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系虚构 作者并未回乡

新华社   2016-02-26 10:48  

新华社沈阳2月25日电 哪来“礼崩乐坏”的东北村庄?——一则虚构报道的背后

新华社记者李铮、彭卓、马剑

父亲濒死儿子却用低保金“行乐痛快”、农妇组团“约炮”、媳妇骂婆婆“老不死的东西”、低保夫妇不顾儿子常年酣战牌桌……春节期间,一篇题为《春节纪事: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丨返乡日记》的文章经微信、微博转发,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

面对各种终端上描绘的那座“礼崩乐坏”的东北村庄,人们在转发讨论中将信将疑:心目中的乡土中国真的凋敝如斯吗?

真相如何?记者深入事件发生地调查,发现“返乡日记”并非“返乡之作”,文中描绘的礼崩乐坏的“时间、人物、地点都是虚构的”。

记者从辽宁省委宣传部获悉,此文为虚构杜撰。

村民接受新华社采访:“我们快委屈死了!”

2月14日,一篇名为《春节纪事: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丨返乡日记》的文章在《财经》杂志微信公众号发表。作者高胜科在文章开头写道:“我要写的故乡杂记却显得些许残酷和悲戚,可惜这并非杜撰虚构,而是真实的写照。”“我的故乡如此沦陷的方式,以及这首难唱曲的哀婉程度,都显得荒诞不经。”文中描绘种种触目惊心的事例,一时间在网上引起热议。

在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宝石村,《财经》杂志记者高胜科的舅母马凤兰向记者表达对这篇文章的不满(2月23日摄)

2月23日,经过一条被积雪覆盖的土路,驱车颠簸1个多小时,记者于傍晚6时多来到了高胜科的老家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小东沟村。

这个地处大山深处的小村子,常住村民90余户,470多人,现已被合并更名为宝石村。高胜科60多岁的舅舅、舅母等十余人,见到记者,一开口就说:“我们快委屈死了!”

高胜科的表弟鄂国玉告诉记者,自己看到了这篇文章后非常震惊。“虽然他没有点名字,但是文章有配图,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谁家的房子”,“里面写的都是假的,都是一点影子都没有的事,干嘛埋汰(抹黑)我们?”

《春节纪事: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丨返乡日记》原文配图

高胜科的四舅鄂立华对记者说:“高胜科今年春节人在北京,根本没有回家。他一年到头都没来过。家里情况都不知道,怎么说我们都不孝顺?”

鄂国玉说,村民都知道“想走出大山只有读书一条路,哪可能随便让孩子辍学?”

高胜科的姑舅嫂子刘东月说,现在一提小东沟村,旁边村子的人都说“那村老多破烂事了”,还说“就是组团约炮的那个村”。高胜科的舅母马凤兰非常不解:“高胜科也是从小在这个村里长大的,他咋能那么抹黑自己的家?”

2016年春节假期,《财经》杂志社要求记者返乡,每人写一篇返乡日记,高胜科便上交了此文。

高胜科在与新华社记者电话沟通时表示,他写的是新闻稿,文中的情况是他多年积累的真实情况,并不是编造的。但他的说法和村支书的说法大相径庭。

文章引起社会关注后,小东沟村党支部书记程显英与高胜科通过电话,高胜科承认“我这个春节没回去”,这篇文章“时间、人物、地点都是虚构的”。

高胜科向村支书解释:“我想写乡村的现象,不是一个新闻报道,时间、人物、地点都是虚构的,每个人不要往里面对号啊。是写随笔,又不是写新闻报道,跟他们(指村民)解释一下吧。”

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宝石村村支部书记程显英在和《财经》杂志记者高胜科通电话(2月23日摄)

村支书问他写这篇文章是不是为了挣钱。

高胜科说:“挣什么钱?我们单位组织每人写一下家乡,上网就捅咕出来了。我写的像春秋笔法一样,像小说一样。

对于文章提到的婆媳不睦、儿子不孝、赌博猖獗等问题,高胜科说:“大家如果对号入座,有这样的情况就改改,更好了”。当程显英问他为什么要写妇女组团约炮,他说过几天舆论淡了就好了,并让村支书“帮着安抚一下”,还说“知道这样我就不写了”。

《财经》杂志编辑部门:稿件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相关审核没那么严

一个媒体人的假期“作业”,变成涉嫌虚构的新闻报道;一个原本隐藏文中的低俗细节,成为轰动网络的文章标题;一个微信公众号的“填版”之作,成为点击量惊人的话题……从中可以看出,一则虚假新闻对媒体公信力、网络舆论环境、社会生态都会造成不小的损害。

上海《新闻记者》杂志已连续14年推出年度十大假新闻评点,在2015年的假新闻榜单上,不乏“众人围观裸女跳河”、“最高法院急令枪下留人”等夺人眼球的标题、内容。一些追求轰动效应的新媒体成为不实新闻、虚假新闻的首发源头。

《财经》杂志编辑部门的有关人员告诉记者,高胜科的稿件是通过《财经》杂志微信公众号推送的,又因为处在春节假期,相关审核就没那么严了。

“每年春节,农村就出新闻。个别记者受情感因素激发酿成一个凋敝的故乡,有失客观全面。”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张涛甫说。

“新闻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不是文学故事,不能因为是微信公众号就降低专业要求。”张涛甫说,在新的时代条件下,传统媒体要讲导向,新媒体也要讲导向。互联网语境中,博人眼球的内容很容易“标题党化”,只会满足少数网民的低级趣味,社会影响很坏。

在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宝石村,《财经》杂志记者高胜科的舅舅鄂立华(右)在向记者介绍情况(2月23日摄)

专家称真实是新闻的生命

我国为遏制不实报道、虚假新闻,出台了各种规定。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明确:“新闻记者使用新闻记者证从事新闻采访活动,应遵守法律规定和新闻职业道德,确保新闻报道真实、全面、客观、公正,不得编发虚假报道,不得刊播虚假新闻,不得徇私隐匿应报道的新闻事实。”违反规定将给予警告、罚款、吊销其新闻记者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原新闻出版总署专门下发了《关于严防虚假新闻报道的若干规定》,对新闻报道规范进行细化,规定新闻记者“严禁依据道听途说编写新闻或者虚构新闻细节,不得凭借主观猜测改变或者杜撰新闻事实,不得故意歪曲事实真相”。要求新闻机构坚持“三审三校”,建立健全内部防范虚假新闻的管理制度。

少数从业人员违反职业道德,损害了新闻队伍的形象和新闻媒体的公信力。

张涛甫指出,真实是新闻的生命。新闻记者绝不能人云亦云,必须遵守新闻真实性原则,这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和要求。新闻舆论工作应该“成风化人、凝心聚力,澄清谬误、明辨是非”。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曾表示,互联网也有“公序良俗”,网上不能发布虚假信息;转发信息时不可以添油加醋、歪曲原始信息。

“公民有言论自由,但被报道者也享有人格尊严,都需要保护,我国的法律不允许任何人利用网络作为侵害他人的手段。不能强调你的自由,就牺牲我的尊严。”洪道德说。

当地村民:乱写,日子强老鼻子啦

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宝石村的村民向记者介绍村子里的情况(2月23日摄)

东北“礼崩乐坏”?村民:乱写,日子强老鼻子啦

↑图为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宝石村村支部(2月23日摄)。

今年春节,叙述个人亲历见闻的“返乡体”文章走红,部分“返乡记”引发争议。比如,某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号2月14日发布了署名为记者高某某的《春节纪事: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返乡日记》(以下简称《东北村庄》),介绍了作者“每年都回”的家乡民风败坏、赌博盛行、老无所依,并“披露”令人震惊的一些细节。这篇文章经过各大网站转载后,引发广泛关注。

与此同时,该文在作者老家辽宁宽甸满族自治县毛甸子镇小东沟村(2004年已并入宝石村,当地人仍按习惯称小东沟村)引起轩然大波。2月24日,村民和本报记者联系:“返乡记”作者未返乡,“咱小东沟村根本不是那个样!”

正月十五刚过,大红春联写满浓浓年味

宽甸满族自治县地处辽东半岛,鸭绿江畔,总人口44万。

2月24日,从宽甸县城出发,沿鹤大高速行驶30多公里,就到了毛甸子镇政府。毛甸子镇党委书记杜景波介绍,毛甸子的经济状况在宽甸算中游水平。

从镇里再驱车20多分钟,小东沟村到了。正月十五刚过,三面环山的小村静谧中带着喜气。几十间小院错落有致,不少院里堆满黄灿灿的玉米,屋檐下挂着红灯笼。很多人家门上贴着大红春联,写满浓浓年味。

走进村民鄂立清家里,老母亲宁凤和儿媳妇卜庆娟一边乐呵呵地包饺子一边热情招呼记者。宁凤老人79岁,身子挺硬朗。老人家告诉记者,照东北的过年习俗,正月里逢七,家里人要一起包顿饺子吃。“也就是图个喜气!要说现今日子好了,过年不用囤那么多年货了,平时啥都能吃上。”

村口偶遇村民李凤荣,她跟记者唠起嗑。“家里5口人,老伴在外做工。儿子在澳大利亚读博士,年前刚回了趟家!”李凤荣满脸自豪。宝石村党支部书记程显英介绍,村里人重视子女教育,去年村里高考600分以上的有好几个呢。

小东沟村现常住村民90余户、470多人,地处响水寺景区深处。《东北村庄》作者的姥姥、舅舅就住在这个村。

在《东北村庄》中,这个“故乡”却是另一番景象,“礼崩乐坏”“高龄老人正在东北的火炕上忐忑地活着”“家风越加败落,族人之间不再友善和睦”……

“今年春节他根本就没回来!”村支书程显英告诉记者,《东北村庄》作者他也熟。文章出来后,村里人都很气愤,好几拨人跑来找他:咱小东沟村啥时候成这样了?这不是埋汰人吗!2月17日下午5点左右,程显英给作者打电话,作者在电话中承认“我这个春节没回去”“我想写乡村的现象,不是新闻报道,时间、人物、地点都是虚构的,每个人不要对号”“本身就带点真真假假的东西”。

聊起这事,村民谭积华还带着气:“我在小东沟生活30多年了,现如今的日子强老鼻子啦!这么乱写,我们觉得太憋屈。为啥要败坏自己的家乡呢?我搞不懂,全村老百姓也搞不懂,把家乡写得一点人味都没有了。”

鄂恒新21岁,在山东威海上大二。回乡过年的他告诉记者,看到文章挺困惑,“亲戚邻里都挺好的!”

等到枫叶红时,来游玩的车都排成了长队

“咱小东沟就在响水寺景区,每年‘十一’来这儿看枫叶的多了去了,100多辆车,排成长龙!”

“咱附近还有不少景点,像啥九龙潭、东湖瀑布,都美着哩!”

问起周围有啥去处,一帮村民七嘴八舌抢着告诉记者。

谭积华说,小东沟三面环山,山区有山区的不便,可也有山区的优越。开春后就能看见绿,到了秋天,漫山遍野,藏满宝贝,滑子蘑、柞蚕、山野菜,连城里人都赶来采摘。

东北山区的冬天格外冷,过去“猫冬”的多。2004年,小东沟村和宝石村合并,原来的学校校舍也因撤乡并校废弃了。去年,小东沟村民把废弃的学校广场改造为村民文化活动广场,村里人特别是妇女们可欢迎了,忙完农活家务就去跳跳广场舞健身,而这却成了《东北村庄》里“未有节制的娱乐”。

“我老母亲85岁,知道有人胡编乱造埋汰小东沟,说咱一到冬天赌博盛行,输得妻离子散,气得吃不下饭。”村民钟传德说。

“带回广场舞的‘时髦女人’说的就是我。我去宽甸县城,见有人跳广场舞,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赶紧买了碟、买了音响回来,自己琢磨,还教别人跳,村里也支持。”谭积华说,看到这篇文章觉得憋屈,“我们一共20多个人跳广场舞,对身体挺好的,自己也觉得挺美的,怎么到他那儿话就那么难听哩!”

程显英说,现在村里有文化广场,等到4月份一开春,还想把文化广场的土地硬化硬化,再组织些文娱活动,“既然老乡们都稀罕,咱就把它往好里整。”

村民透露,已有旅游公司看好小东沟,准备发展观光农业

在小东沟走村串户,村里人最关心的,还是发展问题。

地处山区,这里与平原村比起来,还有差距,村里现在还用“大锅”看电视。通油路、通手机网络、通宽带,就是小东沟人眼下最盼的3件事。

宽甸山多地少,山里林下作物很多。过去埋怨山高路远,如今接触外头多了,慢慢觉出了大山的好处。毛甸子镇政府正和几家旅游生态公司接洽,有的已经达成合作协议,开春后将对小东沟村所在的响水寺景区实施开发。下一步,还想发展油料牡丹种植,搞观光农业。

从正月十五开始,记者陆续走访了抚顺、清原、宽甸3个县的5个乡村,用当地干部群众的话说,“吃喝啥的早没问题了,就想着怎么发展”。

小东沟村手机信号的确不好,移动、电信信号没有,联通有微弱信号。也因为这样,村民们说,手机成了摆设,微信更是很多人都不知道。谭积华说,“我是从其他人手机上才看见文章。”记者采访到的村民,留的都是固定电话,他们说手机只有在出村办事儿的时候才能派上用场。

“孩子上学给老师留的家长电话也是家里座机号码,有手机也没用。我不会用微信,也没听说过那些伤风败俗的事。前两天,我还问别人啥叫‘约炮’,没想到是那事儿,给我整得还挺不好意思。”村民吴国华说。

几天来,本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作者本人,但他通过其他人表示不打算回应,记者25日晚再次拨打其电话仍未接通。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东北 农村 东北村庄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东北 农村 东北村庄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