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俄这项运动中,欧美被检测出了兴奋剂

朱东法   2016-03-13 16:53  

1259717909_VAiTzu

近日,广受欢迎的俄罗斯网球女星莎拉波娃被国际反兴奋剂机构WADA检查出服用违禁药物,紧接着,这位成名已久影响极大的网球女神惨遭禁赛。此事一出,舆论纷纭。

如果说之前发生过的很多起针对俄罗斯体育界的制裁仅让人怀疑西方是否在拐弯抹角地找俄罗斯麻烦的话,那么这次波娃女神突然被禁赛,则让人清楚地看到了西方无处藏掖的狐狸尾巴。(这事儿有些类似当年颜值颇高的泰国前总理英拉遭到国内政敌残酷打压时,大量中国男网友在网上群起声援的阵势。波娃的委屈之所以能引起世界范围的同情,或许亦与她的高颜值、拥有大批男粉丝分不开吧。)

波娃这出事儿的蹊跷之处就在于,国际反兴奋剂机构所说的所谓违禁药物,是在一月份刚被列入违禁名单的。而且该药物在俄罗斯东欧地区一直作为常用药物使用,跟兴奋剂完全沾不到边。对于很多俄罗斯运动员来说,服用该药物就跟健身之后喝点蛋白粉一样正常。

很多人看过电影《刮痧》,中国的传统常用医术到了美国就被当成了虐童的酷刑,由此闹出了相当严重的后果。笔者曾在北大参加过太极拳的集训,有一次来自台湾的颇懂中医的太极拳老师现场给一位同学治疗腰痛。老师先在该同学膝盖窝处涂了药膏然后用手使劲拍打直至红肿。在此过程中很多外国留学生一个劲的摇头,表情痛苦,有几个直接离场。在他们眼中,老师是在虐待学生,而最终当那位被医治的学生面色红润精神抖擞地站起身一个劲地感谢老师的时候,其中妙不可言的疗效或许只有他和我们这些中国学生能明白。如果说电影《刮痧》的结局尚存在良好的转机或者说以上两个例子都是建立在文化差异、互不了解的基础之上的话,国际反兴奋剂机构在未经严密科学论证贸然将一种俄罗斯运动员普遍使用的药物列入违禁名单且猝不及防地实施检测并让俄罗斯运动员大密度被罚(除莎拉波娃外还有很多俄罗斯运动员栽在该药物上),则让人很难再把“西方反俄的黑手伸向了一向倡导公平公正的体育界”这种说法轻描淡写为“阴谋论”了。

我们知道,由于乌克兰事件,俄罗斯与西方结下了冷战结束以来最大的梁子,双方横眉冷对,不给对方一丝妥协的机会。面对僵局,普京抓住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手叙利亚局势,在扳动中东胶着的地缘政治板块的同时重新打开了与西方谈判的大门。现在无论舆论形势还是事态发展,都对俄罗斯有利。西方在被俄罗斯将了一军之后不得不做一些妥协,但正是因为感到被俄机智地牵动着,西方在心理上是不服气的,所以在别扭的心态和远未停歇的博弈冲动下,西方对俄的排挤和制裁并未消减多少。俄罗斯在体育界渐渐出师不利屡遭暗算便成了情理之中的事情。

在此之前比较明显的一件事就是西方借助国际足联反腐的声势公开质疑俄罗斯本已获得的2018年世界杯主办权,引得普京出面直斥其荒唐。很多人都记得,以前,俄罗斯是拥有着一个世界第二大的反兴奋剂测试中心的,那时的俄罗斯在兴奋剂领域的发言权还是挺大的。但是该测试中心后来被吊销了执照,导致在反兴奋剂领域形成了美德等西方国家独大的局面。由此,俄罗斯的声音越来越弱,在与西方关系恶化期间屡遭毒手便是顺理成章的了。

这也不得不让我们想起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这是第一场在社会主义国家举行的奥运会),当年由于美国串联各国抵制该奥运会,最终参会的只有81个国家和地区,而且这81个国家地区中还有15个国家拒绝打本国国旗,只以奥运会会旗代替——很多愿意打出本国国旗的国家在开幕式中却都只派了孤零零的一名旗手——于是,这届奥运会成为1956年以来参与国最少的一届奥运会。可以说,由于美国的带头抵制,这次冷清的奥运会使苏联这位社会主义老大哥大为尴尬。很多人说当下欧美对俄的制裁是新冷战的开始,如果说这种说法有些杯弓蛇影危言耸听的话,那么回顾上述历史审视当下现实之后我们起码能够拥有理解“新冷战”或“冷战的继续”这种声音的理由。

一年半之前,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发言时令人瞠目结舌地将俄罗斯、埃博拉病毒和IS列为世界面临的三大威胁,这一冒失的言论离谱得让奥巴马有失风度。在欧美针对俄罗斯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小肚鸡肠和丧心病狂之后,在我们现在很清楚地看到为了打压俄罗斯西方意欲将本来戴着和平花环的体育界政治化、斗争化的时候,我们这些地球村的村民更应该怕谁呢?

(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独家网特约通讯员)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俄罗斯 欧美 兴奋剂 博弈 体育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