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婚检报告是如何将他送进了婚姻坟墓

网络   贺璟   2016-01-13 14:36  

被婚检坑了一辈子 

贺璟

女子婚检查出疑似艾滋后隐瞒,婚后丈夫被感染。男子小新去年三月和女朋友小叶筹备婚事,并在婚姻登记当天,前往永城市妇幼保健院进行婚检。婚检后小新就与妻子小叶同了房。但是一个月后,小新却被告知妻子小叶已经确诊为HIV阳性,而且小新很可能也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而事后小新查看婚检报告时,报告显示,小叶疑似感染艾滋病毒,并且上面有小新的签名,这表明,小新当时已经知道了这一结果,但小新坚称,自己始终毫不知情。(新文化网)

众所周知艾滋病是一种危害性极大的传染病,即便在科技和医学发达的当今,我们依旧没有完全攻克艾滋病。一旦不幸传染上十之八九都将带来死亡。笔者看完小新的遭遇后,不禁深感疑惑,患有艾滋病的人是否有权利走进婚姻殿堂,组建家庭呢?

根据《卫生部关于印发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管理意见的通知》文件中规定:艾滋病病人应暂缓结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如申请结婚,双方应接受医学咨询。由此可见,艾滋病病人并非不可以结婚,他们虽然身体有疾,但法律依旧给予了他们结婚的权利。只不过艾滋病病人申请结婚前,双方应接受医学咨询。这也就是说,一方如患有艾滋病,应该向另一方表明自身身体状况的实情,无论从法律还是道德上而言,都不应该有所隐瞒,甚至诓骗。

然而小新的遭遇并非仅仅如此,他与妻子小叶在婚前进行过婚检,婚检报告显示小叶疑似感染艾滋病毒,并且上面有小新的签名,但小新坚称自己始终毫不知情。这里就存在着故意传播艾滋病的概念。婚内传播艾滋病,是否属于故意传播,应该具备三个要件。一患者本人必须知情,而且知道自身艾滋病的传播途径;二患者在性行为中无保护措施;三患者性伴侣不知情,或者知情不同意。小叶婚检时就得知自己患有艾滋病,并且也未告知他的丈夫小新,性行为中更没有保护措施,这才导致了小新被传染了艾滋病。小叶完全符合故意传播艾滋病的概念。

那么,既然医生在婚检报告中属于检测方,是否有告知小新有关小叶患有艾滋病实情的义务呢?从法律的角度而言,医患关系是典型的合同关系,患者购买医务人员的服务,而医务人员提供医疗服务。对于医生来说,保护病人隐私是天职,也是基本的道德操守。《传染病防治法实施办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医务人员未经县以上政府卫生行政部门批准,不得将就诊的淋病,梅毒,麻风病,艾滋病病人和艾滋病病原携带者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和个人病史公开。但笔者认为,这并不是说医生就能和患者相互勾结,对患者的配偶进行欺瞒和诓骗。小新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签下了婚检报告,这其中不得不说医生和小叶有相互勾结的嫌疑。小新的最大悲剧在于,被欺骗的不止他的新婚妻子一人,还有帮他们婚检的医生。哪怕有一个人,哪怕有一个善意的提醒,或许小新的人生就会变得不同了。

爱情本就是两个人的事,一方的隐瞒和诓骗,往往会对另一方造成伤害,更何况还是生与死的大事。笔者在为小新心痛之余,不免想问一问,法律对于艾滋病病人有向其配偶告知实情的义务的规定,和医务者有保护艾滋病病人隐私的义务的规定,这两者是否是交集,还是存有空隙?一纸婚检报告本是为婚姻者提供双方身体状况,而如今却成为毫无价值的废纸,成为婚姻坟墓的祸首,成为谋害他人的工具。法律在保护患者隐私的同时,是否还应不损害相关人的利益,如何填补法律与道德之间的空隙,如何做到尽善尽美,这还需要我们足够的道德意识和法制观念。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婚检报告 艾滋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婚检报告 艾滋病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