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关乎国家安全的脊梁,中国真的这么弱?(2)

瞭望智库   铁流   2016-03-25 10:40  

中国为芯片做的努力也不少,为什么还是感觉没有明显突破?

由于自主研发能力不足,我国每年进口芯片耗费超过2000亿美元,超过石油位列第一大进口商品;全球77%的手机是中国制造,但作为核心元器件的手机芯片国产化率不到3%;目前全国存量金融IC卡已突破10亿张,但95%以上使用国外芯片。

中国自1999年以来对发展集成电路产业一直在做努力,虽然出了很多成绩,但也走过很多弯路。比如,“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市场换技术”的理念对自主技术发展较为不利。

进入20世纪后,国家开始重视集成电路产业和发展自主技术。然而,集成电路在产业发展上总体规划和顶层设计依然不够(诚然,那个时代摸着石头过河,走弯路是不可避免的,笔者现在仅仅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评价)。

有限的科研资源被分散,甚至陷入内耗和重复建设中,特别是在软件生态和产业联盟构建方面非常乏力,使得IC设计单位即使设计出了性能不错的芯片,却也只能找外商代工生产;即便生产出了芯片,也苦于没人做软件、主板、整机等配套,最终的结果就是很难卖出去。

近年来,随着自主技术的进步和自主技术产业联盟的初具雏形,曾在核心技术方面千方百计垄断和封锁中国的海外公司,现在忽然表现出帮中国“引进先进技术”的“热情”。实际上,他们很大程度上是希望中国停止自主创新的步伐,走入依赖外国的误区。

什么是瓦森纳协议?它对中国的影响是什么?

《瓦森纳协定》又称瓦森纳安排机制,全称为《关于常规武器和两用物品及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安排》。是西方维持其技术领先地位,限制后发国家(中国)技术更新的工具。

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华出口管制,使得中国半导体设备制造业同国际先进水平始终保持代差,进而限制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和技术更新。

具体来说,上海微电子早在数年前就掌握了90nm光刻机制造技术(上文已经提到,光刻机是芯片生产必须的辅助设备),但是在光源等光刻机的核心部件方面因为需要进口而被卡脖子,以至于无法实现技术更新,长期停滞于90nm水平(近年来光源技术已突破,比如成都光机所的汞灯,以及潜力巨大的固态深紫外光源,40/65nm光刻机也正在研发中)。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西方的技术封锁,也使中国必须研发自主技术,使中国具有齐全的半导体产业链。相对于韩国和台湾在半导体设备上完全受制于人,中国大陆因拥有齐全产业链,拥有产业自主发展和产业自主升级的潜力。

引入民营资本,就可以攻克芯片难题了?

网络上有一篇热文声称,“中国想要发展芯片最好的方式还是吸引民间资本,通过国家补贴民间资本来鼓励芯片产业的发展。”

首先,中国从来就没有对私人资本做IC有过限制。没人限制柳传志不能设计CPU,没人限制马云不能做GPU,没人限制王健林不能开晶圆厂。

其次,资本逐利,像集成电路这种技术门槛高、投资大、周期长、风险高的项目,私人资本根本就没有参与的积极性和动力。相对而言,玩互联网金融、开银行、搞场外配置、金融衍生品交易、房地产开发等等更具吸引力。

即便在美国,哪怕是风投对这方面也往往是绕着走。举例来说,京微雅格FPGA的Tile架构也是靠吃透买来的美国企业专利才发展起来的。据刘明博士回忆,本土FPGA的研发“像漫漫长夜,当时不知能否熬到现在。”由于专利限制,一开始几乎寸步难行,只好另辟蹊径。

所幸一些FPGA厂商的部分专利到期了,京微雅格还从一家宣告破产的初创公司手里买下了他们的逻辑专利,然后在此基础上继续研制。虽然因为该公司不具备威胁xilinx和阿尔特拉的实力,所以才通过了美国政府的审核;但另一方面则要归功于美国风投绕道而行。

很多评论家开口闭口“引入民营资本”,仿佛任何领域只要引入私人资本就能一片坦途,这种观点是近乎幼稚且可笑了。

从实践上看,在技术进步和后发产业赶超方面,私人资本不会比国有资本做的更好,中国目前真正具有核心技术的企业大多数正是国企。

既然私人资本没有参与的积极性,想依靠私人资本破局的想法是不现实的。至于具体的扶持方式,目前大基金的模式(即改变过去政府直接送经费的扶持方式,采用资金换股权,并用少量政府资金撬动庞大社会资金)就非常不错,效果也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但扶持的过程中要注意扶持对象,要扶持真正的自主技术,要扶持真正的实干型企业。

中兴被美国制裁的影响有多大?

640.webp

如果制裁决议被全面执行的话,中兴会遭到重大打击。微软、高通、德州仪器、Intel、Oclaro、博通、NXP、Skywork等公司都是中兴的美国供应商,比如Oclaro为其提供光器件,博通为其提供网络设备芯片,高通为其提供手机芯片。

部分关键产品是美国独家所有,这就意味着对中兴的冲击是巨大的,直接影响正常经营。并且,美国限令一下,中兴受制于人的不仅仅是硬件(芯片),还包括开发、测试工具、数据库、操作系统等一系列软件。当然,不只是中兴,很多中国科技公司在软件和硬件方面,也很大程度上也依赖国外供应商。

然而中兴并非在劫难逃。中兴“采购美国供应商电子元件后产品出口给伊朗”的商业行为给美国人以口实(虽然貌似对伊朗没有履约),实际上美国醉翁之意不在酒,该制裁的政治意义更浓——中兴遭受制裁,显然是美国政治挂帅的典范。

中兴和伊朗的商业贸易是2012年左右的事情,数年时间调查未果而消匿于公众视线。如今恰逢美国大选,旧事重提,这符合美国每逢换届大选就敲打一下中国的惯例。

制裁一出,中兴通讯紧急停牌,中外媒体舆论哗然,制裁效果已经达到。

中美就此进行了磋商,3月21日,《华尔街日报》网络版引用美国商务部某高级官员发言报道称,美国政府计划临时解除对中兴的贸易制裁,缓解中美两国因此事加剧的紧张态势。

总之,该制裁有可能不会被严格执行,而且对中兴的影响也不会像某些分析说的“会导致中兴瓦解”那么严重。

影响这么大是因为中兴技术太弱?

中兴在2015年国际专利申请量榜单中排名第三,其通信方面的技术底蕴雄厚,是实打实的技术企业。自2010年到2015年初,中兴通讯研发投入超400亿元,已拥有超过6万件全球专利申请、1.7万件已授权专利,其中涉及4G标准的LTE基本专利超过800余件,全球占比13%。

可见,中兴并非没有核心技术。中兴遭人诟病主要在于其IC(集成电路英文integrated circuit的缩写)设计是短板。

由于中兴是一家通信公司而非IC设计公司,长于通信技术,短于IC设计——正所谓“隔行如隔山”,中兴作为通信公司,IC设计能力弱,就如同作为IC设计巨头的Intel、AMD在通信技术方面技术底子相对单薄。比如,Intel是靠收购英飞凌才打开通信的缺口,折腾了多年英飞凌基带才勉强堪用,但在系统端和通信标准方面更是毫无话语权。这其实是正常现象。

因此,用“中兴IC设计实力弱,需要采购美国电子器件”的情况来证明中兴是不具备核心技术的“组装厂”,并不合适。在正视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和美国的差距的同时,绝不可妄自菲薄。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芯片 中兴通讯 中国芯片 中国制造 制造业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