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为啥放乌克兰鸽子?

jingluewangkan   朱东法   2016-03-17 11:43  

乌克兰事件从2013年11月亚努科维奇放弃与欧盟签署协议起至今已有近两年半时间,此事件胶着至今,僵局难破。正如俄罗斯官方所言,乌克兰的乱局将会长时间持续下去。这场由国内龃龉演变成的国际博弈一度长期占据热点位置,而这半年来随着俄罗斯在叙利亚的一进一退,高调行动,灯火阑珊的乌克兰舞台似乎受到了观众的冷落。

1

2015年12月7日,乌克兰总理亚采纽克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贴面

此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表示,乌克兰在20至25年内不能加入欧盟和北约。这让人想起了乌总理亚采纽克在2015年年终新闻发布会上宣布2016年的首要目标是加入欧盟和北约时那充沛的底气和自负的神情。现如今2016年开局未久,乌克兰入盟的悲剧命运便已尘埃落定。而这已不是欧盟第一次放乌克兰鸽子。欧盟最近一次扩编是在2013年,那一年仅批准克罗地亚入盟亦让翘首以待的乌克兰大失所望。

乌克兰很多政治家都对加入欧盟和北约怀有一种浪漫主义的迷信,认为只要加入这两个最有西方品牌意义的组织,乌克兰就能洗尽尘污,登堂入室,经济政治等各个方面实现华丽丽的大转身。实难料乌克兰如今落得个鸡飞蛋打的局面,三个背后站着美国和欧盟的反对党联合夺权全力亲欧之后,并没有顺理成章地搭上欧盟的快车,反而是被欧盟快车甩了个跟头之后又被俄罗斯马车碾过。而且其执政联盟内部也发生了分裂,那位在去年高调宣布今年以入盟入约为首要目标的、以积极反俄鼓吹战争著称的总理亚采纽克在二月份被曾经的盟友、总统波罗申科勒令辞职,并经历了一场惊险的议会不信任动议投票,虽然最终保住了位子,却更大地撕裂了已矛盾丛生的执政联盟。

导致执政联盟爆发内讧的背景无外乎两点:

一是乌克兰在各方博弈中已成为不争的最大损失方:最明显的是经济的严重滑坡,国民生活水平的倒退。波罗申科勒令亚采纽克辞职,一定程度上也是由于民意的倒逼,因为频频爆发的民众抗议表明国民对乌克兰政府的信任度已降至冰点。最严重的是领土的丢失和分裂。克里米亚的丢失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东南部各个宣布脱乌独立的地区也丝毫没有消停的迹象。乌克兰的战略地位很大程度上因于其在黑海漫长的海岸线,而此中的关键则是克里米亚半岛,但如今克里米亚已成俄罗斯的囊中之物,其东南沿海地区又处于失控状态,所以乌克兰的战略地位无疑大大被削弱,北约也不得不降低对乌克兰战略价值的评级,乌克兰已是一块沾了灰土的烫手山芋。

二是被乌克兰政客押了宝的欧盟一直对乌克兰口惠而实不至。欧盟对乌克兰只雷不雨,除了对俄罗斯方面的几分忌惮之外,其实是主要源于自身原因。欧盟自陷入经济危机以来,越来越自顾不暇,对乌克兰的一些承诺自然是难以兑现。加之欧盟内一些扶不上墙的猪队友对欧盟的严重拖累,也使得欧盟东扩的的脚步顿显游移。一番折腾后,乌克兰既失去了占其出口三分之一比重的俄罗斯市场、俄方廉价的天然气、独联体圈子,又要面对欧盟的冷脸。

执政联盟各方在国内民意压力下、在虚与委蛇的欧盟和咄咄逼人的俄罗斯面前,不得不各自考虑如何保住自己的地位和利益,如此一来,明争暗斗在所难免。

如果说弱国政治的悲剧在大国间撕扯的一开始就已决定的话,那么在此过程中弱国自身的决策也并非是可有可无的因素。至少乌克兰如今的灰头土脸,与其政客昏庸颟顸的行事风格不无相关。很多时候乌克兰的一些过火的做法完全是自损,这从一些小事上就能看得出,比如乌俄关系恶化后,乌克兰的高校对外国留学生取消了俄语授课,要求去乌克兰留学的学生必须掌握乌克兰语,这无疑相当大程度上使乌克兰的国际留学生锐减,这既让乌克兰失去了国际交流的一个窗口,又使其减少了一部分经济收入。这不得不让人想起当年靠橙色革命上位的反俄先锋尤先科在成为乌克兰总统后,下令在包括俄语区在内的全国范围内禁止俄语,更离谱的是他还卖力地给当年投靠德国纳粹的人树碑立传,用这些人的名字命名街道,幻想以此来实现“去俄化”,不可谓不naive!

其实把乌克兰泡进历史长河中来看,如今该地区的地缘政治面貌明显有其历史惯性。乌克兰地区作为俄罗斯文明的发祥地,其在历史上曾几经易主。历经波兰王国、奥匈帝国、沙皇俄国的统治后,在苏联统治时期才得以统一,而其作为一个统一独立的民族国家,是直到苏联解体后才出现的。乌克兰的第一次东西大分裂发生在十七世纪,俄罗斯和波兰以第聂伯河为势力分界线把乌克兰一劈两半。也正是因为这些错综复杂的历史原因,乌克兰西部地区一直有受各种势力指使积极反俄的传统。同样,其东部地区也一直罩在俄罗斯的影响之下。

2

16日克里米亚的大街上,到处是参加庆祝“回归”的人们

同样,如果拿历史和民意来说事儿的话,俄罗斯接纳克里米亚真可以说是有历史依据且顺应了民意。我们都知道,克里米亚半岛是60多年前赫鲁晓夫为庆祝乌俄联盟300周年而执意送给乌克兰的礼物,当时反对声一片。1991年苏联解体,克里米亚又爆发回归俄罗斯的运动,还发生了武装冲突,最终结果是俄罗斯承认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一个自治共和国。当时西乌克兰在为实现分裂与独立的夙愿弹冠相庆的时候,万万不会想到,历史进展到今天,克里米亚脱乌入俄的夙愿亦终于借这次乌克兰危机实现了。(如果说苏联时代乌克兰的实力地位在各加盟共和国中是仅次于俄罗斯的让人瞧得上的“二少爷”的话,如今乌克兰的发展连白俄罗斯都不如,这就很难再怪克里米亚地区分离的倾向愈来愈重了。)

五个月前,俄罗斯神速调兵,空降叙利亚。几日前,莫斯科又突然宣布自叙撤军,这些大动作虽然使乌克兰那边的嘈嘈切切失去了听众,但俄罗斯叙利亚战略的最终指归却依然是借此走活因乌克兰事件而僵死的棋局。目前来看,俄罗斯与西方阵营达成阶段性妥协的节点来到了,随着叙利亚这一幕打斗戏的剧终,乌克兰舞台的帷幕或许将被重新拉开。

附:

笔者在俄罗斯学习期间,与老师或同学在乌克兰这一话题上有过多次互动,且在自己的札记之中有所记录,现附录两则,希望比起苍白的理论分析,这些生活化的文字更能加深大家对乌克兰这一问题的认识。

1

有时课上课下会与老师或同学讨论起关于乌克兰的问题。比如,在一次文学课上,讲到方言的时候,我问老师乌克兰语算不算俄语的一种方言,老师脸皮一皱,很为难地挠头说道:这个,以前或许可以这样说,但现在····你要知道,我们讲的方言,指的是一个国家范围内的···在一个外国学生面前,老师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去诠释乌克兰的这一纠结问题。

同样,在俄语口语课上,上了年纪的女教师达玛拉谈及中国学生觉得俄语难学是因为中文和俄文不是一个相近的语种这个问题时,说起了俄语、乌克兰语、白俄罗斯语、保加利亚语等语言的相同之处,这位在苏联时代走上教师岗位的老教师在谈到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时语气就像在细数自己家的两个姐妹一样。可见,许多俄罗斯人对乌克兰始终有些复杂缱绻的情结。

跟年轻俄罗斯同学聊天的时候,觉得他们较之老师们有着更轻的历史包袱,谈论问题时没有郁结难言或是情怀绵绵,而是更简单爽快。有次跟两个俄罗斯女同学去博物馆,走到一副地图(地图中的克里米亚还属于乌克兰)前面时,我指着克里米亚半岛说,这儿现在属于俄罗斯了。我自以为自己这个机灵抖得很招人喜欢,但是身边的俄妹却傲娇地毫不领情地纠正我道:“克里木在几百年前就是我们的!”那天正好离土耳其击落俄战机没几天,我顺势问她们怎么看这个事儿,毫无意外,又是愤恨的表情和简单粗暴的话:“Turkey's President is a fool”。

2

当我随口问起她怎么看乌克兰问题时,伊莉娜告诉我,乌克兰西边与东边大相径庭,东边很多俄罗斯族,他们说俄语,喜欢俄罗斯,西部的乌克兰人更欧洲化。乌克兰对国内的俄罗斯族的诉求不予满足,而且,俄乌边界存在一个问题:俄罗斯这边发展比乌克兰那边好一些,所以乌克兰的俄罗斯族肯定会不满意(她同时还谈到俄罗斯远东地区中俄边界也存在这个问题,中国那边发展比俄罗斯那边好,所以俄罗斯国内才有“中国人会占领西伯利亚”的担忧和传言。我告诉伊莉娜,其实中蒙边界也存在这个问题)。

通过伊莉娜的回答,可以明确两点。一是很多俄罗斯人觉得俄乌之间的冲突,俄方是为了响应乌克兰境内俄罗斯族的呼应,王师是解放同族去了,合法性正义性没得说。二是在很多俄罗斯人眼中,乌克兰白俄罗斯这两个前苏联加盟国,现在都属于落后地区,就像很多中国人看越南缅甸一样。乌克兰叫板俄罗斯,在俄人眼里就类似越南叫板中国在国人眼里那样。俄罗斯人对乌克兰的所谓民主化根本不屑一顾,就像中国人对印度的低效率民主嗤之以鼻一样。相反,独立这二十多年来,乌克兰的宪政搞得乌烟瘴气,大折腾至少五次,小折腾不断,如此这般的多变的宪政以及捉襟见肘的国家治理能力,恰恰是导致乌克兰危机的一个结构性因素。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乌克兰 欧盟 俄罗斯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乌克兰 欧盟 俄罗斯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