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剑:举重若轻 香港才能寻回繁荣稳定

紫网在线   2016-02-18 11:23  

过年的时候,号称东方明珠的香港却并不太平,在旺角,一些暴徒向警察投掷砖块和杂物,甚至袭击受伤的警员,给全国和谐的春节氛围添了堵。看着照片里的满地狼藉,和那些暴徒们的嚣张,我很难再把法治、文明、东方明珠这些褒义词和香港划上等号,香港究竟怎么了?难道这颗东方明珠真的要陨落了吗?

应该说香港这样的骚乱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每发生一次,香港的经济都要受到严重影响,这一次也不例外,过年赴港游的旅客人数“大跳水”,这个曾经的购物天堂,由于少了上帝们的光临显得萧条不堪。有人说香港已经失去了往日不可替代的对外窗口地位,不需要太过关注;有人说香港人的自负心态在作祟,不可救药;也有人说香港的状态是一道两难的问答题,好了是回归前留下的制度好,乱了是回归后没有处理好。在我看来,这些观点说对了一些方面,却并不全面。香港的问题再小,那也是中国一个地区的问题,不能不重视;香港的问题再大,那也只是一个地区的问题,不需要风声鹤唳。

说香港的问题重要,不能只看它在经济上对整个中国的作用,还必须考虑它在政治上对整个中国的影响。从它割离母体到回归祖国的怀抱,漫长的一百多年里苦日子其实占了一大半,英国人、日本人、国民党的势力都曾经在这一片土地上肆虐过。香港所谓的法治、文明、清廉形象其实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后的事了。这样的经历造就了香港的民风和性格,也注定了它成为了各方政治势力渗透的基站。所以在香港即使是一桶奶粉、一次小孩撒尿都可能发酵成国际舆论。不管它的经济地位是否可以被取代,不管它的迪斯尼乐园是否拥挤,它的事情都是重要的,不能不引起重视。

但是对于香港的问题我们没有必要过于紧张。因为它已经回归了,这个大局谁都改变不了。站在这个大局的基础上,所谓的问题其实也就没有那么复杂和严重了,很多问题也能看的清了。

我们静下心来不难发现,香港其实并没有真正高度自治过。回归前的香港,港英政府的统治是全方位的,这其中当然也包含了文化的殖民。当回归享受高度自治的政策后,香港在这一时期显得定力不足,对于大陆展示的关爱,突然显得有些慌乱。自治这个新词对每一个港人内心的冲击都是极大的?我想即使到了今天,很多港人依然会争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边界究竟在哪里?甚至有些人连自治和回归这一大局的关系都没有真正捋清楚。我想除去外国势力的干扰和破坏之外,这一点我们必须引起重视。

当然,香港这一时期的乱象远不止这一点原因。再过一段时间,香港回归就快20周年了,20周年虽然不长,但对于50年不变的承诺来说,已经过去了五分之二。暴徒们敢这样肆无忌惮的袭警,破坏秩序,除去外国势力的挑拨、支持外,也借用了港人对香港未来前景的焦虑情绪作为他们的心理“支撑”。这一点原因也是需要重视的。

至于香港的经济问题,有人把责任归咎到自由行的过度开放上显得有些“无厘头”,在全球经济低迷的状态下,以香港目前的经济结构来说,大陆游客的购买力无疑给香港地区带来了经济红利。但这样的恩却换来了怨是为什么呢?我想这里面除了港人曾经就是富裕代名词的那份自负外,还有一份突然被超越的自卑。而这一切的根源都在和大陆交流的不对等、不深入、不顺势上。港人不再是大英帝国的子民,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普通公民;香港虽然自治,但必须在宪法和基本法的框架内;香港曾经的辉煌不是英国女皇的恩赐,而是那个时代的机遇和港人的勤劳共同造就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香港的民主、法治、文明已经接连遭受到野蛮的冲击。以法治、理性、诚信著称的香港正在一点点失去光彩。人们不禁要问,所谓的民主和法治难道是冲突的?民主和法治如果真的是万能钥匙,那么香港为何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50年不变的承诺中央政府正在兑现,50年后的前途香港需要自己思量。香港的问题不是小事,但也不必紧张,在一个国家内,举重若轻,什么事都能解决好!民主不是无政府、法治也必须依据基本法,至于经济的发展,大陆的帮助不要不珍惜,自己的努力也要时时操持,至于大英帝国别光记着它的好,香港现在的乱象和曾经的屈辱有哪一项和当年的港英政府没有关联?

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不变,不是香港的终点,而是香港的起点,香港经济的重新振兴是港人自治的应有课题;香港社会的乱象治理是港人自治必须应对的难题。不过好在香港回归了,站在这个大局上,举重若轻,香港一定能寻回昔日的繁荣稳定。也能给中国的统一做个榜样。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香港 港独 旺角骚乱 旺角暴乱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