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居心叵测构筑“双菱形”包围南海

国防参考   李杰   2016-03-09 11:39  

2012年12月末,日本首相安倍上台不久,便挖空心思提出了“菱形包围圈”战略。时过3年有余,这个原本只是概念和构想的“菱形包围圈”,如今已由少数日本右翼分子逐步演进为现实。

1 精心谋划构筑“双菱形包围圈”

2012年12月末,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的安倍上台不久,便挖空心思提出了“菱形包围圈”战略(也称“安全保障钻石构想”),这个菱形的四点分别是美国夏威夷、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时过3年有余,这个原本只是概念和构想的“菱形包围圈”,如今已由少数日本右翼分子逐步演进为现实。

长期以来,以安倍为首的一小撮日本右翼政治家不断叫嚣“包围中国”,并企图利用“价值观同盟”作为其相关计划和构想的基础。尽管日本经济实力颇为雄厚,科技水平先进发达,但是日本也清楚,无论是国土面积、人口规模,还是战略资源,日本的实力均相当有限。从长远看,若不依仗美国这个靠山,想要压制中国,根本就是空想。

因此,日本右翼分子除继续力抱“山姆大叔”大腿,构筑“大菱形包围圈”外,前不久,处心积虑的安倍政府又针对南海现状抛出一个范围略小、参与国有所变化的“小菱形包围圈”,包括日本、菲律宾、越南和印度尼西亚(或马来西亚)。

2 日拓建“双菱形包围圈”欲控中国

这两个内外套嵌、紧箍南海的“双菱形包围圈”,包涵了安倍在南海问题上的野心:首先,日本这个南海域外国家企图通过拉帮结伙,正式介入南海地区事务,并及早成为“协警”,以辅佐美国这个“世界警察”。

日本的目的还不仅限于此。其次,它还希冀在很多情况下能握有该地区一定的“主导权”,以达到实现指挥、协调南海周边各国四面围堵、扼控中国的战略目的。

为了促成“大菱形包围圈”的形成和运作,日本不遗余力地公开支持美国介入南海的行动,在“航行安全和飞越自由”等原本根本不是问题的事情上大肆叫嚣。

日本媒体披露,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反潜巡逻机的身影未来将会频繁出现在南海地区;尤其是日本在非洲吉布提基地的P-3C反潜巡逻机,在参加完亚丁湾联合打击海盗行动后返航时,今后要在菲律宾、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国寻找落脚点,进而扩大对南海地区内的岛礁和海域的侦察和搜寻等行动。

2015年7月,美澳“护身军刀”军事演习在澳大利亚北部启动。日本陆上自卫队首次参加,并参与夺岛演练。

为了“重返亚太”,达到“再平衡”中国的目的,美国近些年来虽然大量在该地区周边调兵遣将、排兵布阵,但除非遇到“迫不得已”的情况,美军一般不太愿意冲到第一线,而是更多地怂恿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加入南海的“反华联盟”,让其“赤膊上阵”。

而日本出于实现“国家正常化”,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图谋,也迫不及待地跳到前台,积极配合美军,充当“马前卒”。不仅如此,日本还向澳大利亚出售并提供最新的“苍龙”级AIP潜艇及相关技术。

“苍龙”级潜艇满载排水量达到了4200吨,是海上自卫队现役乃至世界上排水量最大的常规动力攻击潜艇,其采用的斯特林AIP闭循环推进系统,可使水下续航时间延长至半个月以上。一旦有了这种水下作战平台,届时日本和澳大利亚两国就有可能轮流在南海地区水下“轮换做庄”,对中国船舶或海上作战编队形成威胁。

此外,2016年2月,即中国的春节前后,日本还将与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在南海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旨在显示几个大国在该地区的“肌肉”,以及“维持南海地区安全”的“决心”。

近年来,日本还积极拉拢印度等国在南海海域频繁举行各种规模的军事演习,上蹿下跳,不遗余力撺掇这四个域外大国,企图形成所谓“强大合力”,从而最大限度地压缩我国在南海的战略空间。

在某种程度上,日本更看好其“小菱形包围圈”,并希望由自己来主导,形成一股新的对华遏制力。

因为“小菱形”上的其他三四个国家均为南海周边当事国,它们可与中国在南海纷争中直接叫板,甚至“对抗较量”。

基于此目的,为增大上述国家与中国对抗的筹码和力度,日本决定分别向菲律宾提供10艘巡逻艇,公开鼓动菲与我“展开维权行动”;向越南连卖带送兜售武器;向印尼提供防务技术及装备,并拉印尼在南海岛礁问题上制衡中国。

下一步,日本将继续加大向南海投资和下注的力度,以使大小“双菱形包围圈”能够发挥不同的包围功能与威慑功效。

3 日本怀揣的叵测用心

日本如此处心积虑构筑“双菱形包围圈”,有着多个不可告人的目的:首先,热炒南海争端,南引东海“祸水”。

近些年来,中国捍卫钓鱼岛主权和突破第一岛链北段的“常态化”行动,导致日本日感被动,疲于应对。更为关键的是,在综合实力、军事力量、外交行动等方面,日本已越来越不具优势。

加之,当前中国的海警船早已在钓鱼岛12海里的海域内进行了“常态化”定期巡航,作为反制手段,日本也急于飞越南海岛礁上空,以减轻东海方向的压力。

其次,日本非常希望能掌控南海地区这个日本海上运输线的关键节点,能将冷战时期1000海里海上交通线这条所谓日本的“海上生命线”延续到南海,甚至更远。

还是在冷战时期,日本海上自卫队便极其重视日本周边地区的海上交通线安全。1981年,当时的日本首相铃木善幸曾宣布,日本要将自己的海上防卫范围扩张到海上运输线1000海里的距离;1985年,时任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也进一步把中期防卫计划中的“保护日本周边海域海上交通线”确立为“未来要强化的三个防御功能之一”。

自此,海上自卫队就肩负了在从东京到关岛和从大阪到中国台湾的公海海域开展反潜战和扫雷行动的重要职责;在对马岛、津轻和宗谷海峡与美军合作阻截所谓“敌方”货运的行动,也在海上自卫队的活动范围之内。

日本既是世界贸易大国,也是极度依赖进口的国家。日本国土面积狭小,各种资源极其匮乏,所需石油的99.7%、煤炭的97.7%、天然气的96.6%都需依赖进口。

此外,在粮食、矿产品等资源方面,日本也很大程度上依赖进口。近些年来,日本当局认为传统的1000海里海上运输线的安全,已不适应日本今天的安全战略“生存环境”,所以有必要进一步延长。

因此,南海至马六甲海峡,都是日本“严重关切”的地区。当然,日本更希望通过不断努力和投注,使这条海上交通运输线能够一直延长至印度洋的日本吉布提军事基地。

再次,日本今后必将经常利用P-3C反潜机参加索马里海域联合打击海盗行动,大约每3个月就在日本和吉布提基地之间有往返一次的机会,趁在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南海周边国家的基地、机场加油补给的机会,对南海一些重点岛礁及海域实施侦察,进行情报、信息收集等,对相关地区的水文气象、过往船舶,甚至相关军事设施等情报也将进行刺探与搜集;还将与一些国家进行防务交流和演习。

自然,日本也觊觎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良好的港口、基地和机场等,希冀有朝一日也能在南海周边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至少能拥有临时基地(日本现在正与马来西亚探讨将南海南部的拉布安作为自己的临时基地)。

4 严阵以待,有效应对

事实上,日本构筑的“双菱形包围圈”原本就是漏洞百出的怪圈,内中各国可谓目的不一,各有所图。就拿“大菱形”中的印度和澳大利亚来说,两国各自心态复杂,为了本国利益,既想借助美日“平衡中国”,又希冀与中国发展经济。对此宜采取战略上的分化瓦解战术。

至于“小菱形”,则可各个击破,尤其印尼与我经济、高铁建设上的友好合作颇有成效,需告诫这些国家切忌被日本当枪使。当然,搞好自身建设最为关键,特别是岛礁的基础设施建设,既要满足海上航行和飞行安全,也要能确保军事安全及有效维护我国的海洋权益。届时即便有个别跳梁小丑寻衅闹事,也能有效应对。

(作者:李杰,中国三略研究院海洋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日本 菱形包围圈 南海 南海问题 日本右翼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