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军队真的是经济巨无霸吗?

中东研究通讯   段九州   2016-03-01 14:50  

1

整装待发的埃及军队,图片来源:中国网

现代埃及国家的建立与军队密不可分。在19世纪之前的几百年里,埃及是采邑制度下的奥斯曼帝国海外领地,并不拥有独立完整的国家体系。直到19世纪初穆罕默德·阿里开始统治埃及,他首先组建了由埃及人组成的本土军队,并在军队扩张的过程中,逐渐引进了西方先进的医疗、出版技术以及法律和官僚体制,独立的现代埃及才初见雏形。埃及著名记者、公共知识分子侯赛因·海卡尔曾有一句经典论断,“在现代埃及,不是国家成功建成一支军队,而事实上是一支军队建成了一个国家。”

由于军队在埃及社会中根深蒂固的主导地位,长久以来,外界一直盛传埃及军队在国民经济中势力庞大。除民间经济外,埃及军队还经营着一个平行的“经济王国”,它的工厂可以生产从食品、乳制品、面粉到水泥、化肥、能源的各种产品。军队还广泛参与着埃及的基础设施和公共用品的建设项目,如公路、港口、管道和大桥等。但事实上,埃及军队占经济总量的真实比重究竟有多少,我们的认识却一直很模糊。

与外界的普遍认知不同,埃及军队的生产总值(GDP)占全国GDP的比重并不高。数据显示,军队的确参与了埃及多个领域的经济活动,但是他们并不在任何一个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甚至还在一系列关键性经济领域缺位。除了2013年7月后军队接手的大型政府合同外,没有现实数据足以证明民间经济被军队大规模排挤。

军队为何涉足民用经济

历史上,埃及军队初次涉足民用经济是为了满足军队的消费和投资需求。在1970年末期埃及与以色列签订和平协议后,国家对军队的公共支出大量削减,促使军队寻找替代性的收入来源。在1980年中期埃及政府发生债务危机后,国家试图通过允许军队赚取商业利益来抵消政府负担军队支出的财政压力。当时的政府官员认为军队实现自给自足也有助于巩固国家安全。伴随着萨达特时代的“经济开放”政策,埃及军队才开始进入之前从未涉足的市场领域。

埃及军队在民间经济的扩张是对政府常年削减国防开支的直接反应。世界银行数据显示,从1990年早期开始,埃及的军事开支在全国开支中的占比持续下降,这一点从其所占GDP(从1990年的7%到2012年的2%)和公共总开支的比重中均可以明显地表示出来。这里指的军事开支包括中央政府的拨款、外国军事援助和军事人员及军队民间雇员的工资和养老金。下表显示,自1990年以来,埃及军事支出的下降趋势。

2

图1,埃及军事支出占公共开支和GDP比例:1990-2012(数据来源:世界银行发展指数)

全国服务项目组织(National Service Projects Organization,后简称NSPO)成立于1978年,隶属于埃及国防部,是首个由埃及军队经营的且允许和外国以及阿拉伯资本进行商业合作的组织。根据NSPO的官方网站,该组织的任务是实现武装部队的经济独立,以减轻对国家的财政负担,同时向本土市场提供超出军队需求的货品。它还负责利用军队强大的工业基础支持国家的经济发展计划。目前,NSPO拥有和经营着21个公司,涉及建筑、农业、食品、水泥等生产行业,还直接参与酒店、安保服务和加油站等服务行业。

军队有限的经济角色

我们可以通过考查埃及军队经营的NSPO的商业数据来回顾军方的经济活动。在2015年5月,NSPO首次发布了官方报告,公开了它下属公司生产活动的体量,意在显示该组织对国家“全面发展”计划的贡献。这份报告的发布无疑证明了军队是埃及当前的实际统治者,塞西政权和NSPO的合法性与军队推动经济的能力高度关联。

NSPO的生产和分配数据是唯一可用来测量其旗下公司在经济领域的市场份额的指标。比如在农业领域,NSPO声称在埃及西部沙漠的“东奥伊奈特”地区拥有10万费丹(约5万公顷)的土地,大部分军队经营的农场都在此地。在2013年,军方农场出产了78000吨小麦、156吨橄榄油、25000吨乳制品、2000吨红肉、60000吨草料和大概3000万颗鸡蛋。这些产品主要通过NSPO旗下的公司在民间市场上销售,例如军方拥有的矿泉水品牌“纯净”(Safi)每年可生产3700万瓶。除了这些可消耗商品外,NSPO还拥有阿里什水泥公司,它每年生产250-300万吨水泥和15万吨化肥。

3

图2,军方经济活动在部分生产部门中所占比例(数据来源:埃及中央统计局)

从这些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两种趋势。第一,埃及军队的确拥有一个半独立的民用经济体系,但是考虑到埃及50万军事人员的供给需求,这种现象似乎可以理解。第二,军队所属公司在上述领域都没有占据显著比例,最低达0.18%,最高不过3.9%。

从纳赛尔时代开始,虽然沙漠土地主要由政府所有,但埃及大部分位于尼罗河河谷和三角洲肥沃地带的农田都是由私人所有,这使得军方企业在农业领域不可能拥有垄断地位。在食品生产领域同样如此,虽然为了赢得民心,传统上在国家和宗教节日期间军队会向穷人发放大量食品,但食品领域的准入标准极低,这使得包括军方公司在内的任何企业都很难拥有垄断性。例如在矿泉水产品的销售上,雀巢公司拥有埃及26%的市场份额,而军方品牌“纯净”只拥有3%的份额。

此外,根据埃及中央银行的数据,军方所有公司和NSPO的贷款数额微乎其微。埃及央行从2002年到2012年的报告显示,埃及政府是银行系统的最大借款者,但借款目的与军队活动并不相关。在一个高度依赖银行系统的经济体中,埃及军队微小的银行贷款额表示它的经济规模也相对有限。即使军方企业可以通过自筹资本和收租项目自给自足,但这也说明它的经营规模之小而不需要只有银行才可以提供的庞大资本。

埃及军方在1990年以来蓬勃发展的关键经济领域都没有或者只占有极小份额,其中包括水泥、化肥、玻璃、陶瓷、铝合金、钢铁等制造业,以及电信业、酒店业和旅游业等服务行业。以水泥生产为例,埃及年生产量的97%都是来自于私营企业,尤其是跨国公司,军队几乎没有参与。同样的,在2008年国有企业被卖掉后,化肥产业也是私营公司的天下。

埃及国防部在2015年6月发布了一份报告,列出了军队在建筑和旅游行业中拥有的房产数量。报告称这些房地产都免于国家税收,包括了用于各种社会经济目的的设施,如酒店、体育俱乐部、公园、学校等。

4

图3,埃及军队拥有的公共设施数量(数据来源:埃及国防部报告)

这些数据显示了埃及军队在酒店业和旅游业中的体量微小。大部分军队拥有的设施都服务于被国防部雇佣的民间和军队工人及其家庭。而且这些设施还位于埃及各处相对偏远的非旅游地区。在旅游业繁盛的北岸地区,埃及军方只拥有128个旅游村庄和4个酒店。而在南西奈和红海沿岸等旅游地区,更是没有任何一家军方经营的酒店。

在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建设方面,军队同样缺乏发挥垄断性角色的能力。根据埃及中央银行的数据,公有企业占这一领域11.51%的市场份额,而私营企业占88.84%。

自从2013年7月穆尔西被推翻后,埃及军队开始承接大型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项目。根据官方和民间媒体的报道,从2013到2014上半年间(即临时总理哈姆扎·贝卜拉维执政时期),军队的建设项目总额金额达55亿埃镑。

在当时政治动荡和国内外投资下降的情况下,军队直接介入经济复苏项目无疑是推动政治稳定的一剂强心针。即便如此,看似庞大的55亿埃镑不过只占了2014-2015财政年度公共总投资的10%。从另一个角度看,军队主导的建设项目只占了2012-2013年埃及建设总量的7.71%,或者同期私营公司建设量的8.71%。

目前来看,埃及军方的确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了大型建设项目中,在某些特定的政府项目中挤压了私营企业的空间,典型的例子是于2015年8月完工的苏伊士第二运河、开罗东部新行政首都建设和百万住宅项目。在2015年12月,塞西总统颁布的第466号总统令允许军队通过其所拥有的“武装部队土地项目组织”(Armed Forces Land Projects Organization)建立商业组织,并且可以和国内外私人资本合作成立。这可能会为军队以后进一步利用其土地储备参与大型住房和基建项目提供法律保障。

结论

自从1970年代萨达特总统开始实行“经济开放”政策后,军队和私营企业的经济份额同步成长,但私营企业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到1990年代早期,私营企业已经占到埃及非能源领域经济的70%以上。

5

图3,埃及公私企业占非能源经济份额对比(数据来源:埃及央行)

据上述数据显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私营企业一直在非能源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在贸易、制造业、酒店业、交通和通讯业增长尤其迅速。在军队介入民间经济的同时,私营企业扩张依然显著,因此军、民企业事实上共存而非相互排挤。

自从2013年7月后,军方成为埃及事实上的统治者后,其向经济领域施展拳脚的抱负愈发明显。不过目前军方仍以参与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为主,与传统上属于私营企业的领域保持距离。这说明埃及军队的经济活动只是发生了量变,但并没有质变。当然,和穆巴拉克时期相比,学界缺乏对当前埃及军队经济活动的准确信息,这也使得评估变得相对困难。

【参考文献】

Q&A With Khaled Fahmy, Harvard CMES(2016.2).

“This Land is their Land”: Egypt’s Militaryand the Economy, Jadaliyya (2016.1).

Central Bank of Egypt, Output Structure inEgypt –by sector (2012/2013).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埃及 军队 私营经济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埃及 军队 私营经济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