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埃尔多安的福,德国媒体知道了言论自由的红线?

独家网   半夏   2016-04-08 15:58  

德国《明镜》在线6日爆料称,德国美因茨地方检察院周三(4月6日)宣布,对德国电视二台讽刺节目主持人波默曼(Jan Böhmermann)展开调查,因为他涉嫌侮辱外国机构及代表。同时,德国检察院表示,此次事件的发生,德国二台也难辞其咎。

jan-boehmermann-recep-tayyip-erdogan

3月31日,在德国二台播出的讽刺节目"Neo Magazin Royal"中,主持人波默曼读了一首语句粗俗的打油诗,里面出现埃尔多安"对库尔德人和基督教徒拳打脚踢、同时看着儿童色情片"以及"变态、肮脏、恋兽癖"等字眼。

图片1

埃尔多安讽刺诗

4月3日晚,默克尔曾致电土耳其总理达武特奥卢,向其指出,德国电视二台已收回了这首讽刺诗。默克尔在电话中批评这首诗属蓄意中伤,但她同时强调,德国政府高度重视新闻和言论自由。德国政府发言人赛博特在引述默克尔表态时亦补充指出,上述自由并不是“无限制的”。

图片2

如果对波默曼的指控成立,将涉及德国刑法第103条,"侮辱外国国家首脑"波默曼可被判处最高3年的监禁。但这一司法程序的一项前提是,有关国家向德国提出刑事处罚的要求,并授权德国政府进行司法追究。

波默曼在自己的Facebook上以调侃的语气写道:"……如果我伤害了一位彻头彻尾的民主主义者的感情,那我衷心地请求原谅。"并自嘲说:"我们终于形象地揭示了德国讽刺作品的红线在哪里。"

图片3

波默曼的Facebook

3月中旬,德国电视一台著名时政讽刺节目Extra 3播出的一段视频就曾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进行了毫不掩饰的嘲讽。土耳其政府3月22日紧急召见了德驻土耳其大使。据德媒报道,德国驻土耳其大使今年之内已三次因类似理由被土方召见。

波默曼“讽刺诗”事件在德国引起巨大轰动,从4月1日开始,媒体便一直在关注此事的进展。此事不仅牵扯到主持人波默曼个人,德国二台也难逃责任。网民纷纷议论,此事标志着德土两国围绕新闻和言论自由的争论进入新阶段。

网友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角度:

1“讽刺”和“侮辱”的界限,以及“言论自由”的界限。

大部分网友留言称,虽然诗歌庸俗低级没有笑点,但仍属于言论自由所保护的范围,不至于违法。也有人认为,这已经超越了“讽刺”的界限,在电视节目中公然诋毁一个国家首脑,这是诽谤和侮辱。

2

我既不喜欢埃尔多安也不喜欢波默曼。但一首讽刺诗引发这么大动静,我觉得很可笑。

这已经超过了讽刺诗的界限了。

3

这和讽刺诗歌没有关系,要是这样,那我可以对任何一个人用最恶心的方式去侮辱,然后说这是讽刺。

图片8

事情很简单:媒体自由可以是言论可以是批评,也可以是挑衅。超过了界限就构成人格侮辱。波默曼心里清楚这已经超过了那个界限,可能他只是想看看或者想证实,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现在他看到了,我们也看到了。就好比在足球比赛中,严重犯规没什么,但故意伤人和缺乏体育道德就会受到惩罚。当一个人通过故意犯规来试探这个界限是什么,裁判自然会吹口哨。

德国人总是对“冷嘲热讽”的技能引以为傲,把这看做是言论自由的一种高级境界。世界对于德国人的印象通常是严谨和缺乏幽默感,但有时候德国人“幽默”起来,会产生极其严肃的后果。比如,为中国网友熟知的德国二台辱华事件和周星驰德国受辱事件。

2009年10月20日,在德国国家电视二台的“今日秀”报道法兰克福书展的专题中,该台记者利用中国书展商听不懂德语的弱势,歪曲翻译并编造解说词,用低级庸俗的手法嘲弄书展的中国工作人员,诋毁中国形象。随后,该台把报道的视频放到了网站上,并在德国各视频网站广为传播,引发华人网友的批评潮。获悉有关情况后,中国外交部、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分别向德国电视二台提出严正交涉,要求该台就此正式道歉。该台台长夏希特十一月三十日致函中国驻德国大使吴红波,就此事向中国道歉。

10年前,周星驰在德国宣传电影《功夫》的时候,也曾遭遇德国主持人的百般刁难和嘲讽。

2如果这超出言论自由,那《查理周刊》呢?

图片5

查理周刊没有侮辱国家元首,而是侮辱了一个神或者先知。查理周刊侮辱了一个宗教,当时我就疑问,这为什么没有违背法律第166条。

2015年1月7日,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位于巴黎的总部内发生枪击事件,造成12人死亡,多人受伤。该杂志社曾多次发表诋毁丑化穆斯林先知的漫画。11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等40余位国际政要手挽手,参加巴黎反恐大游行,捍卫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同时展示欧洲团结。

图片4

3指责默克尔的“屈服”,称默克尔好似“土耳其第一夫人”。称默克尔忌惮德国和土耳其的关系,向埃尔多安屈服,出卖自己国家的人民和言论自由。

图片6

德国明镜周刊封面《可怕的朋友》

 

QQ图片20160408164434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评论文章《默克尔插手了》

图片7

如果我们的总理不依赖这个独裁者的话,她就不会这样了。几个月以前默克尔还指责土耳其的新闻自由问题,现在默克尔好似土耳其的第一夫人。

当然这三种讨论都是很有意义的,欧洲在变化、整个世界在变化,传媒和大众自然也应该用发展的眼光看世界,与时俱进。欧洲难民潮爆发后,欧洲经历了很多事情,从《查理周刊》事件到德国科隆跨年夜案,再到布鲁塞尔连环爆炸案,焦头烂额的欧洲遇到很多困惑,也让欧洲被迫审视自己的政策、标准和价值观。

笔者作为一个局外人,既不支持埃尔多安,也不支持波默曼,不会带有偏见去评判。只想说,任何自由都是有前提的,言论自由也有界限。言论自由有标准,但绝不能有双重标准。嘲讽可以是一种艺术,但也可能是一种侮辱,最保险和最有水准的嘲讽往往是自嘲。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