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卫士”高克访华:边赚钱边推墙?(2)

jingluewangkan   郑克高,任之   2016-03-22 10:00  

 

13

自由不是免费的,权利是有成本的——谈人权,伤钱啊!

可是德国不。去年8月,面对汹涌的难民潮,在其他国家都很谨慎的情况下,默克尔高调宣布德国接纳“无论从何处踏进欧洲土地”的难民,德国联邦议会决定向收容及照顾难民的联邦州和社区提供10亿欧元的财政援助,并宣布暂停《都柏林协议》,不再把入境的叙利亚籍避难申请者遣送至他们进入的第一个欧盟国家,而接收从任何国家入境的叙利亚难民。

默克尔宣布“门户开放”,接受难民不设上限,“量德国之物力,结难民之欢心”,正中各路人马下怀,各国纷纷心照不宣地留出去往德国的“快速通道”。于是一百多万难民涌入德国,德国的接待能力严重不足,乱象纷呈。不仅财政支出急剧增加、安置能力已经超过极限负荷,而且大量难民的聚集也带来了社会治安的恶化,引起了德国社会的极大恐慌。此前经济界期待的借难民缓解德国人口与劳动力萎缩的小算盘也落了空,德国不仅没有得到流水线上驯顺的工人,反而要为桀骜不驯的难民掏大笔银子去“维稳”。

德国对难民不可谓不好。德国社会为了难民所付出的巨大成本,默克尔自己一清二楚,但还是死撑着不改“不设上限”的口径。难民在德国犯了罪,德国政府和媒体还给他们“捂盖子”。比如科隆、杜塞多夫、斯图加特等地跨年夜的大规模集体性侵事件,官方一开始隐瞒事情真相,科隆女市长还反过来要求德国妇女与陌生人保持“一臂距离”。有德国人骂难民,德国政府反而同“脸书”成立工作组,把这类帖子定性成“仇视难民和种族主义的言论”,然后删除。甚至还有人体贴地提出,政府要给难民发嫖妓的券,解决他们的性需求。

14

难民犯了事,德国政府和媒体还给他们捂盖子。图为网传德国科隆跨年夜现场。

更让人佩服的是德国民众的忍耐力——明明很多人也不喜欢难民,但就是忍着不说,怕被人骂成纳粹。 这种“政治觉悟”是被二战后的体制规训出来的。二战之后的德国背负了纳粹政权的“原罪”,要在“灵魂深处闹革命”,时刻反思纳粹主义,“国家”、“民族”都成了敏感词,爱国成了政治不正确。于是学校不敢唱国歌,不敢举行升旗仪式,唯一能集体表现一下爱国主义热情的场合是看球。平时的文化里拼命淡化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德国人当然就缺乏这方面的政治训练。脑子里缺根弦,一碰到难民危机这样的事情,德国人的第一反应自然就是站在普世人权的高度去讨论应不应该帮助,而不是马上去计算讲人权的政治和社会成本。 

反而是大洋彼岸的美国人看着德国的状况很着急。“大嘴巴”唐床破在一次集会上公开说,默克尔正在毁掉德国。床破公开表示对“政治正确”的蔑视。他的言论放在德国肯定要被视为纳粹。但是在美国,床破人气高涨,这说明美国老百姓比德国老百姓的“政治觉悟”实在要低得多。将人权话语作为实用主义的工具来用,这不仅是美国政客的惯用手段,在老百姓那里也有深厚的土壤。

15

德国人的naive,连大洋彼岸的床破都看不下去了

赚钱与搞人权

让我们回到高克总统。以高克为代表的东德“推墙党”,可以说是德国最讲“政治正确”的一伙,一恨纳粹,二恨CP,情怀满满。这次访华,高克就带了新上任的德国人权专员考夫勒;德国总统办公室表示,除了促进德中关系,高克还将在中国谈到人权和环保问题。这真诚度,比英美那些见利忘义的政客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不愧是“人权教”的宣传队和播种机。

但是这些真诚的“情怀党”到底是利德国还是害德国呢?痛恨“政治正确”的唐床破当然认为他们是在害德国。但“情怀党”连这个问题恐怕都会拒绝回答,因为重要的是“人性尊严”,而不是狭隘的“国家利益”。 

人权,是二战后欧盟用来整合自身的意识形态“元概念”之一。绝大部分欧盟国家是基督教文化,这些国家反对土耳其加入欧盟,其实根子里有对伊斯兰教的恐惧在作祟。但是,基督教文化可以是一个心照不宣的因素,但却是一个“说不得”的东西,因为“政教分离”已经成为基本的政治正确。许多欧盟国家基督徒数量也在不断减少,信仰无神论或伊斯兰教的人在不断上升。在这种情况之下,可以上得了台面的信仰替代品,就是“人权教”。 

将人权绝对化的“人权教”是西方霸权的意识形态支柱。作为对政府和社会的要求,“人权”的保障是需要消耗资源,付出成本的,富国搞“高人权”有财富基础,穷国就玩不起。在西方霸权体系下,大量非西方的穷国供养着西方的富国,穷国因为能源、人才、资本被富国吸走,工业化之路困难重重。富国吸走了穷国的能源、人才和资本,然后再居高临下地评论穷国老百姓的“低人权”状况。这一结构,使得“人权教”成为西方用得非常顺手的“修理”穷国的地缘政治武器。 

16

“人权”背后,必须要有强大的经济基础作支撑。只谈人权,而不谈“人权”的经济基础,就是耍流氓。

西方在国际政治上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掩盖了“人权教”自身的一些严重的缺陷:第一,“人权教”可以用来修理别人,但如果自己真的信了,弄不好就会瘫痪一个社会的免疫系统。作为一种一神教,基督教信仰有着强烈的扩张性和排他性,基督徒大可以上帝的名义来排除对自身社会有潜在威胁的异己因素,从而在客观上起到捍卫自身共同体的纯洁性和凝聚力的作用;但“人权教”在这方面比较麻木,它大讲人道关怀,经常不区分所关怀的“人”本身的特质,好坏不分、敌我不辨,又不谈人道关怀的钱从哪来、收益几何,不顾后果,不讲可操作性。 

二者,“人权教”可以产生自己的理论家,但很难像基督教一样激发起牺牲和忍耐的精神。因为这是一个建立在欲望满足与“怕死”基础上的新宗教,让人牺牲和忍耐,本身就是导致其无法满足欲望,因此不符合“人权教”的核心教条。德国信仰“人权教”的政客们要求德国老百姓为难民的人权作出一点牺牲,但如果德国老百姓自己也搬出“人权”的说辞来对抗德国政客们,后者也很难死扛。 

当一个国家从富国变成穷国,“人权教”很可能就会从修理别人的工具,变成一种阻碍改革和自我削弱的东西。一个社会长期将高水平的欲望满足作为“基本人权”,经济一旦不行,大家就会感觉到人权保障水平下降了。信了“人权教”,很难再有牺牲和忍耐精神,于是大家都开始嚷嚷,要求政府和其他社会群体保障自己更高的生活水平。但是,当所有人都这么想的时候,最后反而会形成力量的相互抵消和相互否决,最后大家什么事情都干不成。

金融危机以来,在一些欧洲国家那里,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现象的苗头。当然,德国现在经济还是不错的,原有的生活水平还是可以维系下去,政客因此可以放心大胆地信“人权教”、用“人权教”。但德国企业界很多人实际上是很有危机意识的。2015年世界十大科技公司榜单里,中国占2席,欧洲一家也没有;全球市值最大的20个互联网企业中,中国有4家,欧洲一家也没有。如果赶不上最新的潮流,光靠吃老本,德国的经济繁荣还能持续吗?德国的生活水平还能持续吗?如果德国变穷了,人权高调还能唱得下去吗?

作为一个后发国家,中国对经济发展和人权保障之间的关系,有着深刻的体会。穷国当然也可以摆出人权高姿态,甚至在立法中直接引入欧洲人权标准。但是,如果一个国家缺乏财政收入和有执行力的政权组织,权利保障就是说说而已。国家要有钱,先得社会有钱,所以要发展经济,发展经济就要搞工业化。但这时候西方又会跑过来,说你搞工业化污染环境,环境权是非常重要的人权。“人权教”既不许发展中国家搞工业化改善人民生活,又指责发展中国家人权保障水平太低,这简直是耍流氓嘛。 

但这种耍流氓,是一柄双刃剑。如果富国自己变穷了,想搞“再工业化”,到时候就知道“人权教”对自己是多不利了。现在你指责穷国污染环境,等到你想搞“再工业化”,别的富国可以搬出“环境权”来治你;你希望你的民众更吃苦耐劳,更有牺牲精神,以便把经济重新搞上去,但对不起,你对民众的要求,可能违反了“人权教”。 

所以,高克访华的两个使命——赚钱和搞好人权,从原理上来说并不应该割裂。赚到了足够的钱,人权保障也可以做到水涨船高;如果没钱赚,大家最后可能就饿肚子了。但是这个原理,高克先生却未必能想得清楚。他毕竟不是搞经济工作出身的,对于德国企业界的忧虑缺乏足够的理解。而德国经济要搞好,现在当然要和中国好好合作。这个关系,可以用这么一句简单的话来表述: 

搞好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是德国维系较高人权水平,从而可以居高临下评判各国的重要条件。

高大爷想不通怎么办?

一天的活动结束了,高大爷见了中国国家领导人,也去了中央党校和颐和园,不知可有新的心得体会。已经有网友在网上给他支招,探讨怎样做到既摆出推墙姿势,又能和东道主谈笑风生,推荐的例子是前总理施罗德。施大爷当年访问中国,跟东道主谈了很多经济合作,然后举办了一个座谈会专门讲讲人权,但请的德国记者比正式出席座谈会的代表都还要多。这样德国企业界很happy,“推墙党”们很happy,作为东道主,中国也比较happy。 

17

2016年3月21日,高克携其“同居伴侣”同游颐和园

但是,高大爷未必有施大爷这样的高智商。如果他琢磨不明白赚钱和搞人权之间的关系, 非要过把打嘴炮的瘾,那中国也是能奉陪的。要谈人权,咱就谈难民问题。应该承认,德国去年的难民工作是做得不错的,但最近怎么倒退了?默克尔总理不仅找土耳其截留难民,而且是通过欧盟的机制来直接和土耳其谈条件。要坚持高标准,就不要去找土耳其截留难民嘛,也不要叫欧盟的小伙伴们分摊嘛,也不要恢复边境检查嘛,应该继续坚持“门户开放”、“量德国之物力,结难民之欢心”的政策,最好德国全部自掏腰包,一律按照本国公民的标准安顿,德国政府负责给难民找工作、找房子、找对象、上社保(宣传用词都给高大爷想好了——“三找一上”),这才能充分保障人权嘛!鉴于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在捍卫难民人权上的杰出贡献,德国政府有必要授予他“人权卫士”奖章,以便他监督欧盟各国政府,继续“量欧盟之物力,结难民之欢心”。 

18

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对难民不可谓不挂心,图为艾未未为伊多美尼难民营中的难民潸然泪下。我们墙裂建议德国政府给艾先生一官半职,比如“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好让艾先生继续监督欧盟各国政府妥善做好难民安置工作

施大爷身经百战,见得多了,所以很会办事,但这样的人在德国政坛上并不多见。历史上德国出了太多的“一根筋”的政客,所以德国的帝国事业失败了;所以今天的德国怎么混也混不成一个世界性的政治大国。一言以蔽之,统治阶级的能力无法与德国自身的实力相匹配。毕竟,治国不是光谈谈情怀就行了,而需要政治家“考虑自己决策的后果,并为之承担责任”的责任伦理。

我们比较欣慰的是,德国真正的“女掌柜”默克尔女士在经济合作问题上,基本上继承了施大爷的路线。所以即便高克总统放几句嘴炮,也添不了多少乱。对于高克总统,我们的期望就是,吃好,喝好,玩好,把中国人民的美好愿望,带给德国人民,剩下的事情,交给专业的政府官员吧。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高克 访华 人权 经济基础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