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立场,相似的处境:FB大战里的两岸三地年轻人

破土网   谭剑   2016-01-23 10:35  

【破土编者按】近日,Facebook中文圈子接连发生了两场战役,先是“周子瑜事件” 持续发酵引起的两岸“表情包大战”。而后百度贴吧李毅吧(帝吧)又组织了一场乱中有序的facebook远征,声称“要给td分子上一堂 ‘中国课’”。值得注意的是,参战的网友中大多数是大学生或具有大学学历的青年人。尽管在facebook上的口水仗打得不可开交,但其实两岸三地青年面临着许多相似的问题:工资低、买不起房、没有向上流动的空间......在台湾,这部分青年被称为“青贫族”;在大陆,媒体称他们为“蚁族”,在香港,他们是“废青”。虽然名称不同,却透露出目前两岸三地青年的相同处境。

1

选战期间,在台湾媒体上经常出现一个词叫“首投族”。

指的是刚好年满二十周岁,开始拥有投票权的公民。根据BBC中文网报道,这次“总统”大选中,第一次投票的129万“首投族”约占总投票人口的6.8%,成为关键的百分之六。这些年轻人,可以说是民进党在本次大选争夺的重点。根据台湾媒体21日的消息,台湾智库在选举后的民调发现,20岁至29岁年轻人有74.5%有去投票,投给蔡英文和陈建仁占54.2%,仅6.4%投给朱王配,宋莹配则获10.4%;30岁至39岁,票投蔡英文也达55.5%,投给朱立伦仅有5.0%。

在台湾媒体上经常出现的另外一个词叫做“青贫族”。

2

台湾网友JOSH TIGERS乔许泰格斯自制的收支表

根据台湾“行政院主计处”的2012年的统计资料,在台湾未满30岁、30至34岁、35至39岁三个组群的平均年所得,都低于15年前的水准。但消费者物价指数涨幅已是15年前的16%以上。对于整个青年就业人口都有落入在职贫穷的风险。“青贫族”由此而来。

笔者无法揣测,这次台湾选战期间,那些把“总统”票投给蔡英文的“首投族”,是不是真的会对台湾的未来充满希望,是不是坚信台湾就会变天,对个人发展也更有信心了。笔者有一位在香港工作的台湾友人说,她的好朋友台湾大学毕业,在台湾一家广告公司工作,每天凌晨2点下班,月薪大概台币2万8左右(港币约6500元,人民币约5400元)。即使是在金融行业工作的应届毕业生,月薪也不过3万3台币(人民币约6400元)。据台湾内政部实价登录显示,若在台北市租一间10坪大小(1坪约等于3.3平方米)的单人套房,就要花掉初入职场的人一半的薪水,约1万3左右台币。租房似乎比香港人轻松一点,但同样不敢轻言买房。台湾友人说,“现在台北市的房价薪资比是全世界最高,比香港还高,年轻人都不敢提买房的事情。”这种境遇,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熟悉,尤其对于在北上广打拼的年轻人?

香港的媒体经常批评现在的年轻人里面,废青比较多。怎么样才算是废青呢?笔者借鉴香港潮流博客Ulifestyle的定义,如果一个人符合超过以下五项,可以称为废青:首当其冲是“穷”,把穷挂在嘴边,喜欢穷游、穷食;想起第二天要上学或者上班就想死,天天盼着星期五;只想去旅行,找便宜的青年旅社、抢便宜机票是废青强项;手机不离手,WhatsApp(此处可用微信替换)秒回;对着父母的千叮万嘱和苦口婆心,一句“知道啦”就顶回去;淘宝多过逛街;喜欢追电视剧,日、韩、台、或者欧美地区的剧集,通通不会错过; 整天觉得缺觉;房间很乱,还自以为傲,觉得乱中有序;放假就算没事干也凌晨三点才睡。

看完这十点,不知道大家中了多少箭?不忍看。其实就算全中了,也说不上“废”,笔者相信大多数的年轻人都是兢兢业业,甚至拼命工作挣钱,可就是无法往上流动,更谈不上实现自我价值,就被贴上了“青贫族”、“蚁族”、“屌丝”、“废青”这些负面的标签。好事者如笔者,不禁会想,这几天在网上针尖对麦芒争得热火朝天的两岸年轻人,有没有想过,彼此原来如此相似?

新媒体 ,新生代:政党必争之地

3

十二星座,无一放过:十二星座的投票故事       来源:网络

当然,对于台湾的“青贫族”来说,穷归穷,好歹制度提供了政治参与的机会和权利,那也没有理由轻易放弃。反正,不投,房价都高高地在那里,投了,说不定还会下来一点。这种逻辑脑洞还是有点大的,一般年轻人未必会想到这一层,反而民进党采取和风细雨的方法,鼓励年轻人去投票,倒是非常有效。民进党是次的选举文宣(广告宣传的文件广告)非常符合年轻一代的审美情趣,蔡英文专业、精英的中产形象,更是得到无数年轻人向往和认同。反观国民党一边,文宣和口号都乏善可陈,似乎停留在上个世纪。在这个连我们都有了学习粉丝团和制作了系列动漫短片《群众路线动真格了?》、《老百姓的事儿好办了吗?》和《当官的真怕了?》的“朝阳工作室”的政治传播2.0时代,不能够用民众视角和网络语言呈现严肃题材的政党,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党。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的素香老师给笔者分享了一个故事,今年,台湾的全国关厂工人联机、消防员工作权益促进会、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等团体成立了“2016工斗“(工人斗“总统”)联线,要在本次大选用劳工力量斗“总统”,要求蓝绿总统参选人对劳工年金、长照、医护消防过劳、劳权不足等五大困境提出具体主张。1月4日,工斗与蔡英文会面,有一位学生志愿者负责全程的录影直播。会后,这位年轻的志愿者跟素香老师说,“我都被蔡英文给说服了诶。”

4

精心设计的二次元人物形象   来源:网络

5

三党文宣:知道向铲屎官拉票的蔡英文、全身抹满泥土的宋楚瑜和“来晚了的”朱立伦

在这些夺人眼球的媒体战背后,被忽略的往往是候选的政策主张。辨别蓝绿除了在独统问题以外,他们在其他社会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有不一样吗?倒回去十二年前,原来台湾大选的候选人都要提交具体的劳工政策主张,并且和工会签订政策承诺书。就算有批评说选举是政党游戏,起码当时大家都还很认真地在玩游戏。反观如今,执政八年的国民党一直被批评和大资本在一起玩耍,社情社稷没有发展,国民党的荷包倒是不断膨胀。根据台湾内政部公布2015年度政党财务决算报告,国民党资产总计268亿多元台币,在2015年收入15.48亿元台币,不仅是国内朝野政党之冠,甚至比“全球的政党都还要有钱”。相比之下,民进党去年度收入仅4.4亿、台联党0.73亿、亲民党0.39亿元。但是,其他政党就独善其身吗?我们可以从即将全面执政的民主党在一些基层政策上的表现窥见一二。

政府“临时工”:说好的铁饭碗呢?

热衷公务员考试的并不是只有我们大陆的年轻人(近年国内考公的人数也在逐年下降)。根据台湾媒体报道,去年台湾邮政招公务员,超过4万人报名考试,要抢2086个名额,其中有26名博士生报名,创历年新高,更有5名博士报考月薪3万元(人民币5800多元)的“邮务士”职位,也是历年之最。除了撕破头才能当上的正式工,台湾政府里面也有很多劳动权利不在《劳基法》保障之内的“临时工”。中正大学传播系副教授管中祥老师曾经写道,“(台湾)各级公务机关近三万名非典型劳工都可能有类似的命运,……政府不仅在经济政策上讨好财团,在劳动政策上也不断作出错误示范,间接鼓励企业用低薪22K晋用人员,更大量聘用约聘僱人员取代正常人力,成为许多企业仿效的对象。”而这些拿22K月薪的大都是些什么人呢?没错青年人又躺枪了。据《台湾非典型劳动的问题:趋势与对策》一文,台湾青年就业者(15-24岁)较壮年劳工(25-54岁)更易从事非典型工作,青年部分工时工作者从2006年的5.68%一路攀升到2009年17.28%,远高于壮年人口群的1.87%和2.22%;属于临时性和人力派遣劳工,青年劳工在其间的比例从2008年的14.68%上升至2009年17.20%,仍比壮年工作者的3.86%和3.9%高出甚多。素香老师以派遣工政策为例子,分析认为民进党在劳工政策上跟国民党不会有太大差别。“我们之前一直有提在政府里面的“非典聘雇”(这个问题。民进党的回应方式并不是废除非典聘雇,它的方向似乎是要把目前的非典聘雇法制化,以前国民党都是不处理,以前非典聘雇存在很多劳工权利受损的问题。这部分,国民党也知道,但是他们就视而不见。劳工团体的主张都会比较是希望政府的聘雇回归劳基法,而民进党的倾向是立法规范所谓的派遣工,其实质是把现存这种现象通过法制化的过程就地合法了,这是我们劳工团体比较不同意的方向。我们认为,雇佣就雇佣,不应该用派遣工,所有的聘用都应该是一个雇佣的关系。立法规范派遣,在某种程度来说,就是容许派遣了,派遣工成为是一个合法的状态。对于目前已经处于派遣状态的人来说,当然会有部分的保障。以前什么保护都没有,立法以后可能可以规范到某些劳动关系和劳工利益。整体来说,这种状态对劳工政策未来发展方向是不利的。”

返乡青年:倒是想当农民,可是田快没有了

宜兰位于台湾东部,不仅政治色谱上是绿色,也是一个拥有很多绿色农田的地方。因为台湾加入WTO以后必须要进口美国农产品,台湾的农地这十年来大概有一半以上处于休耕状态,依靠休耕补助维持。这使得整个农作的技术和社会组织都遭到破坏。所幸台湾的农村运动也非常蓬勃,这十年来很多人,包括有志于环保运动的年轻人,希望返回农村,立定志向要回去当农民。但是在返乡的时候,碰到了很多问题。台湾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陈信行老师在采访中向笔者介绍,在国民党戒严时代,台湾对农地的规定还比较严谨,农地耕作一定要做农业使用,不可以做其他事情,只有身份证是农民的才可以去购买登记。但是从八零年代民进党占统治地位开始,在农地自由化的主张之下,农地渐渐可以买卖。越来越多的人用盖农舍的名义到农村盖别墅,这种状况最严重的的就是宜兰,因为宜兰是离台北市很近,又是在台湾的东部,环境优美。很多台北人,甚至是大陆人,都想要去宜兰买农舍。问题在于农地用来盖大别墅之后,几乎不可能重新用于耕种,因为上面都铺了水泥之类的建材。尽管如此,过去六年间宜兰已经盖了六千多栋的豪华农舍,其中四千多栋盖好之后很快就转手卖人。

宜兰县政府在2015年聘请了杨文全,一位活跃于农村运动的人士作为农业处处长。但是大选之前,2015年的最后一个月,他被县长林聪贤(民进党党员)撤职了。陈信行老师分析,杨被撤职的原因很可能是在这一年任期内试图阻止炒卖农地政策,整治农地买卖的过程中,挡到很多建筑商的财路。而台湾的选举政治最糟糕的地方就是建商(建筑商)垄断政策的制定。几乎每一个地方的政客大概也同时拥有建设公司。所以在农地政策上地方政府能不能坚持守法,可以看得出其态度。至少从宜兰县长撤职事件中,可以看出来民进党的态度是打算向土地资本妥协。陈信行老师补充道,通常民进党以前,例如2000年陈水扁上台的时候,当其选情不太稳,需要靠选民时,会采用一些比较进步的主张。可是一旦稳固下来,马上就往右转。而这一次大选,民进党可谓都还没有投票就已经往右转了。

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林宗弘老师就认为,在劳工政策议题上,关键要看蓝绿两阵营的国家-资本关系与国家-工人阶级关系。在国家-资本关系方面,蔡英文与朱立伦选前都曾经与工商团体大老板对谈并且引起场外工运人士抗议,但工商团体给朱立伦更高的评价,显示国民党与资本的关系远为密切,因此蔡英文将会面对相对敌意的资产阶级。与朱立伦或前次陈水扁相比,在国家-工人阶级关系方面,蔡英文总得票数更多、也有较多的劳工与农民选票,未来劳工政策走向势必将会考验民进党最近获得的工农阶级支持,使蔡英文政府陷入两难,劳工政策短期很难有突破。至于杨文全下台属于地方政府决策,就跟黄安周子瑜事件一样属于个别事件,虽然有意思但难以推论全局。

资本家没有国族认同,我们急什么?

最近,朋友圈中流传一幅图,根据笔者搜索,这幅图自2014年开始就在网上论坛流传:

6

不少网友在下面忙不迭迟地喊“马云爸爸威武”,吓得笔者赶紧去淘宝的大陆版、台湾版(包括网页端和手机端)上看了一下,大失所望,“省”字是都没有的。又豁然开朗,淘宝怎么会跟钱过不去呢?大家兴奋个什么劲儿呢?

回过头来,看看对岸年轻选民这个群体的内部,除了在统独问题上群情汹涌,又有没有反思过造成当下社会处境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在这一点上的思考,显然是欠缺的。根据素香老师分析,以劳工运动为例,目前如果是劳工抗争的个案比较不会去碰触到国族的问题。一般只会说反财团啊,反资方或者讨论政府应该如何处理这个个案,相对不会用国族这样的认同区分。但是如果劳工运动整体要上升到一个政治层次的时候,国族认同仍然是一个很干扰的因素。有些年轻人就会觉得,“工斗”连线去斗民进党,就是反民进党,支持国民党,联盟就会受到很大的压力,陷入一种非此即彼的辩论,认为“你们这样不是阻碍民进党取得政权吗?”“你们这样不就会帮了国民党吗?”但作为一个劳工组织对两大政党,本来就应该坚持批判。可惜当下的社会动员,完全被这种国族认同或者政党认同完全模糊掉劳工团体真正想凸显的东西,所以目前台湾劳工运动一旦上升到政治性的关系时,国族或者统独的认同就会掩盖过阶级的认同。而要解困,希望就在于每个不同领域工作的人,都应该有一个左翼的视野,然后用他/她的专长去推动一个社会的公平发展。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FB大战 帝吧出征FB 青贫族 蚁族 香港废青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