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卫士”高克访华:边赚钱边推墙?

jingluewangkan   郑克高,任之   2016-03-22 10:00  

在对世界的认知上,很多德国人的脑袋还停留在二三十年前。这两天正在中国访问的德国总统约阿希姆·高克,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个。

1

3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仪式,欢迎德国总统高克访华

高克总统此行有两个想法:一是和中国领导人谈笑风生,帮助德国的企业老板们铺通向中国的“钱程”;二是从“人权教”出发,居高临下把中国批判一通。中国媒体重点报道第一个想法;德国媒体重点报道第二个想法。这两个想法,当然是相互矛盾的。

“有故事的男人”

这位总统是个“有故事的男人”。他1940年生于德国东部城市罗斯多克。父亲曾因间谍罪被流放至西伯利亚数年,长大后的高克也因此被多所大学拒之门外。好不容易上了家乡的罗斯多克大学后,高克又因“出身问题”,无法选择其他专业,没学成新闻,而只好学习神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德国东部一个小城担任牧师,干了25年布道工作。父亲的历史问题,自己早年求学的曲折经历,以及自己的神学背景、布道经历,大概有助于理解高老爷子日后在人权问题上的执拗。 

2

2015年10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与德国总统高克举行会谈。当天,高克向奥巴马赠送了部分柏林墙墙体,纪念德国统一25周年。

上世纪80年代,高克同时以路德教会牧师的身份从事、领导民权运动,包括促使推倒柏林墙的抗议运动。柏林墙倒塌后,高克主持了解散前东德秘密警察的工作,随后负责组建前东德秘密警察档案馆,并出任馆长。去年10月,高克访问美国,在白宫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谈结束后,还向奥巴马赠送了部分柏林墙墙体,以纪念德国统一25周年。拿来当“国礼”送人,可见高老爷子本人对这段“推墙”经历,还是相当看重和自豪的。有了当年的推墙经历,估摸高大爷看着中国官员就像看到了柏林墙,恨不得伸出手去推一把。

高大爷的“大嘴巴”

德国实行议会制政体,总统作为国家元首更多只有象征意义,中国媒体对高克不太熟悉,而德国媒体对他自然知根知底,所以高克此次访华,中德两国媒体的关注点也不大一样。如果你去浏览国内各大主流媒体和门户网站,映入眼帘的关键词基本上是“工业4.0”对接“中国制造2025”、“新丝绸之路”等等;至于高大爷的“推墙”事迹,国内媒体则不大关注,至多在新闻背景里用一句“前东德人权活动家”一笔带过。总之,中国人觉得,高大爷是做生意赚钱来了。 

但德国媒体关注的一大重点,恰恰是高克“人权活动家”的身份,一直渲染高克是“推墙”来了,要拿“人权教”教训一下中国人。像《明镜周刊》、《世界报》、《法兰克福汇报》这样的主流媒体,用的新闻标题都强调他是“反共主义者”、“人权活动家”。

3

《明镜周刊》对高克访华的报道“高克总统在中国:来自反共主义者的访问”,配图是2014年3月习近平主席访问德国时在柏林会见高克

4

《世界报》的报道:“高克将为人权活动家和律师说话”

5

《法兰克福汇报》的标题:“高克将催促中国人权问题”

6

德国每日新闻的报道,标题是“拿捏好分寸的国事访问”,估计意思是高克如何拿捏好同中国人做生意与自己原有的反共、人权立场之间的分寸吧

估计德国媒体都满心期待,这样一位资深反CP人士访问一个CP执政的国家,会碰撞出怎样耀眼的火花呢?德国企业界不少人就很担心,怕高克“大嘴巴”得罪中国人,把经济上的好处给搅黄了。

“老辣”的英美

不过,应该说,这种担心多少有点多余。中国人讲实惠,对挨骂看得没那么重。而且,因为有着丰富的挨骂经验,我们很容易就看出骂中国的那些人的道行深浅。 

英国与美国都做过帝国,当过老大的主,道行自然比较深,善于以现实主义的态度来运用人权话语。换句话来说,人权话语在英美那里,经常是他们拿来敲打对手,以服务于本国国家利益的工具;至于是否真正给对方国家人民的生活和境遇带来实质改善,他们不很care。 

另一方面,做过帝国/老大的,知道办事经常要靠一些劣迹斑斑的傀儡和盟友,这时候讲人权就不能“一碗水端平”,而要“选择性失明”,知道什么时候该提,什么时候不该提。就当年罗斯福回答一位记者为何要支持拉美一位独裁者的问题时的话说,他“也许是个狗娘养的,但他是我们(美国)的狗娘养的”。

7

8

9

英美会祭出人权话语来干掉妨碍自己利益的卡扎菲和阿萨德,但对更独裁反动的沙特,就啥都不说,因为沙特是基友,哦不是,盟友……

英美运用“人权教”的老辣熟练,典型的例子是对中东国家的不同态度。在中东,英美会祭出人权话语来干掉妨碍自己利益的卡扎菲和阿萨德,但对于更独裁反动的沙特,就啥都不说,因为这是盟友。一来,沙特是欧佩克老大,而欧佩克又控制了世界石油产量的最大头。据欧佩克发布的数据,2014年底,OPEC控制了世界81%的已探明石油储量,而OPEC探明储量的66%又在中东,其中,沙特占OPEC探明储量的22.1%,居OPEC成员国第二,仅次于委内瑞拉;2016年2月,OPEC石油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33.7%。美国要保住自己仰仗“石油美元”支撑起来的美元霸权,就必须让这个中东石油土豪带着它的一帮兄弟都用美元结算石油贸易,所以必须与沙特搞好关系。 

二来,沙特也是美国在中东地区一根不可或缺的战略支柱。1990年8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6天后,美国军队便借机开进沙特,建立起两个军事基地。1991年1月海湾战争爆发后,美军将其前沿司令部设在沙特,驻军达几万人。之后那么多年,沙特和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就成了美国在中东地区发动军事打击的前沿基地。

10

OPEC2014年底的数据显示,OPEC控制了全世界81%的已探明石油储量

11

沙特占OPEC探明储量的22.1%,居OPEC成员国第二,仅次于委内瑞拉

如果按西方“人权教”的标准,沙特肯定是倒数的差生。沙特施行逊尼派君主专制,不仅政教合一,而且是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若干实权君主国之一,不消说,这与英美宣传的“政教分离”的自由民主体制严重不符。为了维护逊尼派君主的统治,沙特对外对内镇压什叶派异见分子的抗议活动可谓不胜枚举。就在今年1月,沙特刚刚处决包括知名什叶派教士尼米尔在内的47名囚犯,导致伊朗与其断交。 

可就是这么一个在“人权”上劣迹斑斑的沙特,去年1月,沙特阿拉伯国王阿卜杜拉刚一去世,美国领导人就忙不迭地哀悼。国务卿克里说他是一位“睿智、有远见的人”。副总统拜登宣布他将率代表团亲自吊唁这位国王。可能美国方面后来觉得分量不够,于是,奥巴马特意缩短在印度的行程,去沙特吊唁去世的沙特国王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并与新任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举行会谈。而他上一次出席这类活动,还是2013年参加南非国父曼德拉的葬礼。可见,英美嘴上喊人权,但落到行动中还是看重实际利益,而不会为了人权而牺牲本国利益。 

12

2015年1月,沙特老国王去世,奥巴马特地缩短在印度的行程,“挤出4小时”,前往沙特吊唁沙特老国王,可见关系非同寻常

在去年的欧洲难民危机中,英美也对难民表示同情,但到了行动上,就扭扭捏捏了。大批难民聚集在法国加莱,等着进入英国,英国死活就不开国门。而且,英国就是因为讨厌移民和难民,所以才跟欧盟闹,威胁“脱欧”。美国奥巴马政府则宣布在2016财年收一万难民,与德国人收的一百多万难民相比,一万这个数字实在是九牛身上的一根毛,不值一提。更重要的是,中东地区之所以有这么多难民,本身就是美国的大手笔。

“很傻很天真”的德国

这时候回过来看德国在难民问题上的态度,就能发现德国人对“人权教”信得比英美深得多,甚至到了“很傻很天真”的地步。在难民问题上讲人权,我们中国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计算一下接纳、安顿、帮助这些难民融入本国社会,乃至训练、转化成可以为我所用的劳动力的政治、经济、社会成本,看看是否划算,是否承受得起。毕竟,自由不是免费的,权利是有成本的。事实上,这一点也是成熟政治家的必备素质:考虑自己决策的后果,并为之承担责任。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高克 访华 人权 经济基础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