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维和军人眼中的非洲生活

波布非洲 赵天亮   在非洲   2016-04-09 09:10  

1.webp

在刚果金维和的作者

【按】这个作者的文风总是让我想起老舍白描式的写法,但开头细致的外貌描写,特别是对头发的描写,让我一瞬间出戏到契诃夫的《变色龙》。由于军队的各种保密协议,作者不便写太多军队生活,希望能从当地的普通人生活中窥探一二。以下是正文:

 

第一次见到萨巴尼是在到达刚果(金)维和营地的当天,他带着几个当地人站在欢迎我们的队列末尾。因为已是黄昏,天色暗淡,对萨巴尼除了瘦高的身材,漠然的表情,再没有其它印象。

2.webp

第二天起床,萨巴尼已经在厨房干活了。看起来萨巴尼约莫 40 岁,身高有 1.8 米左右,长胳膊长腿,皮肤又黑又亮,精瘦的骨架,棱角分明的面孔上是一双略显怯意的眼睛。细密的短发卷曲成一个个黑点贴在头皮上。如果不是干裂粗糙的皮肤和过早苍桑的面容,萨巴尼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帅哥。但显然,生活的艰辛和磨难,让他过早失去了应有的光彩。

慢慢地对萨巴尼有了更多的了解。萨巴尼属于胡图族人。当地黑人分图西族和胡图族两大族群。十多年前发生在卢旺达的族群冲突使一百多万人图西族及胡图族的温和派人士遭到屠杀,这也成了刚果(金)至今战乱不断的最初原因。战乱使当地百姓饱受饥苦。

萨巴尼是维和分队所在的中国二级医院雇用的五个杂工之一。每天的工作就是为我们整理营地、打扫卫生、清理垃圾、搬运物品以及餐厅、厨房的杂活。萨巴尼每天的工作很辛苦。他的家住在离营在五六公里以外,无论刮风下雨,每天早晨六点我们起床前,他都会赶到营地开始一天的工作,一直到下午六点离开。每天早晨我们睡眼惺松地推开房门时,总能看到他在营地忙碌的身影。除了规定的活儿,大家有什么当地搞不定的事,都喜欢找他,他也乐得帮忙。我的印象中他总是在营地不停地忙碌着,从早到晚。

萨巴尼的工钱是每月120美金。在当地一美金的购买力甚至不如国内的一元人民币。我不知道萨巴尼怎么用这些钱来维持生活,但听说相对当地的政府官员这个工钱仍算高的。因此萨巴尼也就格外珍惜这份工作。

客观地说萨巴尼所做的工作只能算是简单劳动,甚至是低贱的劳动,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雇用的几名和萨巴尼一样的当地人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有个叫鲁维拉的女工就毕业于当地唯一的一所大学。萨巴尼上的什么学,大家都没弄清,不过他的语言能力着实让我们吃惊。法语是当地的官方语,斯瓦希里语、林加拉语是当地居民的常用语言,萨巴尼不但都精通,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我常想,如果在国内,像萨巴尼这样的人是可以进入社会精英阶层的,至少也会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可是战争毁了他们的一切。在一个战乱不断、失业率80%的国家,即使他有千般本事,也只能为生计挣扎。这算是他个人的悲哀吧,可又何尝不是一个国家的悲哀呢?

3.webp

虽然生活非常艰难,但萨巴尼对生活却并不马虎。刚果(金)独立日那天,我们慰问几个当地雇员来到萨巴尼的家。萨巴尼的家在一片低矮无序的建筑中,简陋的房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家具,十几口人挤在一个二十多平方米的房间里。这样一个简单的环境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非常有限的空间里,靠墙摆着一对从营地捡回的旧沙发,沙发虽然破旧,但被很整齐地摆在一起,几个破损的地方已被不知用什么东西补好。在一面墙上端正地挂着一册中国上一年度的挂历。

萨巴尼的妻子看起来不到40岁,11个孩子最大的16岁,最小还抱在怀中。半大的孩子们大都是细弱的脖子支撑着一个硕大的脑袋。但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每个人都穿着虽然质地低劣但却整洁得体的衣服。

这让我想起了萨巴尼的另一个细节。来营地上班萨巴尼经常身着一件黄色的无领T恤,下身穿一条及膝的淡色休闲短裤,裤边还缀着一些装饰,是很时尚的那种。这种装扮与依然动荡的局势,与他所从事的劳动,与依然贫困的生活似乎并不那么协调。

后来我慢慢明白,那种饱受战乱创伤的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之常人更为强烈。这些点滴细节不正体现了他们对和平、对美好生活的强烈渴望吗?其实,再恶劣的环境,再残酷的战争,再艰难的生活又怎能泯灭人们追求美好的天性?只是这种美好对于萨巴尼,对于生活在这儿的人们依然遥远。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中国维和军人 非洲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