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人为何比中国人更加热捧特朗普?

2016-03-26 09:44  

那小兵:据说俄罗斯和中国一样也出现了“特朗普热”,您可以解读一下其中道理吗?

莫洛夫:这个问题的确十分有趣。普京早前就说“喜欢特朗普”,而特朗普也说“认可普京的国际地位”,他们两人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打破常态,寻求在斗争中重新朔造共识。在美国社会中,特朗普的确发挥了一个“解构主义”领导者作用,他让人们忽然对于平时朗朗上口的“民主,自由,平等”产生了质疑,不是否定这些理念价值观,而是鼓励大家重新回到自己现实生活中去检验这些概念是否真实,并从中去挖掘和认定自己的政治权力。在俄罗斯,不但那些自诩右派的人这样看,而那些没有理论高度的左派人士也忽然从特朗普身上找到了可比性。

右派人士欣赏特朗普的“白人主义”和“保守主义价值观”,左派人士喜欢他的“个人偶像化”和“集权领导力”观点,在俄罗斯社会文化语境中,这两派忽然发现了相互共同点。我想对左派人士说,别把特朗普误认为成斯大林,因为斯大林没现代政治的“民主程序合法性”,而特朗普至今依然没有违反任何美国政治程序,他只是在合法程序框架中提出了不同于主流共识的看法。对右派人士,说白了,他们欣赏特朗普的反移民,反伊斯兰情绪,这在俄罗斯右派中是很受欢迎的,这还附带了反犹太人的潜台词。不过,我认为特朗普影响层面更多的是在俄罗斯新生代年轻人当中,这一代人是在网络媒体中成长起来的,他们天生讨厌权威主义,喜欢搞团团伙伙小圈子,个人主义文化氛围浓厚,特朗普的“真人秀”模式把这一代人带入了美国民主社会的游戏场里,让他们在如同隔世的美国人身上看到了自己鲜活的影子,这点和北京的“特朗普粉丝团”是如出一辙的。

这里举个有趣的例子,一位俄罗斯特朗普粉丝这样写到:“我们期待特朗普当选,因为他的当选会导致美国社会撕裂加剧,或许让俄罗斯可以重新要回阿拉斯加了”,听上去可笑,但这和不少中国年轻人希望特朗普当选出自相似心理,中国粉丝们认定特朗普是个“孤立主义者”,会重新封闭美国大门,在南海和东海退缩,在人权和美元扩张方面减轻对中国的压力。这些人有道理吗?当然有部分道理,其实美国白人支持特朗普不就是为了排斥全球化吗?他们希望美国回到自给自足时代,减少国际责任负担,减少对少数族裔的辅助和福利,他们其实对欧洲,俄罗斯,中国乃至美国以外的地方没有多少兴趣。相比之下,希拉里强调普世价值,认定美国必须保持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各类战略推进,俄罗斯人对于希拉里有一种心理压力,这点中国人也一样。

许多美国人和中国人都问我为何普京会有如此高的支持度,我说这是“拜希拉里主义所赐”,这点在中国也一样说的通。在俄罗斯和中国的年轻一代看来,希拉里这一代美国民主党领导人用普世价值树立了美国的“真理形象”,这些年轻人并不反对普世价值,但却反对美国这个“假上帝”,心理纠结导致寻求自己国家出现一个可以抗衡美国“上帝”的领导人,普京恰恰填补了这个心理缺口。同样,美国年轻人普遍感觉到美国社会面临着贫富分化加剧,尤其是白人中产阶级正在被不断削弱,国家福利政策越来越向贫穷阶层倾斜,他们心里问“难道这是真正的公平吗?”特朗普告诉他们“不是”,于是年轻人和白人主流都忽然产生了寻找答案的冲动,他们仰望特朗普等待这种答案,却绝对不会仰望希拉里了,她的答案早就在那里了,根本无法引起兴趣了。

与俄罗斯和中国情况不同,日本和韩国以及菲律宾网络圈子中支持特朗普的绝对是主流,这种心理来自一个“我是美国的附庸族群”自我认定,就如美国本身的少数族裔群体一样,他们把自己看成是希拉里保护下的既得利益群体。安倍对特朗普最大的期许是撤走美国在日本的基地,可是日本普通人不见得这么想,他们更希望美国留在东海和南海。当然,特朗普的话题在这里远远不如俄罗斯和中国热烈。

我个人认为,特朗普的出现导致了美国社会保守主义抬头,但他不同于传统清教徒式保守主义,就如普京保守主义改造了斯大林专制主义的过程一样,特朗普带来的是对现有政治概念的反思,这种反思精神忽然点燃了美国沉默已久的主流人群,迅速形成了新的政治文化符号,这种符号是美国社会的“新文艺复兴”信号,这远远超越了政客竞选本身的意义,也远远超越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本身的意义。俄罗斯也正在做类似的事情,中国当然也在尝试。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俄罗斯 俄罗斯人 特朗普 特朗普热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