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上海回到台湾 受不了这里的小确幸慢生活

澎湃新闻   对儿双生   2016-02-13 13:31  

来自台湾桃园的台胞富婷是公关公司的高管。她2007年就来到上海,之前一直和老公租房子住,而现在因为有了生育计划,32岁的她眼看房子越来越贵,也不得不考虑在上海买房了。毕竟,她愿意长期留在上海发展。

多年的上海生活,让她习惯了海派快节拍,回到台湾时,竟然有些不适应亲朋们的小确幸慢生活。“为什么要活得这么拼,或者说为什么要生活得这么物质,没有跑车的生活也可以很幸福。”

富婷自述:

我的生活和工作比两年前忙了很多。随着经验积累,责任也跟著提升了。我年纪不小了,想在一两年里要小孩,有了小孩的日子可能会很不一样。为此我要在上海买房子了。

老板常驻香港,上海这边的业务和团队就靠我一个人负责。能在上海生活与工作,我觉得很幸运,交了很多好朋友,也有机会和非常优秀的同事和客户合作。

最近我回去投票了。去投票是觉得自己有一点小小的责任,要做出一些决定。爷爷是安徽人,我属于蓝营,蓝营输了,我们挺难过,妈妈尤其难过,但这是大家的选择,也没有办法。当时大家讨论很多,也蛮热烈,结果不一定是你想要的,但也要学习接受。下一届或许也很难赢回来,但只能学着接受,看有什么样的新人能上来,也要看小英怎么表现。

台湾这些年的价值观不一样了。身边的人更加偏重生活质量。我回到台湾和朋友说,我好累,他们不理解,为什么不能选个朝九晚五的工作?

大陆这边竞争太强。台湾不一样,小朋友念书都是差不多的学校,如果不是那种很夸张的妈妈,念公立小学就好,不一定要挤进明星学校。台湾经济体量可能非常小,企业也不大,但如果人不想着买跑车,还是可以过得很舒服。在台湾,以前我们大学毕业时,大家要抢着去最大的公司,但现在不那样了,大家想平平淡淡地过。

a249fdc09d09f978f010faf787a96c83

我回到台湾,受不了别人很慢,我妹妹就劝我要慢下来,比如洗头不只是洗干净,还要享受按摩,要闻闻味道,聊天吃饭要慢慢吃。我在上海时耐性少了一些,在台湾反差就比较明显,大家愿意慢慢听别人怎么讲。

上海好像没有中产阶层。以吃饭来说,要么是街边很便宜的一碗面,要么就是人均一百以上的一餐,很少有花一点钱,就可以在路边吃得很舒服的情形。上海这两年变化最明显的是空气质量。去年底的雾霾让人走到外面喉咙就不舒服。希望能尽快找到解决方案。期待上海越来越好,在国际上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有更多重要全球性会议在此举办。

2014年初的记录:

希望上海绿化程度更高些

富婷

性别:女

年龄:30岁

户籍:台湾桃园

职业:广告

何时到上海:2007年

日常生活范围:卢湾、静安

我2007年来上海工作,现在和老公一起打拼。我们没在上海买房,是租房住。这几年感觉上海房子越来越贵,但也越发国际化了,竞争越来越激烈,市场也越来越不好做。好的教育背景在入职之初能发挥一些作用,到后来就要看真本事了。

上海人和台湾人相比是慢热的,不像北方人那样豪爽,相处久了还是很值得信任。但上海人和台湾人相比有点不一样,我感觉就是世故,这不是表面的,而是从骨子里是现实为上的,对人处事没有台湾人那种“傻气”。

上海的治安很好,这是让人很放心的。还有大众交通也好,从2007年到上海来以后,每年都有新的变化,能感到政府对这个城市的政策倾斜。

我会长期留在上海发展。我很爱上海,我希望上海在发展经济之外把环境再弄好点,空气更好一些,绿化程度更高一些。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小确幸 台湾 大陆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小确幸 台湾 大陆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