于中国政治体制”这一蓄意制造出来的“民主原罪”概念,灌输到中国民众的头脑之中,使之不自觉地否定中国的一切,进而盲目地崇拜美国、崇拜西方。当这种“民主原罪”概念广泛传播到一定程度时,一个突发性事件就很有可能会引起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旨在颠覆中国的“颜色革命”。因此,在思想上筑起我们反殖民的精神长城,是保障国家政治安全的第一道重要防线。如何坚守这道防线,才是我们首先应该深入研究的重大课题。问题是,我们显然对此不够重视……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国家安全宣传日 政治安全 政治制度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