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美国年轻一代对美式民主失去兴趣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6-02-19 11:44  

美国大选刚开战半个月,丢硬币、超级代表、玩扑克牌花样百出。一向被标榜为西方民主制度范本的美式民主,如今却面临美国年轻一代的怀疑和不屑。据中国社会科学报报道,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麦考特尼民主研究所常务主任克里斯托弗·比姆(Christopher Beem)1月29日在“对话”网站发文《年轻选举人拥护桑德斯而不是民主》称,美国年轻人对该国民主制度失望,对参与投票选举等政治活动缺乏兴趣。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学者。

特朗普、桑德斯和希拉里竞选美国总统出于不同的目的:特朗普想把美国变成一个充满种族主义的纳粹式国家;桑德斯想把美国变成一个苏联式国家;希拉里则不同,她参选总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让自己手上再添一枚“戒指”(原载美国政治漫画网)

美年轻人政治热情骤减

2015年,美国哈佛大学政府系讲师雅斯察·芒克(Yascha Mounk)与该系研究生罗伯托·福阿(Roberto Foa)对2010—2014年第6次世界价值观调查(World Values Surveys)及其他相关民意调查的结果进行分析后发现,欧美国家民众对欧美民主制度的不满程度明显上升,尤其是年轻人,他们对欧美民主制度的支持度较低,对参与政治抱以不信任、不屑的态度。在回答“请以百分比表示你对政治感兴趣的程度”这一问题时,20世纪30年代出生的美国人给出的答案是80%,这一百分比随着受访者年龄的减小而直线下降,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美国人参与政治的兴趣度不足45%。

2015年7月,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了针对2014年11月美国国会中期选举期间公民投票情况的调查结果,美国塔夫茨大学学者对结果进行分析后发现,此次选举中,18—29岁美国民众的投票注册率为47.9%,实际投票率为19.9%,均为1978年以来的最低值。该校学者川岛-金斯博格·凯(Kei Kawashima-Ginsberg)告诉记者,在西方国家,美国年轻人的投票率排名很靠后。民调显示,只有少数美国年轻人真的相信投票和选举是改变美国社会的有效方式,尽管政客们花了大力气来动员年轻人投票,但年轻人投票率仍显著低于年长人群。年轻人投票不积极可能不是一个孤立现象,而是该群体疏远美国政治这一大趋势的表现——调研数据显示,美国年轻人参加工会、政党、社区协会、宗教组织等的比例也在降低。

不相信美政客能代表民意

美国罗格斯大学肯顿分校政治学系助理教授肖娜·谢姆斯(Shauna Shames)表示,投票资格限制、投票时间、投票点分布等一些客观因素在实际操作层面也对美国年轻人投票构成了障碍,但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年轻人不投票的主要原因并非无法投票,而是他们不想投票,不相信选票能带来改变,不相信美国的政客能代表民意。川岛-金斯博格说,在某种意义上,年轻人不投票的做法本身就表达了他们对美国政治的看法。

在比姆看来,美国年轻人对政治淡漠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对自身处境和美国当前的政治环境失望。一方面,尽管近两年美国经济逐渐复苏,年轻人却没有切身感受到复苏。70%的大学生毕业时未能偿清学费贷款,2015年毕业的大学生是美国历史上负债最重的一届,平均每人负债3.5万美元以上,即便将通货膨胀考虑在内,这一数额仍是20年前的两倍多。而且,不少年轻人毕业后从事的是低薪基础性工作,在很长时间里都无力还贷。同时,在美国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面前,年轻人感到自己将无法摆脱当前的艰难境地,整个美国社会都处于少数人的操控之下。

另一方面,美国政治本身存在着诸多问题。前两届国会(第112届和第113届)是美国自1947年以来通过法案最少和倒数第二少的两届国会。2014年10月,美国几家主流媒体分别就公众对国会工作的满意度展开调查,5次民调的平均结果是满意度仅为14%。然而,在随后的选举中,议员的连任率仍高达95%—96%。与此同时,竞选议员所需的费用也显著增加。2012年,赢得众议院议员席位的平均成本约为160万美元,是1986年的两倍多,这笔支出足以将不够富裕的竞选者挡在门外。美国选举中还长期存在着不正当改划选区现象,即将对立政党的支持人群集中划分到少数选区,在这些选区对方将大比例获胜,而在余下的多数选区里,己方都将以微弱优势获胜。就连政客们自己也不避讳美国政治腐败,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曾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辩论中说“美国政府欺骗了你,偷了你的钱”,另一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得克萨斯州参议员泰德·克鲁斯(Ted Cruz)也曾多次称“华盛顿是腐败的”。比姆说,各年龄阶层的美国人都对政党腐败低效不满,但当代美国年轻人从小看到的就是美国党派偏见加深、两党政治极化加剧、政府屡陷僵局,对美国政治很容易失去信心。

或将引发对美式民主的怀疑

谢姆斯和川岛-金斯博格均认为,全体民众的意见和诉求需要得到反映和关注,如果年轻人不投票、不参与政治事务,那么选举产生的就很可能是立场倾斜、只代表少数人利益的美国政府。比姆也表示,如果美国年轻人的政治疏离长期持续下去,那么他们会缺少对政策制定的影响力,高校学费高昂、贫富悬殊、气候变化等与其息息相关的社会问题将得不到有效解决。

比投票率低、对政治不关心更糟糕的则是年轻人对美国民主制度的怀疑,如果这一趋势得不到扭转,那么他们可能会接受过于激进的政治人物。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